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炖新闻 20181024

关键词:短视频的新农村,社交媒体,假死骗保案,新一线城市,摸鱼的艺术

【国内 农村|短视频的新农村故事】

耿帅初中辍学,30岁还没在城里找到工作;而在快手上,他是专门发明“无用良品”的网红“手工耿”,粉丝热烈追捧他发明的脑瓜崩辅助器和地震应急吃面神器。手工耿不是孤例,在一些短视频网站上,新一波农村红人受到热捧。他们都是新一代的农村青年,不甘于在大城市当廉价劳动力,经历过城市生活后回归乡村张罗创业。他们在网上发布竹鼠的一百种吃法、渔民赶海的笑声、人参的各种挖法,通过将农村生活录制成视频获得收益,红人们说,“我们拍的是真实的生活状态,”他们认为,上一代头部网红身上“有仙气但没有人间味,真实的生活不是那样的,真实的劳作也不是那样的。”。

△   广袤的农村已被解构、嘲弄了太久,我们需要新鲜的、真实的农村故事。

【国际 网络|社交媒体残酷的另一面:无法逃避的骚扰霸凌】

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研究显示,59%的青少年曾经在网络上遭到霸凌;在12-20岁的青少年中,超过五分之一坦言自己曾在Instagram上被霸凌。许多青少年认为在自己的主页发布霸凌内容不得体,于是便创建了“仇恨主页”:在另一个账户上专门发布关于某个人的恶意信息:包括目标人物的黑照、他的秘密、别人说她坏话的聊天记录截屏等等。被“仇恨主页”攻击的最可怕的一点是,你根本不知道攻击你的人是谁。14岁的斯凯说,“老师教过要在遇到霸凌时说‘停’,但在这种情况下你做不到,因为你甚至不知道应该对谁说。”

△   社交网络,降低了霸凌的成本,也成了霸凌者的掩护。

【国内 社会|新化“假死骗保案”:网贷始终没有放过这家人】

何智的孩子患了癫痫,病情反复发作,两年花了二十几万。此前,他一直在当地当滴滴的司机,妻子没有工作,家境清贫。这两年,他通过网络借款勉强把这个家撑了起来。2016年10月起,何智在129个平台上申请过网络贷款。业内人士说,“当你没钱还了,网贷平台会主动告诉你,去其他平台贷款,拆东墙补西墙。平台越铺越多,只要有一个平台的钱还不上,个人财务会整体崩盘。但为了还钱,又必须继续借钱。这是一条死胡同,走不出来的。”

崩盘的那天很快到了。9月初,何智约朋友喝酒,说他心情不好,信用卡欠了十多万,已经收到银行的起诉书。何智说:“女儿的病情反复不定。”他掏出手机让朋友看全家福。谈起生活的艰辛,他感叹说,“我们这种社会底层的人,没有别的办法。”几天后,何智自杀了。二十一天后,他的妻子带着两个孩子也结束了生命。

△   网贷,抽干底层的最后一滴血。

【国内 城市|谁在向往新一线城市?】

去年起,西安、天津、武汉等城市相继推出人才引进新政,跻身新一线城市行列。界面新闻最近对职场青年和大学生的调查显示,超过六成受访者承认这些城市推出的人才新政对自己的就业城市选择有影响。人们最有好感的前四名依次是杭州、成都、南京和苏州。结果还显示,相较而言,新一线城市是男生最偏好的选择,而女生反而更愿意往一线城市冲;相比人文社科专业,许多理工科、教育、医疗人才更偏好前往新一线发展。此外,有受访者提出,相比一些“小恩小惠”的政策,工作发展前景、薪资水平、教育、医疗、文化环境等因素才是人们对前往新一线最为顾虑的地方。

△   北上广买不起房子,新一线看不了展览。

【国际 劳工|摸鱼的艺术】

过劳现象越发普遍,然而,美国的一项调查却表明,人们平均每天会拿1.5到3小时的上班时间来忙自己的私事。70%的互联网拥堵都源自上班时间浏览色情网站,另有60%的网购都发生于早上9点到下午5点这个时间段内。更令人意外的是,怠工已经不再是不满的产物,没有“足够的工作可做”才是最为常见的消极怠工理由。尤其在服务业,工作中无事可做的情况比流水线上普遍得多:花店老板可能干坐很久都等不来客人,银行职员如果分到了不太热门的保险项目也会很无聊……

放眼望去,技术取代人力的现象随处可见。在OECD国家,生产力与1970年代相比翻了两倍,工作时间却并未减少,“创造就业”仍是美国两党都在鼓吹的金科玉律。而这些新创造出来的岗位也很难给人带来充分的满足感——他们的经济体不仅在收入和职业保障方面产生了巨大的不平等,在工作激励和内容方面也同样如此。

△   看来技术对人的淘汰,正发生于无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