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自由的梦想,金融市场能帮你实现吗?

股灾也无法让散户们学会收手

导语:金融市场的散户们不懈奋斗,追求着自由与更高的人生目标,这正是所有发达资本主义世界中个人奋斗梦的缩影——我们都以为艰苦的工作是实现财务自由的手段,却不知道它本身就是资本主义的目的。

自由市场在我们的想象中代表着一种公平的交易秩序。相比于自己拥有的东西,人们更想要别人提供的产品。于是有了交换。交换总是公平的,总是基于平等的地位和相似的价值,以及人对自己偏好的合理判断。最终交换使双方都得到了满足。然而,这是迷信自由市场才产生的迷思。真实的市场并不是这样运转的。即使是在看起来最为纯粹的金融交易领域,一个所有交易都应该以利润最大化为原则的地方,交换也并非完全基于个人的理性计算。首先,普通人在金融市场中要有足够的信息做精确的计算根本不可能,而事实上,在金融衍生品市场的交易者们往往也并非纯粹经济理性的。

Preda的著作Noise: Living and Trading in Electronic Finance带领我们探访了金融交易市场中散户们(个人交易者)的日常交易活动。散户(retail trader)是相对于专业金融机构的职业操盘手(professional trader)而言。职业操盘手为投资银行或者基金公司管理几十上百亿的资金,但通常不能开设自己的交易账户。散户们在美国和欧洲各国用自己的账户交易股票、各种基金、外汇等,拥有的资金数额从几万到几百万美元不等。中国的金融市场相较之下不算发达,所以散户群体还是以股票交易为主。

图片来源:amazon.cn

如果交易总是基于共享的信息和理性的计算,那么金融市场的交易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会预期相同的趋势,那么每个人都会站在需求的同一边。Preda讲了这样一个关于市场诞生的寓言:

最开始,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神和凡人。神知道每一件事,所以他们不会交易,因为所有神总是会选择交易的同一边。凡人知道的很少,或者只是自以为知道一切。所以神只能和凡人交易,凡人们也会互相交易。市场就这样诞生了。

在金融交易市场中,大型金融机构和他们的专业操盘手更像是神,因为他们掌握了海量的资源和丰富的信息,散户则更像是凡人,既缺资金、又缺经验和信息。然而正是散户的存在,使活跃的金融市场成为了可能。只有神的金融交易必然是非常不活跃的。这即是经济学所说的,散户为金融市场提供了更多的流动性。

然而,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散户们的存在其实很没有道理。散户的存在不符合经济理性,因为散户们常常挣不到钱。无论是股票、外汇、还是各种对冲基金交易中,能实现大量利润的散户占极少数。散户们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他们对于自己有限的市场讯息、经验和知识、以及整体的低盈利率都非常清楚。那么为什么散户们还愿意进入金融市场?这也是很多人对中国股民的存在的困惑。

正是因为散户们往往无法根据足够的信息作出最理性的决策,经济学喜欢把金融机构的决策称为信号(signal),而把散户的行为称为噪音(noise)。但是噪音对于金融市场的存在是至关重要的。没有了凡人的噪音,市场本身可能就不存在了。那么,又该如何保证总是有散户加入金融衍生品市场呢?

故事的起点:电子金融市场的发展与散户的出现

所以,所谓的散户到底是如何出现的呢?

散户交易和投资(investment)是不一样的。投资一般不是经常性的行为,而是长期持有以获得收益。散户的交易是经常性的,目的就是希望在市场的价格变动中套利,快速地实现利润。在1960s以前,金融市场的交易节奏整体是很慢的,所以也是只对拥有大量资本的投资者开放。此时想要进入金融市场,先要认识某个经纪人。付给经纪服务的花费,可能很多普通人就承受不了。

1960-1980s之间,各种基金的出现开始向普通人开放了投资的机会。一些经纪商也愿意以更低的佣金提供服务。这个时期,电话在金融交易中的应用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通过电话拨号来发送交易指令,经纪人和投资者之间的沟通成本极大地降低了。很多散户其实也不相信经纪人,所以他们也更喜欢可以用电话拨号直接发送交易指令的操作。

1980s中期之后,电脑技术的发展带来了电子化的价格与交易信息记录,这最初当然是大型机构所独有的。但是很快,很多经纪商也开始为散户提供电子化查询的服务。随着技术手段的成熟和专门服务散户的经纪商的增加,散户的资金也以史无前例的速度被吸收到全新的电子金融市场中。

电子金融市场

图片来源:binarytribune.com

散户的来源非常丰富。金融市场的开放吸引了不同背景、财力差别很大的散户们。他们可能在进入前完全是金融门外汉。但是随着1980s以来金融行业急剧的变迁,很多曾经的专业操盘手也会无法适应职业的操盘工作,最终离开金融机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巨大的工作压力、适应新技术的困难、升迁困难或上级的压迫等。无论如何,他们中的一些后来也变成了散户,或者作为前专业人士,为散户提供教育、咨询服务。

在美国和欧洲,散户交易在2000年以来更加活跃,因为很多针对个人交易者的新产品不断被引进。政府对外汇交易放松了管制。价差赌注、差价合约等新交易手段在2005年向散户开放。金融收益的税率一向很低,而2000年后引进的这些新的金融产品甚至是免税的。

从小励志or半路出家:如何成为一个交易者?

当然,参与金融交易的人始终只占总人口的一小部分。但是作为金融系统中的噪音,个人交易者却总是不断出现。他们不是凭空出现的。一些过程把人们逐步转变成了个人交易者,而且这个过程和培养专业操盘手的过程往往还是重叠的。

在学校里,这个过程是学生交易俱乐部。这些学生社团模仿金融机构的等级结构,连招新过程也模仿银行。对于很多学生来说,参加学生交易俱乐部是为进入金融机构工作做准备。他们练习交易、提前感受金融世界的竞争氛围,而且还参与金融机构组织的各种交易大赛和面试培训。投资银行等金融机构也希望从学生社团招募到未来的专业人士,所以给社团提供赞助、给学生提供实习机会。

当然,最终成为专业操盘手的总是少数。很多学生在社团中体会到了交易的乐趣,最终成为了散户,即个人交易者的一部分。这时我们也发现,其实专业和非专业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清晰。所有人都是在不断的交流中成长起来的。从专业操盘手到业余散户,往往是职业选择中的一线之隔。所谓的专业与散户的截然对立显然是不存在的。

中山大学金融实验室

图片来源:搜狐

除了从学生时代就对金融市场感兴趣,很多人是半路出家。对于他们来说,类似的过程是各种交易俱乐部(trading club),这些俱乐部有线下的,也有线上的。与学生社团相反的是,这里有很多离开金融机构的前专业从业者,现在他们在这里向感兴趣的人们分享关于金融投资的概念与策略。

这时我们又发现,所谓的专业与非专业的交易从事者纠缠在了一起。进入金融市场并不是从简单的个人兴趣、或者读了一本金融书开始的,成为个人交易者往往是从线上或线下的这些社交活动开始的。只有适应了相应的思维模式,一个人才会长久地留在市场中。那么,作为一个金融投资者,应该如何思考?

投资者思维入门:到底什么是交易?

在各种交易论坛和展览上,最重要的内容之一是交易竞赛。这些竞赛通常都是精心安排的,有的甚至持续很多天,而且一直很流行。这些竞赛不是为了吸引新人,因为观众几乎都是有经验的交易者。有趣的是,其实很多时候参赛者都不能在比赛中盈利,有时候只是输最少的人赢了。因为金融市场实在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了。谁也不能担保一定会获利。那么,组织交易比赛、观看比赛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这就是投资者思维模式的第一个特点。交易竞赛首先呈现的不是盈利的技巧,竞赛呈现的是对所有人敞开的市场里,交易者公平竞争的画面。要成为股票或金融衍生品的投资者,首先要有这样的信仰:市场是公平地对待每个人的。这样,交易竞赛展现的不是输赢的能力,而是人们在公平的市场竞争中如何能够胜出的那些优秀的特质。

那么,什么是能够帮助人在金融市场成功的优秀特质?耐心、韧性、大胆、承受损失的能力、表现得优雅的能力,以及最重要的,自律(discipline)。比赛中很多明星投资者在台上可能并不会盈利,但是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操作、向观众不断解说来展示这样的特质。正因为市场是如何地不确定,这些特质才如此重要。因为这些特质是在不确定的市场中个人可以控制的部分。

Preda的这个论述绝不是空穴来风。在实际的交易实践中,散户投资者们其实正是这么做的。在实际的散户投资活动中,其实并不存在散户之间直接随机交易的自由市场形态。所有个人投资者其实都是在和经纪商交易。经纪商可以选择自己和散户交易、暂时不完成交易,或者和其他经纪商对接,在散户之间完成交易。所以,其实真正的自由市场是不存在的。交易其实更像是散户和经纪商之间的博弈。

但是在个人投资者的电脑屏幕上,他们收集与观察最多的是其他交易者的操作信息,仿佛这是散户间的竞争。活在这种散户们在金融衍生品市场上自由竞争的假象中(illusion),是投资者思维的起点。这也就不难理解,散户们绝大部分的时间其实都花在了观察上(observation)。观察其他人的操作,思索其他人感兴趣的产品与工具,最终达到自己对金融趋势的理解。真正的交易操作反而数量并不是那么多,每天只有个位数而已。

投资者思维进阶:小组交流和网上社区

到这里,我们已经打破了个人金融衍生品交易是自由市场的迷思,但是似乎散户们还相信自由市场的假象。然而,他们的行动很快证明了,个人投资者们也并不总是处于我行我素、独来独往的状态。确实,竞争被普遍相信存在着。不过,投资从来不是个人主义的活动。投资一直是个社会性活动(social)。很少有人真的把自己关起来独自交易。社交往往是投资生活内在的一部分。

如果自由竞争的市场以个人主义的原则组织起来,我们应该猜想,投资者之间很少交流,至少不会愿意分享自己掌握的信息和投资策略。事实上完全相反。绝大部分投资者都是某个社交网络的一部分,而且个人投资者们在各种活动、在网络论坛上大谈特谈,不仅即时分享金融资讯,还讨论交易策略,甚至还会交流他们正在进行的交易及其输赢情况。

图片来源:guohecapital.com

难道这样的交流不危险吗?对个人投资者来说,这样不会失去竞争优势吗?问题是,如果我们设身处地从散户们的角度来思考,到底是与他人分享讯息更可怕,还是完全没有交流更可怕?如果完全没有网络上和线下的各种交流,完全孤立的个人,到底该怎么确信自己的决策是正确的呢?

散户们的交易行为,本质上是一种合作的活动,而不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的竞争。对于信息不充足、经验也不充分的散户来说,讨论价格趋势、分享他们的交易讯息可以帮助每个人最终获得做决定所必需的信息。即使是最聪明和最自信的投资者,也需要从交易社区的交流与信息共享中确认他们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当然,这绝不是否定每个人最后可能得出非常不同的结论。问题的关键是,只有思考过其他人拥有的那些信息、在心里否定过别人的结论,一个人才能确信自己的选择。

投资者思维高阶:个人专属的策略

混了很久投资者论坛之后,Preda发现没办法通过各种真实的个人信息来认出其他人,因为这些信息通常在网上不会公开显示。论坛上人们可以通过每个人独有的交易策略(strategy)来认出其他人。熟悉各种交易策略是成为经验丰富的个人投资者的最后一步。

策略本身当然也是个悖论。策略有很多,有死的、有不断变化的,有更成功一些的、但大部分是不盈利的,有知名度很高的、也有新发明出来,有公开的、也有某个小群体特有的,有普遍适用的、也有详细区分特定情境和时间的。无论如何,没有单一的策略能保证盈利。

关键似乎在于策略的灵活应用。每个成熟的交易者,都会发展一套自己的策略方法论。有些名气很高的交易者会把自己的策略打上个人印记,成为其个人品牌的一部分。这样的策略,当然也就和前面所提到的耐心、勇气、自律等特质联系了起来。一个交易的策略就是一个逐渐变成熟的故事。

所以,交易者的自主性其实就建立在他们依据对市场的理解发展出来的策略或策略组合上。一个成熟的个人交易者一定有自己对市场的理解,以及以此为基础的做决定的过程。所以,一个人的策略一定是和他的个性相符合的,甚至就是他的个性的一部分。交易的策略不是盈利的保障,但是一定是一个交易者的成长经历和交易环境的总和。

投资者终极:发达资本主义中的自由

现在,你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有经验的金融衍生品交易者了,即使是非专业的,这常常也相当于一份全职工作了。这时你会低头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当个散户、当这样的个人投资者呢?

人们最初进入股市和其他金融市场有很多不同的原因。有的出于从小对金融的爱好、成为金融精英,有的只是想要在退休或家庭生活中找些事情填补空白,有的是因为家庭经济需求,有的恰恰是因为父母的反对引发的叛逆情绪。金融市场的交易当然是为了盈利、为了把自己的钱变成能增殖的资本、为了钱。钱固然是好,是目的,然而同时钱又不是目的,因为钱往往是为了更高的人生目标的手段。

个人交易者往往都有这些的人生目标(a life project)。这个人生目标常常以自由之名表达出来。这个自由是从无聊的办公室工作、等级森严的各种组织、压榨的老板、父母的期待、家庭与朋友的压力等等束缚中解脱出来的自由。通过金融手段来实现所谓的财务自由,是曾经的资本主义创业梦的现代版本。以前这个创业梦是做生意、办企业,而在发达资本主义的时代,创业梦也终于演变出了最纯粹的版本:把钱变成资本,让资本为自己挣钱。

然而,这个自由梦的悖论是,财务自由并不能立刻实现,恰恰相反,即使是在金融市场里,它也需要努力、汗水、自律来换取。所有这些特质,恰恰是自由的反面。金融市场的散户们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的自由梦,正是所有发达资本主义世界中个人奋斗梦的缩影。我们都以为自己的艰苦的工作是财务自由的手段,却不知道它本身就是资本主义的目的。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李傻圆

编辑:Targaryen

美编:太子豹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