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炖新闻 20181115

关键词:双十一购物节,学术造假,农村生源被鼓励返乡就读,信息安全,性骚扰

【国内 社会| “双十一”还是“刷十一”?一个刷单平台动辄八万水军】

被电商平台臆造出来的“双十一购物节”即将到来,除了平台和商户,刷单平台的经营者们更加忙碌。

“从我去年的经验来看,不刷单根本竞争不下去。”一位店主说说,“以前不刷单的时候,由于销量少,好评也少,买家根本无法在平台上找到我的店,但刷单后,慢慢就被他们买家发现了。买家还是会看销售数据的,同类型产品,谁的数据好,当然会被优先考虑。”我讨厌刷单,但不刷真不行。”

刷单平台在任何搜索引擎中都能直接找到,A7就是这样一个,且目前旗下8万水军。A7团队的刷单流程十分“正规”,一切模仿消费者购物流程:从搜索到比价再装模作样假聊,再到留下真名寄送空包裹,最后留下五星好评。刷单手佣金最低的8元一单,最高有22元一单。一般来说,佣金越多代表着刷单手越会做戏,被电商平台发现的几率越少。

△再也别用数据合理化你的“理性消费”。

【国内 热点|被指学术造假:“404”教授的9年征途】

2009年梁莹进入南京大学社会学院至今,九年间共发表中英文论文超过百篇,而一般的人文社科类学者“一年最多两片核心论文”。梁莹从未对同事和学生提及她为何如此热衷于论文生产。她的同事们推测,一个学者对论文的追求,不外乎兴趣与功利,二者均无可厚非。

同行们虽有质疑,但都认同梁莹能用英语撰写论文并在学术圈认可的高水平期刊发表并非易事。社会学院的院领导曾看到孕期中的梁莹从学院办公楼乘电梯下楼,走到一楼大厅时一手托着笔记本电脑,一手在触摸板区域使用鼠标阅读文献。她出生于南京一个普通家庭,丈夫在南京一家科研机构工作,两人将孩子交给梁莹的父母照顾。她的同事们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均表示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上,她几乎与社会学院任何人没有有交集。

她给学术圈前辈打去电话,说“我快撑不住了。”

社会学院一位要求匿名的领导颇为惋惜,“梁莹是个悲剧。她的确做错了事,也已经付出了代价”梁莹触及学术伦理的底线,“不能因为她一直那么努力就忽视她的错误。同样,她早年的错误也无法抹杀这些年她的成绩。”他将梁莹的境遇归于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梁莹被查出问题的论文都在她进入南大之前。南大是否会批准她的辞职也未可知。

△以论文为导向的科研人才评价体系与福利制度才是导致404教授出现的直接原因。

【国内 教育|七成中国小学生在城镇读书,农村生源被鼓励返乡就读 | 好奇心小数据】

数据显示,县镇和城市的大班现象比乡村更严重,且持续了多年。教育部 2008 年对当时全国中、小学超过 278 万个班级的调查显示,超过 65 人的超大班,来自县镇的学校占了大约一半。 2010 年,县镇小学中有超过 30% 的班级是 56 人以上的大班,城市小学有 26% 班级超标,而农村的比例只有 7%。到了 2016 年,城区和县镇小学的大班额率仍然在 15% 以上,而农村不足 5% 。

“县镇”是一个模糊了行政单位的说法。这和政府使用“城镇化”代替通常所说的“城市化”有关,希望在大城市之外,发展更多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后者也包括一个县范围内发展较好的“重点镇”。这些县、镇处在城市和乡村之间,是乡村人口流动的第一站。

越来越多的学生向县城和城市流动是造成这两处班级人数过多的主要原因。换言之,中、小学生向城镇的流动速度已经超过了城镇化本身的速度。

原数据链接:http://www.qdaily.com/articles/58290.html

△在不讨论教育公平的基础上讨论资源紧缺就是耍流氓。

【国内 法律|两警务人员盗卖个人信息获刑,四川检察机关抗诉:判轻了】

庞某原系雅安市雨城区刑警大队法医,他使用民警数字身份证书,登录公安专网非法查询公民个人信息并出售给他人,违法所得4万余元。黄某某原系德阳市中江县交警大队辅警,用其他民警的数字身份证书登录公安专网,非法获取个人信息并出售,违法所得3万余元。庞某通过QQ群结识“客户”后,私自使用民警的数字身份证书登录公安专网,非法查询公民个人信息,通过截图出售,共计出售公民个人信息2300余条。

达州市达川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庞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刑一年六个月,处罚80000元;黄某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判刑一年三个月,处罚50000元。两人的违法所得均被追缴。

达川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后认为,原判适用法律错误,致使对被告人庞某和黄某某量刑畸轻,达川区人民检察院遂提出抗诉。该案经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采纳了达川区人民检察院的抗诉意见,依法作出二审判决:将庞某改判为有期徒刑四年;将黄某某改判为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信息安全问题,不能靠杀鸡儆猴解决。

【国际 性别| Uber 划分了 21 类性骚扰,但我们还没有类似的标准】

如何鉴定自己是否受到性骚扰是件挺困难的事。Uber 因乘客屡遭性骚扰而被指责,11 月 12 日,Uber 与美国国家性暴力资源中心(NSVRC)和城市研究所一起发布了对 21 种性行为不端与性侵行为的分类报告。这 21 种分类由轻到重,从 “紧盯或倾靠” 到 “未经同意的性侵”,从语言骚扰到行动骚扰,从试图到实际行动,详细而周密。用于分类的案件来源都是 Uber 收到的投诉报告。这份报告只是Uber着手解决乘客安全问题的第一步,其承诺会在 2019 年发布首份透明度报告,其中就包括他们收到的有关性侵和其他严重事件的报告数据。

国内对性骚扰的法律法规一直十分模糊,且地区性特点明显,没有明确界定性骚扰,也不适用于更多的性别群体。

Uber 的公告称,正如物理学家 Kelvin 勋爵曾经说过的那样:“如果你无法衡量它,你就无法改善它。”

具体分类链接:http://www.qdaily.com/articles/58292.html

△分门别类只是第一步,还望不止停留在公关话语当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