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与权力跨国结盟,国际左翼运动的未来在哪?

我们也必须联合起来。

摘要:“我们都希望我们的孩子健康成长、接受良好的教育、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喝干净的水、呼吸清新的空气、安居乐业。我们的工作是接触那些拥有这些价值观的以及为更美好的世界而奋斗的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 

当下的全球斗争浪潮正为人类带来巨大的影响。纵观全球,我们生活的经济、社会、环境等方方面面都面临危机。

在这个由1%的富人拥有比剩下99%的人更多财富的时代,财富、收入差距令人发指。也正是在这样的时代之下,新的权威主义联盟正在抬头。

虽然这些国家在某些方面可能有所不同,但它们都具有以下几个关键特征:反对民主和新闻自由、不容忍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并认为政府应该服务于满足他们自私的财政利益。此外,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还与一些亿万富翁寡头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些亿万富翁们把世界当成是他们的经济玩物。

要想有效地应对这一挑战,我们这些相信民主并且认为政府必须对其人民负责的人,就必须理解这一挑战的艰巨性。

现在应该清楚的是,唐纳德·特朗普和支持他的右翼运动并不是美国独有的现象。在世界各地——欧洲、俄罗斯、中东、亚洲和其他的地方,我们都能够看到一些蛊惑人心的政客通过煽动人们恐惧、偏见和不满的情绪发起的运动,以此来攫取和掌控政治权力。

这一趋势当然不是由特朗普引发,但毫无疑问,当美国的领袖以破坏民主规范为乐的时候,全世界的独裁领导人都备受鼓舞。比如,美国驻德国大使最近明确表示特朗普政府将支持欧洲的右翼极端主义政党。

特朗普与美国驻德大使。图片来源:qihoo.com

除了对民主制度显露出的敌意之外,特朗普——我们这位亿万富翁总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公然将自己和亲信们所代表的经济利益纳入国家政策当中。

其他权威主义国家在这个“盗贼统治”(kleptocratic process)的过程中走得更远。在俄罗斯,政府的决策与普京和他的寡头圈子的利益常常混杂在一起,无法完全分开。同样,在沙特阿拉伯,国家和政治家族的利益联系更是无需讨论,因为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国家的自然资源属于沙特王室。在匈牙利,极右翼威权领袖维克多·奥尔班在俄罗斯公开与普京结盟。

我们必须明白,这些威权主义者都是同一阵线中的一份子。他们彼此密切联络、分享战术,就像欧洲和美国的右翼运动一样,甚至共享部分相同的资助者。例如,美世家族——臭名昭著的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曾因滥用脸书5000万用户资料操纵选举而陷入丑闻——译者注)的支持者,一直是特朗普和Breitbart右翼新闻的关键支持者。Breitbart新闻在欧洲、美国和以色列开展活动,推进同样的反移民和反穆斯林议程。共和党重要的资助者谢尔登·阿德尔森也为美国和以色列的右翼事业提供了慷慨的捐赠。

然而,事实上,要有效地反对右翼威权主义,我们不能简单地回到过去几十年努力成空的无奈现状。今天在美国,以及在世界上许多其他的地方,人们工作时间更长,但工资却只减不增,人们担心他们孩子将来的生活水平会比他们更糟糕。

我们的任务是为创造一个能够让新技术和创新令所有人——而非少数人——受益的未来而奋斗。现在,世界上最顶尖的1%人口拥有地球财富的一半,而位于底层的70%的劳动适龄人口之财富仅占全球总财富的2.7%。这是不可接受的。

世界各国政府必须齐心协力,结束财团和跨国公司在海外银行账户中存入超过21万亿美元以逃税,但却要求政府对普通工薪家庭实施紧缩政策的荒谬现实。

现在,化石燃料行业因为巨大的碳排放量摧毁这即将属于我们子孙后代的星球的同时,还在攫取巨额利润。这是不可接受的。

现在,被少数亿万富翁控制的几家跨国媒体巨头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着地球上的信息流动。这是不可接受的。

现在,为大型跨国公司攫利并过度放任自由市场、降低富人税收的贸易政策,会损害全世界的劳动人民。这是不可接受的。

现在,即使冷战早已结束,世界各国每年仍然花费超过1万亿美元用于制造毁灭性武器,而数百万儿童却死于容易治疗的疾病。这是不能接受的。

为了有效地打击国际新权威主义轴心的崛起,我们需要一个国际进步运动——动员所有人朝着实现共同繁荣、安全和尊严的愿景努力,正视并解决当下存在于财富、政治权力等多个方面的严峻的全球不平等。

这样的运动必须愿意创造性地和大胆地思考我们希望看到的世界。虽然权威主义轴心致力于摧毁他们认为限制他们获得权力和财富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全球秩序,但对于我们来说,仅仅捍卫现存的秩序是不够的。

我们必须真正意识到,这种秩序是如何未能履行其许多承诺,以及威权主义者如何借助这些失败以蛊惑民众、寻求支持。我们必须借此机会重新定义一个以人类团结为基础的真正进步的全球秩序,这一秩序承认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有共同的人性,我们都希望我们的孩子健康成长、接受良好的教育、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喝干净的水、呼吸清新的空气、安居乐业……

我们的工作是接触那些拥有这些价值观的以及为更美好的世界而奋斗的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

伯尼·桑德斯

在财富和技术爆炸的时代,我们有可能为所有人创造体面的生活。我们的工作是建立在我们共同的人本主义的基础之上,尽我们所能来反对所有试图离间并使我们互相对立的势力,无论这种势力是来自于不负责任的政府权力还是不负责任的公司权力。我们知道这些势力的存在超越国境。因此我们也必须联合起来。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ng-interactive/2018/sep/13/bernie-sanders-international-progressive-front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伯尼·桑德斯

编辑:Targaryen

翻译:罗勒

校对:xd

美编:黄山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