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炖新闻 20181026

关键词:南大教授梁莹,性别平等立法,长三角的“高级打工仔”,手游防沉迷措施,美国女性职业机会受损

【国内 焦点 | 南大教授梁莹称已向学校提出辞职,此前涉学术不端被校方调查】

据澎湃新闻报道,10月26日晚,深陷学术不端舆论旋涡的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梁莹表示因为无法忍受部分同事、学生及媒体的“恶毒攻击”,同时鉴于身体原因,已向学校提出辞职。《中国青年报》10月24日刊发报道称,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梁莹被曝至少有15篇论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据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官网介绍,39岁的梁莹系该院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身兼教育部长江学者青年学者等多个学术头衔。但在其个人“科研成果”页面,目前只张贴着2014年至今发表的英文论著目录,没有任何中文论文。报道称,实际上以梁莹为第一或第二作者的中文文献就超过了120篇。不过在过去几年里,这些学术成果陆续被从网上删除了。学术平台上仍能检索到的论文条目,页面也已显示“404”。当天下午,南京大学官方微博发布《关于梁某涉嫌学术不端等师德问题的说明》,称学校高度重视媒体报道,立即责成相关部门按照规定和程序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核实。

△ 但是学术是没办法先污染后治理的。

【国内 社会 | 中国剩男已不止6000万人 专家建议就性别平等立法】

过去数十年,由于男孩偏好导致的出生性别比失衡问题在南亚、东亚、中亚以及东欧诸多国家有所加剧。而在面临同样挑战的国家中,中国的出生性别比失衡持续时间最长且最严重。2012年,中国男性已经比女性多出6000万人。而联合国人口基金当时预测,2030年以后,中国适婚单身男性人数将超过相应未婚女性人数的50%-60%。出生性别比失衡会导致人口性别机构失衡,以及其他严重的人口和社会结果,例如婚姻挤压、潜在的不稳定性、对不能结婚男性带来的严重后果、人口拐卖和性工作的增加、因女性数量下降带来的儿童数量下降,由此对人口老龄化产生长远影响。

中国在2000年开始,明确规定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属于违法行为。2006年,中国颁布《关于全面加强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统筹解决人口的决定》,同年正式启动全国性“关爱女孩”行动。2013年,前卫生部和前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合并成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8年,合并职能后,国家卫计委更名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老龄健康司副司长蔡菲表示,国家卫健委新组建了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以继续解决这一问题。

△ 出了社会问题,才想起来性别平等。

【国内 经济 | 长三角的“高级打工仔”都是些什么人?】

近日,清华大学、上海科技政策所、领英联合发布了一份《长三角地区数字经济与人才发展研究报告》,对长三角地区26个城市近五年的劳动力就业数据做了详细研究。报告显示,长三角的制造业、建筑业、信息业、批发和零售业最为发达,劳动力占比均高于全国水平。报告显示,长三角超过30%的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拥有本科以上学历,“海归”比例约占两成,工商管理、计算机科学、电器和电子工程是最热门的专业。另外,超过四成的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都集中在ICT和制造业,这里面应该有阿里巴巴、网易、吉利、万向等知名大公司的功劳。此外,报告显示,长三角地区国际及港澳台人才的流入/流出比都在1以上,这说明人才处于净流入状态。其中,金华、常州对国际及港澳台人才的吸引力最强。

△ 低端打工仔说不出来话。

【国内 游戏 | 《王者荣耀》强制公安实名校验 腾讯加码防沉迷措施】

游戏监管趋严的背景之下,腾讯再次加码了手游防沉迷措施。10月25日,腾讯宣布启动“头部”手游《王者荣耀》强制公安实名校验,一个未成年人实名信息仅允许用于微信和QQ平台各一个游戏账号的校验,以此防范未成年人“玩小号”。上述措施从北京地区开始启动,根据登录游戏时电信运营商的IP地址,凡归属为北京的《王者荣耀》用户,将从之前的“提醒”变为“强制”,未通过校验的游戏账号将禁止登录。校验通过后确认为未成年人的,纳入健康系统进行防沉迷,即12周岁及以下的未成年人每天在《王者荣耀》中限玩1小时,12周岁以上未成年人每天限玩2小时,超过时间后将被强制下线,当天不能再玩。10月26日,腾讯《王者荣耀》强制公安实名校验试运行地新增八个,包括天津、南京、秦皇岛、三亚、孝感、铁岭、周口、凉山彝族自治州。

△ 监管之下,游戏产业的寒冬。

【国际 社会 | 育儿开支迅速上升,美国女性职业机会受损】

美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1995 年以来,美国家庭在育儿方面的开支上升了 70%。全国性数据进一步表明,在 2007 年至 2017 年的 10 年间,育儿开支的增速跑赢了整体通货膨胀率足足一倍。美国卫生部表示,育儿成本在家庭总收入的 10% 以下才是“可负担”的。现实中,美国父母通常将总收入的 9% 到 22% 都用在了照顾孩子上。育儿压力对不同人群的影响也不尽相同。《华尔街日报》援引经济学家的观点称,育儿消费的“升级”对女性就业机会的负面影响更为显著。一些母亲被迫或是主动转型为家庭主妇,将精力集中于育儿上;另一些母亲则选择做兼职工作,作为权宜之计。从长远来看,兼职同样不利于他们的职业发展。

△ 中国90后们已经不想生孩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