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炖新闻 20181127

关键词:阳澄湖大闸蟹,基因编辑婴儿,加州山火,人权组织,高端幼儿园,

【国内 消费|外地蟹“过水变身阳澄湖大闸蟹?网店“销量冠军”全是假货】

11月,又到了吃螃蟹的季节,央视记者在天猫网站上看到,原价1688元的12只礼盒装“阳澄湖大闸蟹”只卖256元,比原价便宜了6倍多。然而,这些螃蟹全是山寨货。某企业将外地蟹放入阳澄湖边水产市场的水缸里,这些蟹就变成了“阳澄湖大闸蟹”,而养殖户也表示:“不熟的人买不到真的阳澄湖大闸蟹”。管理部门对投诉视而不见相互推诿,假蟹扣、假礼盒、“假螃蟹”都是公开的秘密。

△ 是贫富悬殊的社会现实催生了“天价螃蟹”;是腐败的链条和资本的逐利本性掀起了“假货”浪潮。

【国内 科技|基因编辑婴儿突然降生,缔造者瞬间沦为众矢之的】

11月26日,据人民网消息,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诞生。新闻稿称:“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贺建奎还称将在明天举行的基因编辑峰会现场展示他领导的项目组在小鼠、猴和人类胚胎方面的实验数据。

与此同时,26日下午,122位学者通过知识分子官方微博发布“科学家联合声明”,声称:“对于在现阶段不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我们作为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坚决反对!!!强烈谴责!!!”首先发布新闻稿称赞这一“突破”的人民网深圳频道也已经撤稿。

而在今天的晚些时候,贺建奎本人也发布了一个视频回应质疑,他说:“基因编辑只是想帮助致命遗传病家庭,这些父母眼睁睁地看着孩子饱受遗传疾病的痛苦。”同时他还特别指出,“我拒绝基因增强、性别选择或者改变皮肤眼睛的颜色,因为这些不能算是对孩子真正的爱。”

△打着“拯救孩子”旗号的 “基因剪刀手”贺建奎与“电击狂人”杨永信到底有何区别?

【国际 社会|抗击加州山火的时薪1美元的囚徒消防员们】

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说,在加州大火扑救工作中有三名消防员受伤,其中两名是加州的“囚徒消防员”。囚徒消防员一直是加州消防力量中的特殊群体,在此次参与救火的9400名消防员中,约有1500名在押囚犯。这些囚犯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志愿加入救火工作,但必须通过严格的条件筛选和训练。通过筛选的囚犯在开始工作前还需接受64小时训练。

加州惩教康复部门发言人鲍威尔表示,通过康复惩教和消防营地项目,囚犯们能学到一些出狱后还能用上的技能,这些囚犯在被需要时为加州人提供帮助,这是他们在通过有效的方式向社会还债。

参与志愿救火项目的囚犯工资仅为一天2美元,当有火灾发生、需要他们24小时交替工作时,还会获得额外每小时1美元的补贴。

参与项目的好处是,他们可以获得减刑并住在生活条件更好的营地里。但作为交换,他们面对的是残酷的大火和生命的威胁。与坐在直升机上喷洒灭火剂的人不同,这些囚徒消防员在执行灭火任务时与专业人士一同深入火情内部,在火线上防止大火蔓延。

据《时代》周刊报道,囚徒消防员受外伤的可能性是专业消防员的四倍,而他们因吸入烟雾而受伤的概率更是普通消防员的八倍。过去两年里,有两名囚徒消防员在救火中死亡。

△高风险,低收入,中世纪苦役的现代翻版。

【国际 法律|人权组织认为欧洲的强奸法案过时,而立法只是第一步】

在研究的 31 个欧洲国家中,只有 8 个国家的法律中定义“未经同意的性行为”为强奸。这 8 个国家分别为爱尔兰、英国、比利时、塞浦路斯、德国、冰岛、卢森堡和瑞典。

国际特赦组织说,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只在涉及身体暴力、威胁或胁迫时才承认强奸罪。一些国家将未经同意的性行为列为一个单独的、不那么严重的罪行。在克罗地亚,被定罪的强奸犯最多可被判处 10 年有期徒刑,而对未经同意的性行为定罪最多判处 5 年有期徒刑。在马耳他,性犯罪是建立在“影响家庭良好秩序的罪行”的立法语境下。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分析的 2014 年欧盟基本权利机构的数据显示,仅在欧盟,估计有 900 万 15 岁以上的女性遭到过强奸, 15 岁以上的妇女曾被强奸的比率达 5 %。但由于没有确保公平审判的立法规定,妇女们往往选择不报案。

△沉默不等于同意,法律亟待规范。

【国内 教育|民办幼儿园调查:“高端园”盲目融资,托管机构无证经营】

近些年,打着各式口号的“高端幼儿园”纷纷出现,个性化教学、国际化课程、双语授课体系……面对各种宣传语,不少家长将大部分家庭收入投入到孩子的学前教育中。
一边是众多家庭对高端国际化幼儿园的趋之若鹜,另一边则是无资质无牌照的“非法幼儿园”在城郊暗流涌动。

以北京地区为例,据法制日报报道,在郊区的一些地方,一度存在无登记注册且无牌照的“幼儿园”,它们主要服务一些在京就业的外地户籍人员。这些在京就业的外地人员既无公立幼儿园的就读资格,也无法承担民办幼儿园日渐高昂的费用,但由于夫妻双方日常工作繁忙无暇顾及孩子的学前教育,不得不将孩子送入一些没有资质的托管机构,而这些托管机构往往自称“幼儿园”。

△教育的分层和商品化让阶级愈发牢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