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残酷物语:肌肉至上,他们靠激素维持身材

当健身教练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导语:他们为了维持肌肉,不得不服用激素类药物。这些健身教练基本在就是吃药——赚钱——请医生续命——再吃药的循环过程中辗转。

虽然健身卡很贵,但想想自己经常熬夜赶工,长此以往容易导致身体变差。我也不知道一边熬夜一边健身究竟能不能互相抵消效果,出于自我安慰的心理,还是办了一张健身卡。

原本我只想办年卡,但前台销售人员说:“如果你没学过基础动作,很容易拉伤。网上的视频不如教练教的好。”经不住拉伤风险的恐吓和优惠的诱惑,我又买了几节私人教练的课程。

如今,办卡已经有半年了,课还没刷完,我已经换了三位教练。并不是我挑剔,而是,我的前两位教练先后都跳槽了。

理由几乎是一样的,这里有些偏远,楼房都是新建的,住户不多,由于健身房费用略高,附近大学城的学生,大部分消费能力也不高,所以这地方的健身房效益不够好,教练分到的提成就少一些。这些收入远不够他们买房、结婚生子、养家。

在他们离开之前,我和其中两位聊过了。才发现这个行业,和很多行业一样,表面光鲜,背后有着许多无奈。

武侠梦醒,跑龙套还是做保镖?

小章教练小时候受武侠电影和电视剧的影响,一心要当“大侠”。他来自一个南方城镇,早年父母外出打工,接触到一些新观念,认为应该送孩子去做喜欢的事情。再加上,他爸爸觉得儿子想学武术很符合“男子汉精神”,就同意了。

他如愿以偿去了喜欢的武校,后成为了国家二级运动员,参加过一些比赛,赢得了一些证书和奖牌。

打比赛虽然能赢得荣誉,但不怎么赚钱。奖金也好,奖牌也好,远远不足以补偿多年练习的辛苦,也难以养家糊口。更别提打比赛经常要面临身体的伤损,医药费也是一笔开销。

“就没有比较好的出路吗?比如做演员,或者当体育老师。”

小章教练无奈地笑了笑,表示没有名师提携,就只能做替身演员,或者干脆跑龙套。体育老师可以做,但是每个学校招的体育老师都有限。

武术替身 图片来源:网络

“我们这个行业,能成名的都是少数特别出色的,成为世界顶尖运动员,有了名气,就能接广告了,退役了照样接。可是一般级别的,过的都比较苦。”

学武术倒是还有个出路,就是给老板做保镖。与我们想象中的港片中的老大带一群小弟的情景完全相反。一般老板称自己的保镖为“司机”、“秘书”,主要工作是“站场子”。就是老板在谈生意的时候,站在一旁。一般情况下没什么危险。雇佣保镖的意义是让对方看到这里有人,从而不敢轻举妄动,真正需要动手的机会不多,小章教练一次也没经历过。

但是干保镖特别累,有时候要帮老板开夜车,老板在后座呼呼大睡,自己绝对不能睡。小章教练见过的老板,并不像港片里的“大哥”那样,照顾小弟们,带小弟们一起发家致富。保镖们的日子过得苦,薪水没有很高,有时候还要容忍老板发脾气。有候一站就是大半天,太累了。

后来就不干了,转行做私人教练,算是条性价比相对高的路。

长得帅的教练,卖出去的课就多

他笑笑说:“这个不是我不告诉你,是健身房规定不能说。我们每个人的收入跟卖出多少课有关。一般我们这种级别的健身房,教练的课程销量跟教练长得好不好看直接挂钩,长得帅的教练,卖出去的课就多。”

但是,帅往往只属于年轻人,一般接近三十岁的教练,就要另谋出路了。前期有一定资金积累的教练可以自己开班,甚至出租场地,自己创业做健身房老板,毕竟熟悉这个行业了。如果有钱,当然也可以做别的生意。一些没有足够积累的教练,创业资金不够,也下不了决心转行做别的,只能凭借着一张帅脸,再拼几年。

人过了三十岁,要维持原来的肌肉水平就不容易了。有些人为了维持肌肉,不得不服用激素类药物。但服药就得定期检查身体,有的药对身体不好,小章教练基本是什么药都不用的。

有些教练水平很好,但就是因为颜值不够,拿不到到相应的收入。比如小章教练的一个师兄,是拿过许多奖牌的散打运动员。退役后他也做起了健身房教练。可是,这位教练有些驼背。因为散打练习中,动作要求是微微颔首,以减少身体被对手打击的范围,常年练习,就成了习惯。因为外貌不够完美,他的课卖出去的也很少,最后只能离开这个圈子另谋出路。

韩国影片中帅气的健身教练

小章教练透露,一个知名的健身教练团队,里面的成员基本是靠药物维持比常人大很多的肌肉。他们身材堪比名模,为了维持肌肉男形象,付出的代价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团队有专门的医生,帮助他们一边使用药物,一边克服药物带来的副作用。

他们当然知道这样对健康有较大的伤害。可是,一旦他们不再是肌肉俊男,他们的知名度就会下降,课程销量就没了。他们这样耗损身体,即使有人想停下来去做别的,也可能因为没钱请私人医生,导致身体受损害更大。

这些健身教练基本在就是吃药——赚钱——请医生续命——再吃药的循环过程中辗转。一旦停下来,之前服药积累的副作用还是可能出现的。

小章教练还说:“我现在就想让我儿子好好念书,这社会,还是念书的出路多,不管考啥大学,读啥专业,都比干这行好点。”

那一次,我和小章教练聊完了这些,不久,健身房的前台人员打来电话,说小章教练辞职了,要换一位教练,还问我女教练可以接受吗?我想了想说,可以。

她是唯一的女教练

小雪是这个健身房唯一的女教练。她的照片和一群男教练放在一起,显得与众不同,她长得漂亮,也显得干练。

小雪教练和那些男性教练教我的内容不同。男性教练们多教我力量训练的技巧,而小雪教练则教我瑜伽和健美操这些“女性化”的项目。

说实话,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有些后悔答应前台换课了。不是歧视女性,是我对力量训练更感兴趣,如果有会教力量训练的女教练,我求之不得。毕竟男女身体特点有不同,比起男教练,女教练更适合称为榜样。

小雪教练是艺校出身,学过歌舞,尝试过做演员,但只能接些零星的小活,钱不多。她的爸妈听说一些关于“潜规则”的传言,就不让她继续做了。她也觉得自己一不出众二没背景,没什么“红”的希望,就放弃了这条路。她因为学习过健美操和瑜伽,身材比一般女生好,就来到健身房应聘教练的职位。

作为主要教授健美操和瑜伽的女教练,她的课适用于一些希望瘦身的女孩子。一般男性学员不会请她,他们对瑜伽不太感兴趣。那些渴望力量练习的女学员,也不想买她的课。因为适用人群少,她的课似乎远远不如几位男教练销路好。

健身房里的瑜伽课

图片来源:pexels

我问她,作为女性教练,做这一行有没有特殊的顾虑,比如,生理期会不会受影响。她说,一般会和学员商量,避开生理期,但避不开的情况下,就只能坚持。

有的女教练会在决定结婚生子前辞职,换个工作。因为健身房的工作,基本是给年轻小姑娘吃“青春饭”的,不稳定。女教练比男教练的职业生涯要短。除非是某一方面特别优秀的女教练,比如一些退役的职业运动员,如果形象好,前期营销又成功。她们的名气会很大,很多人会慕名而来,价钱也不会便宜的。她们无论是结婚还是怀孕,都不怕,只要维持住名气。

但是,也有些女教练,为了保持身材不生育,这是个人选择,无可厚非,只是对于想要孩子的人,这个二选一的选择题有些残忍。

小雪教练说,对于她这样的女教练,最难过的是饮食太严格。因为她主要教授的就是塑形类课程,所以自己的身材就是最好的宣传。教搏击的男教练,饮食相对自由,因为他们有技术,平时运动量过关,只要不暴饮暴食,身材不至于发福就好。即便这样,大多数教练还是注意这个问题的,较少摄入碳酸饮料,尽量不吃甜食。教力量训练的男教练,平时饮食结构很严格,需要按照规定摄入蛋白质。而对于专注形体训练的女教练来说,既要量适当,又要保证营养。小雪教练说,非常羡慕一般的女孩子,想吃什么就吃。其实只要健康就好,没必要瘦得跟模特一样的。

过了不到两个月,小雪教练也离开了。我无意间听见几位学员说,她是被家人叫回老家,有亲戚帮找了个工作,然后开始相亲了。

她父母觉得,小雪到了结婚的年龄,要说嫁给大城市的男人,现在看来也没啥戏,赚钱也不多。“小雪其实挺努力的,想在这扎根,只是这地方市场不太大,努力之后没多少成效,就只能放弃,回家了。”

“我们这地方人的观念还是保守,对健身不够了解,消费水平也有限,特别是女学员比较少。之前我在市中心,女学员特别多,有很多练肌肉的姑娘,还经常看见孕妇上瑜伽课的,小雪要是在那边,肯定能赚到钱。”

“那她怎么不去呢?”

“她说去面试过,那边学历资历要求高,教练基本都是体育学院毕业,或者职业运动员出身。小雪可能吃亏就亏在这里。”

小雪教练辞职后,我又换了一位教练。这阵子忙着写论文,没有时间去健身房。这位教练时常发来消息:“有空上课吗?”

我听说好几位学员跟我一样,听说了关于肌肉拉伤的风险,几乎必然地选择报名私教课。

有经验的销售人员很清楚,有时间、有钱买年卡的顾客,一般都是出于健康考虑,对于可能的身体伤损肯定是有顾虑的。虽然觉得300元左右一节的私教课有些贵,但如销售人员常说的一句话,“花这点小钱,免得去医院啊。身体是自己的,技能学会了也是受益终身。”

某健身卡上的“花小钱,高质量,改人生”

这种营销手段,确实抓住了我们的心理也兼顾到了我们的消费能力。资本将我们放置在某个位置,促使我们做“该做的事”,对于顾客如此,对于教练们也是如此。教练们又何尝不是面临着残忍的“优胜劣汰”呢?忽然觉得,我们的生活无时无刻不处于资本的包围之中,无论是被迫服药维持肌肉的明星团队,还是因为收入少被迫跳槽的教练们,还是回家相亲的小雪教练。

资本主义如一个巨大的机器,把我们包围在里面。教练也好,学员也好,都像巨大机器中的一枚齿轮。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李霜氤

编辑:小蛮妖

美编:太子豹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