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大跌不要怕,金融危机是个好事情

金融危机十周年,我们却离新的危机越来越近……

导语:自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各国通过对金融业的小修小补来清除潜在的危机隐患,但技术性的修复始终无法触及危机根源。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金融危机的爆发距今已经十年,但经济复苏的脚步始终迈得无比沉重。金融危机其实一直没有远离,我们应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随时可能爆发的危机?

一转眼距离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已经有十个年头。这场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给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带来的打击是深刻持久的。

从经济上说,欧美经济体在危机之后的普遍增长速度放慢,没有回复原状的迹象。就表现相对较好的美国来说,近些年来增长率基本在2%左右,这不仅远远比不上二战后黄金时期的5%左右的增长率,也比不上90年代克林顿的所谓新经济时期的4%左右的记录。不过,好歹美国的失业率已经回复到了5%以下,而欧洲经济较差的几个国家在经济危机之后长期失业率超过20%,到了现在希腊和西班牙这样的都还超过15%。

美国房价收入比。

数据来源:CEIC

从政治上说,在资本主义世界里,从核心到边上,都冒出了超出二战后政治传统的力量,左派右派都有,发展势头不小。老百姓对现存的体制明确不满,这成了特朗普等非传统右翼政客上台的基础。这种政权往往要以更赤裸裸、更不要脸的方式的撕毁二战后资产阶级和工人之间的社会契约,看似一剂猛药,实际上只能让已经深陷危机的社会更加混乱下去。

根据进步学者的共识,这场危机说到底是新自由主义的产物。各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二战后都不同程度地建立了福利国家的体制,也就是对传统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进行了大幅度的干预:节制资本,扶助农工,缓和阶级关系;让工人们能买个房子,供孩子读个高中甚至大学。这种体制在80年代以来的新自由主义时代基本被砍掉了,因为国家干预,企业办社会增加了资本家的负担,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套规矩:给富人大企业减税,政府的社会开支大幅度缩小,企业支付给工人的工资相对的越来越少,工会越来越弱,等等。

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社会越来越不平等,资本家和其他有钱人日子越来越红火。还是拿美国做例子,前1%的人口在1980年占全国收入的10%,到了危机前的2006年,已经占了20%。而底层的50%人口的收入份额则从20%跌到13.5%。

当然,资本主义不是说有了巨大不平等就马上有危机了。事实上,新自由主义大概也引领风骚20多年,英美等国的经济实现了相对平稳的增长。那个时候,经济学家、政府官员们都欢呼雀跃,觉得走出了一条新路,甚至当时有研究者还把这个时代称之为“大稳定时代”。

但是这种增长是有条件的。在福利国家时期,资产阶级不愁需求问题,国家有支出,工人阶级在相当程度上也“不差钱”。但是,换了人间之后,国家不搞投资,工人阶级也没钱了——生产出来的商品谁来买?怎么买?资本主义解决问题的方案是简单明了的:一方面,没钱买没关系,我可以借钱给你,于是家庭债务越来越大;另一方面,资本主义的金融市场上不断地在制造泡沫,90年代是股市,2000年代是房子,让中等收入甚至工人家庭也觉得自己前景光明,净值越来越大,从而更乐意继续借债。

美联储创造的低利率环境中形成巨大的房地产泡沫。

这种以借钱为基础的经济增长,使得金融业的重要性和规模都大大提高了。金融业资本力量强大了之后,逐渐利用废除管制和金融创新等方法,越来越深地陷入到高利润高风险的行当里面去。这里面的弯弯绕不少。比如说,华尔街上的人,都不怕风险。道理很简单,出了问题亏了钱,他们本身不需要负责,但是要赚了钱,他们能分红,理性的选择就是疯狂投机加杠杆。现在已经不存在的美林银行,在2008年亏了180亿美元,但是这不妨碍其发了36亿美元的红包。

再比如说,在金融业去管制之后,其规模和复杂性使得政府难以准确评估其风险,所以只能允许金融资本自评风险,可是这种自评风险也一样不靠谱,很难准确衡量拥有大量金融创新工具和表外资产情况的风险情况。另外,所谓独立的金融评级机构本身就是靠银行赏饭吃的,银行喜欢最好的风险评级,他们自然也要或自觉或不自觉地配合。

在这种使劲借,使劲买,使劲投机的大环境下,一方面是家庭负债高,一方面是企业的投资相对高,支撑这两者的都是泡沫和虚假的繁荣。所以家庭债务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一路从80年代初的60%攀升到危机前的超过120%,而产能利用率这个衡量资本过度积累的指标,则从70年代早期的接近90%,下降到了危机前的不到80%。泡沫一破,家庭消费大幅度减少,企业投资也大幅度减少,经济就要陷入远比一般经济周期要麻烦的局面。

既然局势不妙,那么全世界的资产阶级有没有试图解决这些问题?遇到这么一个大危机,我觉得起码得要如越王勾践一般,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这才谈得上有希望。可现在也过了十年了,情况如何呢?

尽管有一些金融管制上的小改善,但是不得不说,情况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变化,导致危机的那些因素还在。

还是拿美国来说,不平等还是一切照旧,虽然有占领华尔街,虽然有各种抗议和反思,但是1%的人口仍然占有超过20%的收入,接近40%的财富,甚至比之前还要更高。

工人阶级的收入还是没有改善,甚至于劳动收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比危机前还要低,家庭负债水平略有下降,但是仍然接近可支配收入的100%。另一方面,资产阶级过得还相当不错,各种利润指标都显示其盈利水平处于高点,比如说,税后利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了过去50年大部分时候。然而,产能利用率却仍然没有回升,资本积累并没有回升,劳动生产率每年增长不到1%,基本算是停滞不前了。

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有数百万人失业。

图片来源:jjzgh.cn

为什么资本主义过了10年都没能真正复苏?简单一句话来说,就是资本主义已经腐朽,资产阶级已经没有办法承担自己的历史任务了。这种趋势早在危机之前已经很明显了,而危机之后无非表现得更充分。

资本主义要发展,首先要有足够的利润,再一个就是要把利润投资出去。头一个条件说的是剥削,后面一个是积累。资本主义历史上的合理性,来自于资产阶级相比起地主或者其他剥削阶级可以更为有效地把剥削来的利润变成资本,从而推动生产力进步。

可是,历史是不断变化的。就如毛主席说的,旧的强大的东西要腐朽。资产阶级就是如此。怎么叫腐朽?就是为富不仁,换句话说,资产阶级还是能拿到利润,但是他们已经不再完成资本积累这个工作了。他们拿钱干什么呢?除了浪费性的消费之外,就投到金融市场上,搞搞投机,回购一下自己的股票等等。

这个情况有多严重呢?还是拿美国资产阶级来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美国法人公司税后利润占GDP的4%,如今能有将近10%,翻了一倍多。但是与此同时,美国每年的净投资,从GDP的5%-6%,跌到了2%。

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说:“(资本主义)这种垄断还是同任何垄断一样,必然产生停滞和腐朽的趋向”。当代的垄断资本主义,在摆脱了六十、七十年代的管制之后,终于充分地暴露出了列宁所论述的特点。

事实上,就连一些主要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也开始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已经陷入了长期停滞,无法自己走出来,这就是所谓“新常态”的核心。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已经腐朽,在明显地走下坡路,这首先表现在他们无法承担起资本积累的任务,资本主义本身的历史合理性已经在迅速地消亡。

如果英美不行,中国能引领世界资本主义前进吗?别的问题先不说,在经济危机这十年来,中国的金融化程度迅速加深了。中国的债务水平接近300%,正在迅速靠拢发达国家400%的水平;远远超过其他新兴经济体大概150%的基准。房产自然是这种债务规模的重要成因。虽然喊了这么长时间去杠杆,但是开发商的杠杆率仍然在100%上下,没有明显下降的趋势。

中国非金融机构负债对GDP比率,过高的杠杆率透支着未来。

数据来源:国际清算银行

根据西南财大的调查数据,在2008年的时候,超过70%的购房者是买首套房,到了今年上半年,这个比例已经跌到了31%,投机的因素明显越来越大。根据近期花旗研究部门发布的分析,中国的私人信贷总量在2008年的时候还只占全球信贷的一小部分,到了如今,已经是稳居一半以上。当然,这些本身并不能表明中国马上会有金融危机,但是,这种依靠金融泡沫的发展方式毕竟是在重复昨天的故事,不可能指出一条新路来挽救世界资本主义。

总的来说,整个世界资产阶级是虚度了这十年。遭受了这么一次打击,精气神都没有了,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对社会的掌控也减弱了。关键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能拿出个明确章程,的确感觉是日薄西山,垂垂老矣。遥想80多年前大萧条时代,资产阶级除了能拿出纳粹,还能有凯恩斯和罗斯福这样开陈出新的资产阶级圣人力挽狂澜;到了40年前,能有里根,撒切尔,皮诺切特这般中兴人物,把整个20世纪革命的局面给打压下去;到了如今,也不过就出了些借尸还魂的庸人和小丑,实在无足道也。

我国三季度GDP增长6.5%,创金融危机以来新低。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说到底,经济危机是个好事情。好就好在,让我们看到了资产阶级在走下坡路。虽然这篇文章里面没有特别分析工人和其他劳动者,但是我们知道,无产阶级——不管在中国还是别的地方——在不断地走向成熟,而资产阶级的能量在几乎所有地方都在衰竭。这不是说资产阶级马上就没法咬人、没法清场了,而是说这场较量要走着瞧。毕竟,时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许准

编辑:Targaryen

美编:黄山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