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少女之死:谁把青少年逼入丛林社会

让他们对生活有留恋,对世界有感情,更可能阻止他们犯罪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剧照

编按:底层孩子的生活是什么样,辍学、孤独?在整个社会对底层充满着好奇和不解,一个女孩的悲惨经历却揭开一个血淋淋的事实:一些少年对社会积攒的不满,竟然用残害更弱者的方式来释放——男性欺辱女性、叛逆的欺辱乖巧的,可怕的是更多的人用一种看客心态去观察他们……但是,难道反抗不是应该对准社会真正的毒瘤吗?我们应该去引导,让他们学会痛定思痛。让他们把强烈的斗争投入到正确的反抗中去,勇于面对不平等的社会结构,而非挥刀向更弱者。

1.少女被害案

2018年9月,15岁的神木县初中女生吴婷,被六名未成年人,带到宾馆强迫卖淫后殴打致死,之后又被分尸,掩埋。杀害吴婷的六名凶手中,主犯张浩只有14岁,另一名主犯杨静不满16岁。

跟进报道发现,杀人者的日常生活中,有一个“少年江湖”。这些未成年人身处其中,打架、群殴、拉帮结伙、卖淫构成了这个江湖的特征。主犯杨静,在杀死吴婷前的一个月,曾报警称自己被强奸、被迫卖淫和被殴打。在这个江湖里,杨静被打得“全身乌青,腿、脚、胳膊上都是烟头烫的伤。”[1]

小镇江湖

这起黑暗的凶杀事件,仅凭简单的案情通报,就让人看得胆战心惊。或许是被案件的黑暗所笼罩,在新闻通报后的留言中,充满了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免除刑事责任条款的言论。

然而,杀害神木少女的,并不仅仅是那六位似乎难以理喻的未成年凶手。这些未成年人所身处的那个混乱、暴力、无望、失序的县城成长空间,以及在这个空间中缺席了的本该由家长、学校、社区、政府提供的教育服务,更应该为神木少女之死负责。

被害女生 吴婷

呼吁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言论,虽是出于义愤,但结论过于偏激。先不说详细分析案件背景,就逻辑上而言,全国范围内有不同原因不同级别的青少年犯罪,仅仅因为一个恶性案件就呼吁修改保护他们的法律,实在欠缺考虑。比起呼吁修改法律,真正有意义的工作,是改变混乱的小城青年的成长空间,以减少类似黑色案件的发生。

这些混在县城的青少年们,看似是自己不争气,不幸地、偶然地,踏入了暴戾的“少年江湖”。实际上,在这个“少年江湖”被制造出来后,就对青少年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定有人要被卷入其中。这个“少年江湖”的出现,恰恰是乡村社会的解体与流动儿童脱离社会保护网的结果。从一开始,这群混在县城的青少年们,就成为了畸形经济结构的受害者。懵懵懂懂的他们,在灰暗和暴力的生活处境中,不断复制暴戾,终于变成了杀人凶手。

2.从乡村到县城

案件中的几名犯罪嫌疑人,大多从周边乡村来到县城读书。其中以杨静最为典型。在这一流动过程中,青少年成长的社会保护网破裂了。

杨静老家离神木县二十公里,村里人大多外出打工。她从小没有母亲的陪伴,七岁时便来到神木县城,没有自己的住房,也没有完善的社会关系,只能成为县城的“边缘人”。她父亲是煤矿工人,无力提供很好的家庭教育。她很少回老家,对抚养过她的奶奶也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在整个成长过程中,她似乎很少感受到关爱和关心。

杨静老家村庄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段彦超

她的生活是黑暗的,她对待生命的态度也变得黑暗了。在指认凶案现场时,一般凶手回忆起自己的杀人经历,往往情绪崩溃,悔不当初。可是,“杨静身穿蓝色囚服、黑色打底裤,被两位民警押着上楼,她‘看上去特别平静,没什么表情’”。对于这些十多岁的孩子们来说,社会和课堂甚至还没有教过他们什么是人的价值,更没有教过他们尊重生命,热爱生活。

杨静的经历,是一代流动儿童成长的模板。他们吃够了苦头,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味道。

这样一代人的出现,是农民工进城后受到城市排挤的结果,也是乡村社会解体的结果。孩子的成长需要多方面的帮助,需要由家庭、学校、社区和政府构成一个完善的社会保护网。但对他们而言,这个社会的保护网在他们刚出生时就已经破裂了。

父母外出打工或者分离,造成了家庭关系网的破裂甚至消失。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离开乡村,造成农村社会解体。传统的熟人社会消失后,农村的社会关系,没有办法给这些孩子提供价值教育和感情支持。

他们来到城市,能进入的学校往往是农民工子弟学校,大多经费不足,师资缺乏。老师们力量有限,有的老师教育能力也有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很难去帮助这些本来成绩就不是很好的学生。在几个杀人者中,杨静初一就辍学,白天宇初二辍学,乔力初三辍学。这些流动学生辍学后,无论是他们的家庭还是学校,都没有竭尽全力把他们再送回学校。这一结果,有教师责任感缺失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西部地区农民工子弟学校得到的财政投资过少而造成的师资不足。

在高不可攀的房价面前,他们的家庭往往没有固定住所,导致本该在城市里发挥作用的社区教育,也跟他们无缘。这些孩子在城市生活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他们却没有机会在城市建立起完善的社会关系。

总之,能够教育他们的一切有益的社会网络,都抛弃了他们。他们孤独、彷徨、无所事事,找不到方向。那些依靠力量、野性团结在一起的帮派,反倒成为了他们生活中最紧密的团体。

凶手杨静,她可能已经被看成是一个杀人魔头。可是,她和死者一样也是一个受害者。她在这个“少年江湖”圈子里鬼混,然而她甚至无处可去,只能长期在前男友的家里借宿。

这些十四五岁的孩子们,在疯狂的犯罪道路上渐行渐远时,那些本该教育他们的社会力量,没有一支力量找到他们,把他们拉回正轨。或者说,由于城乡关系的畸形发展和社会组织力量的溃败,使得没有一支力量,没有一个社会网络,还健康地运行着。

现在,这些从乡村来的孩子长大了,到了可以决定自己生命和夺取别人性命的时候。

3.产业后备军

就统计意义而言,这些出生农民工家庭和城市底层家庭的孩子,如果没有发生凶杀案,他们大多会成为新生代农民工。

他们是中国的“产业后备军”,在县城拉帮结伙鬼混的这几年,是他们成为流水线工人的前奏。在与神木类似的县城里,很多家长和老师的口头禅就是,“在学校混几年去打工”。这恰恰反映了在老师和家长们眼里,这些流动的孩子上学与否,并没有那么重要。神木县的一些初中,甚至将成绩不好的学生,以病假为由提前赶出学校。

十四五岁辍学后,到十八岁前,他们四处晃荡,等待着成为雇佣工人的一员。这个阶段,是他们接受自己的新工人身份,习惯流水线生产的时间。很多这个年纪的农民工二代,都在长三角、珠三角的小工厂里频繁更换着工作。

这样一群产业后备军,由私有制经济体锻造出来,成为维持资本强势地位不可缺少的部分。升入初中后,他们辍学与否,不再影响他们成为流水线工人的一员。因此,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资本力量,都失去了教育他们的动力。

2011年以来北京多次关闭打工子弟学校

但问题在于,成为农民工的出路,对他们来说毫无吸引力。他们失去了继续前行的动力。这个案件牵涉到的年轻人,很多人都表达过厌世、轻生的心理倾向。即使把他们留在学校里,他们也很难保有对学习的热情。

这样一批主要由预备新工人组成的,晃荡在小城的群体,通过所谓的道义、狠劲和各种亚文化来建立自我认同,往往形成准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中国的网络游戏产业持续繁荣,许多充斥着暴力血腥元素的电影的流行,很大程度上是这些无事可做的小镇青年贡献的力量。打打杀杀的暴力色情文化,成为心智还未成熟的他们的消费对象。

在这种恶劣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们,变成了对未来毫无期待的人。他们犯罪时,才会无所顾忌,才会让人毛骨悚然。

4.救救孩子

在经济下行背景下,如何才能阻止类似残酷的凶杀案蔓延?这并不是修改法律,严刑峻法就能解决的。对于没有建立起生活希望的孩子,刑事责任未必能真正威慑到他们。相反,让他们对生活有留恋,对世界有感情,更可能阻止他们犯罪。

为了让这些孩子有所依靠,重建他们的社会保护网络是必要的。做到这一点,首先需要政府重新审计和考虑自己的教育投资,将目前大量集中于大城市和贵族中学的教育投资,均衡投资到各个地区,各个阶层的学校中去。将更多的有能力的,有责任的好老师,招收到农民工学校中去。

在中国的大城市,已经基本普及了高中教育。现在,应该尽快普及农民工的孩子的高中教育,让他们学习知识,有事可做,减少混在街头的时光。

应该重建这些流动儿童的社会关系,帮助流动儿童融入到生活的社区中去。在青少年组织黑社会化的背景下,重新思考和讨论社会主义单位制无疑是必要的。

通过组建一个共同劳动、共同生活的单位制,是减少青少年犯罪率的重要方法。一个成功的单位,既是一个生活社区,又是一个政治社区。前者能够给予流动儿童感情的支撑,后者可以给他们价值观的教育。

小镇混混的精神图腾“古惑仔”

当然,长期来看,必须真正使农民工融入城市,打击从房地产中赚取暴利的地主和官僚,让农民工可以在城市购买住房。必须提高农民工的社会地位,让农民工成为社会的领导阶级,参与到社会管理、国家管理之中。唯有这样,农民工才能摆脱被边缘化的状态,他们的孩子才可能得到公平的教育资源,才可能摆脱丛林社会、少年江湖的梦魇。

神木少女被害案作为血的教训,也该警醒家长们,拿出实际行动,理性地、科学地、耐心地给孩子进行理想教育和价值观教育,给孩子创造一个有所依靠看得到希望的生活环境。

对于制造了如此惨烈案件的杀人者,除了司法审判外,更应该让他们承担社会层面的严苛惩罚。以此来警醒那些混迹于中国大小城镇“少年江湖”的未成年人,让他们学会痛定思痛,刮骨疗毒。让他们学习把强烈的斗争反抗精神,用于面对不平等的社会结构,而非挥刀向更弱者。

(文中人物都为化名)

[1]朱莹 段彦超等:《神木少女被杀案背后:少年江湖与叛逆青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701361,澎湃新闻。

本号“两颗土逗”(tootopia2),为公众号“一颗土逗”姐妹号。未来,你将时不时地见到我的更新,快关注起来吧!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两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罗树人

编辑:默默然

美编:太子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