嫌贫爱富的教育改革,终于把法国学生逼上罢课游行的道路

学费涨15倍就能吸引国际人才?

12号学生在圣米歇尔广场游行,抗议教育新政。

图片来源:土逗公社

摘要:

自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1日,法国学生持续示威游行,抗议以涨学费为主要内容的教育改革。据法国新闻媒体报道,法国450所高中于周二(11日)全部或部分停课,因为全国各地的高中生准备抗议政府的教育改革。规模远远大于此前的100所学校。

大约一个月之前的11月19日,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在法语地区大学会议上提出新的外国学生留学政策,计划大幅提高非欧洲经济区留学生大学注册费用。公立本科、研究生和博士的年注册费用将分别从170欧元、243欧元和380欧元(约合人民币1351元、1932元、3021元),提高到2770、3770和3770欧元,涨幅最高超过16倍。

旋即,总理菲利普的推特评论区被不满的声音所淹没,被点赞次数最多的一条评论是:“这样并不公平,外籍生的不幸是当他所在国家无法提供高质量教育时,现在又因为法国高昂的学费而少了一个选择”。法国学生协会联合会(Fage)和法国最大的学生会UNEF也发布新闻稿对行政机关的草案表达强烈反对。

报道称,数百名示威学生走过塞纳河左岸学府林立的城区。抗议活动开始是和平的,但后来一些年轻人开始对警察高喊挑衅口号,警方随后动用了催泪瓦斯。

巴黎第八大学的社会学家Eric Fassin和哲学家Bertrand Guillarme均表示,大学在吸引最富有的学生的同时也将赶走那些最贫困的学生。其次他们认为,在触及到本国学生之前,学费上涨新政将首先增大外国学生间的不平等。以下就是两位学者的评述。

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在11月19日周一宣布了一项“国际学生吸引战略”(stratégie d’attractivité pour les étudiants internationaux)。这消息乍一看令人十分兴奋:法国高等教育必须要像其他国家那样为开放国门孤注一掷。然而法国难道不是已经成为全球第四大留学目的地了吗?留学生人数难道不会继续增长了吗(在2017~2018年间,留学生增长率为4.5%,而在今年,留学生增长率达到了4.6%)?

爱德华·菲利普。

图片来源:Twitter头像

从实际来看,如今存在的一个问题却是,法国的移民政策在吸引人才方面似乎造成了一些反作用:无数障碍困难、繁文缛节以及刁难侮辱戏弄令外国学生对法国望而却步。但留学生们难道不会跑到那些更加好客的欧洲国家或北美国家去吗?所谓的学生吸引战略,到底是在干什么?

而诡异的事,对于总理来说,法国高等教育的吸引力可以通过大幅提高非欧盟学生的学费(至少增长10倍,从170欧到380欧不等,增长到每年2770欧或3770欧)这样的方式制造出来,且毫无悖论……由此我们知道,问题并不在于吸引所有学生,而在于吸引最富有的学生,并同时赶走那些最贫穷的学生。

Facebook上开展的抗议运动。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在政府的话语中,这种阶级逻辑与爱德华·菲利普所明确提出的一种地理学结合在了一起:“来自印度、俄罗斯和中国的学生将会更多,并且应当更多。因此,推广工作将首先针对新兴国家(中国、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法语国家展开。”

然而,在这10个向我们输送了最多留学生的国家中,前10个中有6个坐落于非洲法语区。此外,在法国,有45%的外国学生都是非洲人。法国想阻挠的便是他们:因为实际上,法国把这些人当成了移民。但他们难道不能被统计在移民总数上吗?

总之,为了在法国总理奥威尔式的世界中吸引所有人,必须首先排除掉法国旧殖民地。当然,政府还提议要增加外国学生的奖学金:除了6000个院校奖学金之外,政府还将提供15000个奖学金(原来是7000个)。而这一切针对的是那总数为324000的外国留学生(其中非洲学生人数有150000)。因此奖学金名额其实是微不足道的。政府所表现出的慷慨并不足以弥补学费上涨的恶果。

政府想让全世界的孩子都来法国上学,并同时斩断那些来自于非洲法语国家且无法领取奖学金的孩子的求学之路。对此有何证据呢?我们诱使这些学生留在自己的家乡:实际上,我们将“为这些伙伴国的青少年提供接受法式教育且无需离开自己国家的可能性”。大学政策于是乎与移民政策混为一谈:帮助移民……别再移民,留在自己的家乡!

这一新型的大学地缘政策将不仅不可避免地加深外国留学生间的不平等,而且还会加深法国学校间的不平等:最享有特权的学校会被认为是最有吸引力的学校。这些学校会录取最富有的申请者;只要钱交得够多,外国学生就可以在大学等级制的基础上与这些大学进行交易,而大学等级制正是被这些有钱人所巩固和加强的。

这就是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的本质所在:一种对那些毫无用处的排行榜的极端恋物癖。这也是建立Parcoursup(改革后的留学申请平台)的运作逻辑,即把所有学校都投入到竞争中去。而对等级制的信仰则最终为Parcoursup的存在带去了更多的现实性。

最终,针对外国学生的学费上涨新政不久也将触及本国学生:在大学里实行的移民政策恰恰是充作一项实验。我们的大学越来越被财政问题所束缚:一种没有自治手段的自治必然是无力的。在不久的将来,法国政府就会提议将这一新政推广到本国人。而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民众能反抗谁,又如何可能反抗?

因有法国学生在参与抗议过程中被警察命令抱头蹲下,其后,集体主动抱头跪下的动作成为抗议者讽刺式的抗议方式。

图片来源:土逗公社

法国总理其实已经就此提出了一个有关公正的问题:“没钱不太富裕的法国学生和有钱的外国学生交一样的学费,而这些法国学生家长却在法国生活工作缴税多年,这是不公平的。”而下一步要做的,就是以正义的名义,让那些富裕的法国学生掏钱。而除非放弃学业,不富裕的学生将转而去到那些声誉没那么好,因此学费也没那么贵的学校。

上面谈到的法国政府涨学费的举动难道是空穴来风吗?只需回过头来看看2017年马克龙电子邮件泄密事件(Macron Leaks)我们就可以知道,政府早有此意:在一份2016年底马克龙总统竞选期间泄露的报告[1]中,经济学家Robert Gary-Bobo明确表示:“对于处在各类需求之高点顶端的国家预算而言,我们没什么好期待的(除了那些空洞的诺言)。所以我们应该涨学费。”他进一步说道:“一个学生每年得花国家8000到15000欧元。这一估算提供了一个我们将有可能采纳的价格数量级:每个学生每年花支付4000到8000欧元,同时至少50%的公共补贴拨给教育都会投入到教育领域。”经济学家Alain Tranooy同Robert Gary-Bobo[2]一样支持这个逻辑,并在Le Monde的论坛板块态度坚决地表示:“每年3000到5000欧元的学费是一个可接受的数量级。”

然而这些意见都基于一个从未被质疑的公设:国家对我们而言没什么值得期待的。为什么呢?事实上,吸引外国学生最合适的做法首先就是不再让他们像移民那样频繁遭到国家公务人员的戏弄和刁难;其次,国家资助大学的力度必须要与其他国家的学生所要求的相一致,国家不应该迫使学生陷入贫困。让学生而非国家去支付教育费用,本质上是在拒绝投资人民的未来。

[1] 完整版本参见:
https://histoiresduniversites.files.wordpress.com/2017/12/note_em_garybobo2016-1-2.pdf

[2] Robert Gary-Bobo是这份教育改革计划报告书的作者,同时也是马克龙的教育顾问。

文章来源:https://www.lemonde.fr/idees/article/2018/11/21/etudiants-etrangers-attirer-les-plus-riches-et-en-meme-temps-ecarter-les-plus-pauvres_5386247_3232.html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Eric Fassin、Bertrand Guillarme

翻译:张日成

校对:Catherine

编辑:子衿

美编:太子豹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