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抑之下的女性:拥有更强的性欲,却只能选择沉默

女人到底想要什么?

导语:我们通常如何去描述人类的生殖过程?淡豹在某个娱乐节目曾说,我们在描述男性和女性的生殖过程时使用词汇的感情色彩是不同的。比如,教科书里会说,“奇妙”的精子“千军万马一般”攻破了卵子的堡垒。因此,我们总是认为男性在性行为中是主动的,是有决定性的那一方,而女性则是性冷淡的,女性的性爱是出于对亲密和情感联系的渴望。同时,女性也是一夫一妻制天然的守护者。

然而,丹尼尔·伯格纳在《女人到底要什么》一书中反驳了这一观点。他认为,女性也是性欲旺盛的生物,她们也有“兽性”般的性冲动和性幻想。我们的社会一直用一些性别偏见去否认和约束着女性性欲,来管控女性的性行为,从而强化着一夫一妻制的天然合法性。我们的社会恐惧女性对性行为有足够多的控制,因为资本主义总是对女性有一种从属的需求,它不希望女性真正独立,它总是希望女性去充当家庭和情感的粘合剂。 

我们总是假设,男性性欲属于动物界,而女性性欲却自然地倾向于文明社会;我们总是相信,女性大脑中更高级的区域,也就是能够深思熟虑和自我控制的区域,可巧妙地安抚力比多(libido,即性冲动);我们总是认为,情感的连接是对女性最有效的、从远古时期就留传至今的催情药;我们总是设想,女性性欲,让女人做了一夫一妻制的命定守护者。可是,假如以上偏见持续被打破,有哪些新事实会浮现在我们面前?

女性性欲在生物学上总是与对亲密关系的渴望相连,而男性性欲则总是贪得无厌,无法被满足,这驱使着男人不断地与尽可能多的女人发生性关系。这是进化心理学长久以来坚持的观点。然而,在《女人到底要什么:女性性欲科学探险》(What do Women Want?: Adventures in the Science of Female Desire)一书中,丹尼尔·伯格纳(Daniel Bergner)要做的,正是试图去撕割这种论调。以异性恋的性实践为主要分析对象,他在书中指出,上述偏见深刻影响着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这种偏见约束并抑制了女性的性欲,从而管控着女性的性行为。

更具体一点说,丹尼尔·伯格纳也挑战了一夫一妻制的天然合法性和“女性更渴望一夫一妻制”的这种观点。他说,通过顶尖女性科学家与性学家的研究,并结合对女性的个人访谈,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女性的欲望——其固有范围与内在力量——一直被低估并被限制,即使是在我们这个年代,这个所有人看上去都如此地性事丰富、性生活如此不受限制的年代。尽管我们的文化不断灌输一些理念,可是,在很大程度上,女性性欲并不是由情感上的亲密和稳定所激发或维持的。另外,那个最令我们欣慰的假设,那个或许最让男人宽心,但男女都坚守的假设——女性的性欲比男性的性欲更适合一夫一妻制——只不过是一个成人童话。

伯格纳从进化心理学的主导观点入手,用人类灵长类祖先过去的生活,来解释当前人类的性行为与性欲望。进化心理学一直用黑猩猩的社会组织与行为来区分猴群王国与今日人类行为之间的联系。该领域的一些书名说明了一切:《最危险的动物:人类本性与战争起源》(The Most Dangerous Animal: Human Nature and the Origin of War),《恶魔般的雄性》(Demonic Males),《人类的黑暗面》(The Dark Side of Man)。所有的这些都想去直接解释,战争、强暴、侵略等行为是由我们的灵长类过去进化而来的。《人类的黑暗面》的作者写道:

“人类没有发明强暴。相反,他们很有可能从我们的猿类祖先那里继承了强暴行为。强暴是一种标准的雄性生殖策略,很有可能已经存在数百万年了。男性、黑猩猩和红毛猩猩等总是时不时地强暴雌性。野生雄性大猩猩会暴力劫持雌性大猩猩,强制与之交配。而那些圈养的雄性大猩猩也会如此。”

然而,关于倭黑猩猩与猕猴的研究,却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画面,这让我们看到了灵长类祖先更为复杂的场景。在猕猴中,雌性是性行为的发起者与挑衅者。卷尾猴、汤基猕猴、豚尾猴也是如此。而倭黑猩猩群体中则很少有性挑衅行为,它们没有正式的支配与服从的仪式。它们生活在母系群体中,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它们的性生活不以生殖为目的。而我们人类属于哪一种?还是个未知数,目前对此尚没有严谨的科学研究。

在书中,伯格纳从一系列由女性生物学家、心理学家、性学家所领导的科学实验开始入手。梅雷迪斯·契弗斯(Meredith Chivers)对女性性欲的实验,是他梳理的第一个研究。契弗斯主要探索了女性的意识表达与她们真正的生理反应之间的差距,来揭示女性性欲的秘密。她给女性看一系列的图片,包括同性恋zuo*ai、shou*yin到猴子jiao*gou的图片,然后一边用体积描记器(plethysmograph)来记录女性阴道血液流动情况,一边让女性用键盘写下她们性唤起的感受。

体积描记器证明,与男性相比,能够唤起女性性欲的画面范围要广泛的多,异性xing*ai、同性xing*ai、shou*yin、猴子jiao*gou等,都位列其中。另外,伯格纳也详细地记录了一些案例研究,说明女性会渴望男人、渴望其他的女性、或者是两者都渴望。伯格纳还告诉我们,性支配(Domination)、与陌生人zuo*ai、qun*jiao、在公共场合zuo*ai……这些场景都毫无违和地存在于女性的性幻想之中。

但是,女性的身体和思想却讲述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故事——女性自身所报告的性唤起的感受与程度,与体积描记器所记录的、她们实际的性唤起程度大相径庭。虽然体积描记器捕捉到了她们的性兴奋,但女性会在实验中否认自己被这些展示的色情图片所吸引。

女性总是很拘谨,她们不愿意承认自己性欲的强度。但伯格纳说,这并不是对性欲的“无意的阻断”(unconscious blocking),而是一种“有意的否定”(willful denial)。这仅仅是社会对女性性欲的制裁。调查显示,大量女性都会观看色情片,但是很少有人会在公开场合承认。女性幻想着tong*jian、统治和臣服。毫无疑问,女性有着强大的性渴望、性唤起和性回应的能力,但是在幻想之外,她们却很难享受到现实生活中的性爱。

电影《五十度灰》 图片来源:GeekTyrant

但是,一旦她们把自己的幻想付诸于行动,后果可能很严重。在一夫一妻制之外性生活活跃的女性通常被描述为荡妇或妓女。但至少我们现在不会像19世纪那样,把性欲旺盛的女性称为“女色情狂”(nymphomanics),并用阴蒂切除术、在阴道中放入硼砂、以及冷冻水浴来治疗她们。

另外,我也很推荐约翰·伯格(John Berger)在《观看之道》(Ways of Seeing)这一电视系列剧中的视角。它指出,女人其实内在化了男人的凝视,这不是因为自恋倾向,而是由于女性被男性物化的结果。这种“凝视(gaze)”更进一步将女人与自己的身体及欲望剥离开来,因为她们是从一个与自己相异化的、外在于自身的视角观看自身的。

“治愈”女性性欲

这本书重点讨论的内容之一,便是不充分的科学研究。在今日,致力于研究女性性行为的项目,依旧缺乏资金支持,且处在边缘地带。伯格纳写道,“对女性性心理的探寻,除了制药业的需求(这种商业盈利领域)以外,资金匮乏……那些需要大量研究的地方,却往往充斥着习惯性的假设、未被证明的理论、政治上的约束以及各种各样的无知。”

另外,我们对女性性高潮所知甚少。在“四种高潮”那一章里,本书便谈论到了对女性性高潮的有限研究,即G点是否存在的问题。而研究结果则是以两极对立的方式出现的。对一些女性来说,它是存在的——尽管男性和女性都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此生理功能。对其他女性来说,尽管投入数年时间进行找寻,却均以失败告终。也有证据表明,女性可以在不受任何物理刺激的情况下,仅凭幻想而达到高潮。而上述一切,都促使着我们需投入资金,支持那些对最简单、最能带来快感的女性身体功能的研究。

而那些不缺乏资金支持的相关科学研究,即是研究如何去“治愈”女性被削弱的、受压抑的性欲,这是制药工业新的兴趣点。Emotional Brain制药公司就已经开发出新产品Lybrido与Lybridos,以增进女性因年龄增长或进入长期婚姻关系后期因兴趣减弱而逐渐衰退的性欲望。女性已经进入临床试验,来挽救她们逐步减少的力比多。

安德鲁•戈德斯坦(Andrew Goldstein),是华盛顿特区一家临床实验中心的负责人,美国杰出的妇科医生,也是国际女性性健康研究协会会长。对先前的女性性欲方面药物研究进展深深失望的他,此时把希望寄托在此种新药物上。他寄希望于这种药物能够去除一夫一妻制关系中的灾星——随着时间的推移,男女对彼此越来越没有兴趣,性生活的频率越来越少。伯格纳写道:

“Lybrido与Lybridos,以及在这些药物出现之前制药业投入的无法估量的数百万甚至是数亿元,都是为了抢先制造出一种药物,一种能够治愈一夫一妻制的药物。这是主要的市场需求,它能够带来巨大的利润回报。”

然而,伯格纳的分析中没有意识到的是,药物制造商的兴趣点根本不在于帮助女性重返光彩。这个行业在计算“回报”时,作为衡量标准的,并不是性高潮,而是金钱。只要有增强性欲的市场,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医药研究就会发现盈利的手段。这也促使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中,有了“性欲低下障碍”(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HSDD)这个新分类。盈利动机也并不是创造此类药物的唯一解释。我们的家庭关系与性关系在意识形态上均依赖于一夫一妻制,这为这些药物的研发创造了额外的激励。这是在用化学方法帮助我们遵从一夫一妻制。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这类药物并不是为了让女性在性欲中自我赋权,这只是为了治疗数百万在长期的婚姻关系中对性不感兴趣或缺乏快感的女性。实际上,伯格纳告诉我们,制药公司害怕去创造性欲积极旺盛的女性,因为如果女性伟哥有效的话,这类女性将会引发“社会崩溃”。

超模华莉丝•迪里曾遭受割礼

《沙漠之花》剧照 

伯格纳说道,广泛流行的话语强调女性的性欲更自然地与一夫一妻制联系在一起,目的则在于控制女性的性行为,这点是正确的。可问题是,这种控制的目的又是什么?

女性的性欲并不是我们尚未意识到的超能量。我们的社会并不恐惧女性性欲的释放,它恐惧的是这种释放所代表的意义。如果女性对自己身体与性行为有了更多的控制,这将会粉碎维持当前社会现状的性话语:女性从情感上、性上、家务上,均充当了社会的粘合剂。资本主义对女性有一种从属的需求,并且对我们天生的欲望有相应的叙述:即男人关于性,而女人关于生殖。

《女人究竟想要什么》一书中,所探讨的科学研究、所提出的深刻问题均很值得一读。此书从头至尾,都在呼吁对女性性欲进行更多的科学研究,希望这已经在进行中了。而我们的读者,则希望看到更多对性别歧视深层次的探讨。

本文综合编译自:

https://theconversation.com/book-review-what-do-women-want-adventures-in-the-science-of-female-desire-15024

https://isreview.org/issue/92/toward-science-female-sexuality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编译:毛一刀

编辑:xd Targaryen

美编:太子豹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