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炖新闻 20181114

关键词:农民工的婚恋观,特色小镇,美国教育系统功能严重失调,社保诈骗案,资本制造

【国内 劳工|新生代女性农民工的婚恋观】

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女性农民工从乡村涌入城市,成为城市日常生活场景中不可或缺的一员:美容技师,收银员,餐馆服务员,工厂女工,保姆……从乡村迁移到城市后,她们逐渐形成了较为现代的女性意识。小燕24岁,未恋未婚,作为家里的长女,父亲对其婚恋状况甚为担忧,要求她“赶紧相亲”,“找个老家的”,而小燕认为“如果找个家里边的,又没有共同语言,我觉得很土”。她对于父权制的反抗是直接而明显的,比如跟父母吵架、拒绝相亲等。显然,周围的环境影响了她。“我们这边都是单身贵族,挺好的”。

争取婚恋自主权是新生代女性农民工反抗父权文化的最有力的行为。与小燕一样,在上海做护肤品柜员的小陈也拒绝了父母安排的相亲,她强调 “现在的婚姻,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都要经济独立。所以我现在不急着找对象,也不急着结婚,先好好工作,等自己的事业稳定下来再说。”

△女工是城乡二元结构下的受压迫者,也是传统父权文化的反抗者,她们有力量。

【国内 旅游|特色小镇乱象调查:产品不够吃喝凑 产业不够房产凑】

一些地方特色小镇建设前期数量贪多、规划求大、进度求快等负面影响逐渐显现,为“凑特色”呈现出一系列怪现象。例如,风景不够,吃喝来凑。在西部某地,随着某影视剧热播,先后建起了5家风格类似的小镇,主打餐饮美食。此外,要是产业不够,还能用房地产来凑。南方某地打造了“欧洲文化风情小镇”,总用地面积约1.2万亩。虽然开盘的地产大都售罄,但小镇上冷冷清清,商铺大门紧锁,几乎看不到车辆和行人。中国社科院环境与城市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娄伟认为,建房盖楼,投资上去了,满足了地方政府政绩考核要求。但如果没有产业支撑,这样的小城镇最后有可能会演变成“空心镇”。

△特色小镇,地方政府的洗钱工具?

【国际 教育|美国教育系统功能严重失调】

在美国,普通的本科学位不再像过去那样轻松带来回报,43%的大学毕业生未充分就业。多数教育正在脱离学生和劳动力市场两方面的需求,四年制工商管理毕业生正在接受低薪的零工,而时薪20美元的制造业工作岗位缺人,因为雇主找不到受过职业培训的人。

造成教育体系功能失调一个重要因素是对非本科生的不公正偏见。一份报告显示,缺乏学位的高技能劳动力被排除在市场之外,即便相关工作并不需要学位。对于一些中层职位,2015年有三分之二的雇主要求大学学位,尽管在类似职位上成功胜任的人中只有16%拥有大学学位。这使得拥有技能的非大学毕业生很难找到工作,向上流动,而他们很多来自底层。

△本科学历有没有,工作都是找不到。

【国内 社会|被透支的老年:吉林社保诈骗案疑云】

给裁缝店打零工的张淑娥至今不愿相信自己被骗。在吉林生活了一辈子,她难以将熟人推荐的“办退”和诈骗联系在一起。“办退”是门生意,它帮没有职工身份的人找到“挂靠”单位,从而办理“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区别于“城镇居民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所领取的金额会高出几百块。“知道这个不合规,但那么多人办,也没人说啥。”一位受骗者说。据媒体报道,这起诈骗案的受骗人数或达上千人,每人被骗数额在十万左右。与张淑娥处境类似,他们多是小贩、小工、农民和家庭主妇,接近退休年龄,却没有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这些年,松花江哺育出的年轻人前往东北以南谋生,留下这些老人孤独守望,为无所依靠的老年忧心不已。

△是老无所依的社会让骗子有机可趁。

【国内 特写|那些秃头的年轻人:头发与生存之间】

李豪迈是个脱发青年,采访前一天,他刚刚熬了一个“大夜”。他是个记者,原本有一篇稿子的截止日期是头一天,拖到晚上十一点还没动笔,想着第二天起来写,结果意外发现了一个综艺。“今天又是特别痛苦的一天。”一篇8月底做的采访,每天他都在笔记本上写“今天必须是最后期限”,这句话一直重复到10月初才消失。

另一位脱发青年杨茂从最基层岗位开始干,见过太多被淘汰下去的“老员工”。以最快速度升职,赚更多的钱,这是他目前觉得最紧要的事。房子的问题一直是他和女友进入婚姻的阻碍。“况且,等我有钱了,头发掉光了可以去植发,如果植发没用,至少还有钱在。”

换洗发水、运动、列计划,因焦虑而脱发、又因脱发而焦虑的年轻人们,想了很多办法来对抗生活,企图过一种更“幸福”的人生,但繁杂的工作、疲惫的生活似乎并没他们提供太多自我调节的空间。“头发和生存之间,我选择了生存。”杨茂说。

△资本制造的生存困境要拔光年轻人的头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