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备中产 | 不止985、211,没多少人可以独善其身

急于成为中产的焦虑不过是“中国焦虑”的一小部分。

7

图片来源:网络

继《我上了985、211,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这篇体现当代精英大学生焦虑、绝望的文章引发热议之后,25日,一篇题材相关、名为《“预备中产”之殇》的文章在网络热传。作者认为,接受过良好教育但背后没有经济支撑的青年群体,即“预备中产阶层”,由于被户口和房产两道栅栏阻拦,他们的“转正”渠道凝滞。文章认为,即使他们反抗也难以产生真实的社会效能。同时,由于大众传媒被中产及“预备中产”掌握,社会底层在各种焦虑及社会问题的展现中始终处于失语状态。

事实上,急于成为中产而产生的焦虑不过是“中国焦虑”的一小部分。当下,富裕阶层趋于稳定,继美邦服饰前任董事长周成建之女胡佳佳接任董事长后,2016年,已有13位平均年龄不到35岁的“企二代”“子承父业”;而劳动回报趋于减小,2013年劳动报酬仅占国民总收入的51%;最新研究也显示,大学扩招并未显著改善社会阶层之间的代际差异。

焦虑,是集体的;问题,是环生的。

来源:澎湃新闻界面财新侠客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