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破、股价跌,如何才能避免被割韭菜?

渔夫搞金融,空手套白狼,全都是泡沫,一触就会破?

引言:2008年金融风暴过去已经整整十年了,由于资本主义自身固有的弱点,经济危机不可避免地呈周期性发生。所以,对08年危机的十周年回顾不同于其他大事件——是回顾,更是警醒。尤其从当年首先“暴雷”的冰岛身上,我们或许能获得不少有益的启示。

10月11日的全球股市,哀鸿遍野。受到10号美国三大股指暴跌的影响,中国沪指一度跌破2600点,香港恒生指数开盘暴跌3.05%,日本东证指数创3月以来最大跌幅,韩国首尔综指开盘跌2.35%,是2017年4月以来新低。一时间,连业内人士也惊恐地形容“像是泰坦尼克号撞上了冰山”;散户们也奔走相告:“股灾来了!”

《华尔街日报》告诉我们,股市之所以被看衰,直接原因是一直以来被视为美国经济健康指标的房地产销量汽车销量两项数据近期出现下降,此外,美国同中国逐步升温的贸易争端等问题均令投资者担忧。

与美国掐架的中国也好不到哪里去。

近日,一些变化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悄然发生。按照传统的惯例,国庆节前后是房地产丰收的季节。可今年的“金九银十”却不太灵了。杭州、上海、厦门、广州等地的不少购房人,还因为“刚买的房子瞬间割肉”,纷纷拉起了条幅,围堵售楼处,高喊退房。一众原本热门的一线二线城市的房价,似乎正在持续“退热”。

不约而同地,“房闹”背后的房价下跌趋势和近期的股灾同期出现,让人摸不着头脑,却又分明让人感受到来自金融动荡的恐慌。

股市和地产的大幅波动往往是危机的先兆。因为热钱的涌入能够轻易地在股市和地产制造泡沫,而当泡沫破裂,便极易引发一系列波及全球的连锁反应。不过,人们往往只看到了大厦的倾倒,却难以看到岌岌可危的大楼是如何建起来、如何被一步步腐蚀的。2008年前的冰岛,那个在金融海啸中几乎破产的国家,或许能给10年之后的我们一些启示。

十年前最先跌倒的冰岛 

在10年前的金融危机中,一贯令人羡慕的最幸福国家之一——北欧小国冰岛首当其冲,遭遇重创。

冰岛首都Reykjavik。图片来源:网络

2008年10月,冰岛因为高负债、高杠杆陷入了巨大困境。10月6日,哈尔德总理在全国电视讲话中说:“冰岛经济可能会与银行一起陷入(危机的)漩涡,后果可能是国家的破产。”

冰岛作为一个人口30余万的北欧小国,缘何一度成为最富裕的国家,而又几乎在一夜之间国家破产?

危机来临之前,冰岛确实享受着高利率、低管制的金融业带来的好处。

仅仅从2001至2007年,银行业资产就增长了数十倍,冰岛的银行向海外发放了大量的贷款。冰岛的银行在欧洲各国遍地开花,甚至远征中国。在此期间,冰岛国民经济快速增长,GDP年均增长4%,2006年达7%。直至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冰岛三大银行Kaupthing、Landsbanki和Glitnir囤积的资产高达冰岛GDP的14倍。

冰岛三大银行之一:Landsbanki。

图片来源:法新社 

2007年,美国股市市值在三年半内增加了一倍,而相比之下,冰岛股市价值增幅竟达9倍!房地产价格上涨了两倍!人均年收入近7万美元,排名全球第五。冰岛拥有的海外资产是2002年的50倍。

在金融业的支持下冰岛人享受了从生到死的高保障:你问冰岛的人民有多幸福?在冰岛,要是你上学了,直到大学也不用掏钱;要是你生病了,医疗费国家承包;要是你有孩子,每个孩子在18岁钱都会有国家发放的“零花钱”;要是你失业了,领到的福利金与上班赚的钱也差不了多少。

然而,金融业的过度扩张,造成的是实体经济的连年萎缩。2006 年,冰岛金融、地产及与之相关的建筑业上升至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在GDP占比高达 37%;与此同时,渔业这一冰岛的传统主导实体产业却持续萎缩,在GDP中占比从1996年的13.8%下降到6.6%。且长期的高福利逐渐使冰岛累积了大量外债,这也就使得冰岛的国民经济极富风险。

终于,在2008年前后,伴随着美国经济的动荡,脆弱的冰岛经济一触即溃。风暴席卷而来之际,股市和地产双双遭受腰斩。

冰岛的金融和经济体系陷入了全面崩溃。股市在暂停交易三日之后,开盘狂跌77%,比一年前的市值蒸发了92%!冰岛克朗也开启了自由落体模式,随着国际金融风向的突变大幅贬值,2008年1-8月,贬值幅度超过了30%。

冰岛暴雷,一夜回到“解放前”

回顾冰岛2008年的危机,我们几乎可以把冰岛看作是一支暴雷的P2P。

我们总习惯认为,花样繁多的理财产品可能暴雷,但银行总不会暴雷破产吧!?冰岛的三大银行却在收归国有之后,依然宣布破产…

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公司倒闭后,国际上银行之间的同业拆借基本停止,流动性的减少使冰岛银行遭遇了致命的打击。另外,冰岛检察官调查发现,该国前三大银行经常向其大股东借出大笔贷款,而银行的这些借贷是以银行自己的股票作为抵押的。无怪乎,当股市在2008年9月开始暴跌时,银行迅速崩溃。

冰岛金融危机不仅使冰岛人损失惨重,而且还连累了英国人和荷兰人。冰岛的银行有大量来自英国和荷兰的储户,包括一些地方政府、慈善机构、医院、非政府组织、甚至包括牛津大学。他们之所以愿意将钱存入冰岛银行,主要是因为冰岛的利率真心高!但在冰岛政府接管这些银行后,所有银行业务都停止,存款被冻结。英国政府出面向冰岛讨债,但冰岛总理却耍了一个赖:表示应该通过全民公投来决定是否还钱…公投的结果出炉,大多数冰岛人都拒绝还钱…

英国首相布朗只好启用了反恐怖主义法,冻结了冰岛银行在英国的资产。冰岛银行突然间成了与基地组织齐名的恐怖主义组织。

虽说如此,冰岛人民还是在一夜之间从天上到了地下,冰岛人民不得不面对9倍于GDP的银行负债重担。以冰岛大约32万人口计算,这大致相当于每名冰岛公民身负3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3万元)债务。

国民经济陷入危机通胀和失业增加,许多人的实际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冰岛的民众的示威游行此起彼伏。图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危局根源:金融自由化 

冰岛金融危机的主要根源在于无限膨胀的金融业。而一个渔业之乡如何转型为金融中心?故事还得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

冰岛曾经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20世纪80年代,在撒切尔主义和里根经济学的影响下,冰岛政府放开了银行利率,并将一些国有企业私有化。1991年,信奉自由市场经济思想的独立党领袖奥德松出任总理,他酷爱阅读弗里德曼、哈耶克和布坎南的著作。他上台后采取了一系列重要的措施:国有企业私有化;增加中央银行独立性;贸易自由化;建立资本市场;加入欧洲经济区(EEA),以进一步密切与欧洲其他国家的经济联系等等。

在这些改革措施中,影响最为深远的就是国有银行私有化。

奥德松认为,制约冰岛经济发展的障碍是政府对银行业的控制。政府不应该通过拥有商业银行来干预经济,资本的配置不应该由政治家决定。因此,奥德松政府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就完成了银行业的私有化,以消除所谓“金融压抑”的现象。

私人资本在掌握了银行的所有权之后,迅速地将业务延伸至国内的抵押市场,催生了房价的快速增长,同时也发展了国际市场,在2006年前后,已有三分之二的融资来自海外。至2007年底,冰岛全国金融业的资产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超过了1000%。冰岛的外债总额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2003年的140%上升到2008年的550%。所以说,即使没有美国次贷危机,冰岛同样会遇到债务危机。

金融全球化趋势的快速发展为冰岛金融业的膨胀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至2007年底,冰岛全国商业银行资产总额的50%分布在海外,50%以上的利润来自海外银行。冰岛银行业的高度国际化也加大了该部门的脆弱性——大洋彼岸的美国风吹草动,便对冰岛造成了致命的冲击。

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 

冰岛的危局源于银行的盲目扩张,所以解决危机的办法也必然从整顿银行、限制金融业着手。冰岛在解决方案上没有走寻常路,政府并没有用纳税人的钱补贴银行亏损,而是将债务水平惊人的银行收归国有,并宣布破产,救助的仅仅是直接服务于国内经济的那一部分业务。这就保证了没有将经济危机所造成的损失全部转嫁给民众,一定程度上赢得了人民的信任。

此外,与弥漫于欧洲各国的紧缩背道而驰的是,冰岛随后又允许财政政策来缓解经济和社会压力。特别是,公共资金被用于缓解家庭债务。

紧接着,冰岛政府对资本采取了一个强硬的限制措施——在IMF的帮助下施行了严格的资本管制,禁止资本流出,也禁止个人购买外汇或外国股票。银行债权人和其他国外投资者无法撤资。国内资金,包括养老基金在内,不能进行海外投资。

2007年至2010年间,冰岛实际工资下降了11%,但冰岛政府坚持不对国家福利进行削减,而是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税收。

最后,就在美国冰岛还做了其他国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把一众银行家关进了监狱。与美国不同,冰岛任命了特别检察官来调查本国银行家和他们在金融危机中的角色。结果,自2010年以来,26名银行家和金融从业人员被起诉。在审判中,冰岛高等法院指出,“这些行为是经过周密的计划,并有着明确的意图的”。这与美国总检方“就这样吧,因为这些案件太晦涩冗多”的说法,以及金融危机后国家为资本家开罪买单的做法天差地别。

关押冰岛银行家的Kviabryggja监狱。

图片来源:凤凰网

冰岛启示 

在金融风暴刮到冰岛之前,冰岛依靠金融业利滚利带来的经济繁荣几乎成为了神话。但在缺乏实体产业支撑的情况下还盲目扩大金融杠杆,这样制造出的繁荣注定是个大泡泡,外表绚烂,崩坏却是迟早。

冰岛政府将银行收归国有、将银行家关进监狱、将金融重新纳入监管的做法证明冰岛已经充分意识到了产生危机的根源——过度的金融自由化和不设防的金融管制。因为金融资本的扩张是不会自我限制的,贪婪的银行家和投机者只会把泡泡越吹越大,这也正是信奉自由主义市场的资本主义国家难以克服的顽疾所在。

当下,中国楼市和股市的波动再次让人们嗅到了一丝金融动荡的气息。或许有人会说,凭借我国实体经济实力、富饶的资源和制度优越性,中国在抵御金融风险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然而,全球经济牵一发而动全身,当中国的经济愈加深入地嵌入全球的经济当中,太平洋彼岸的美国的一个动荡就可以让中国的广大股民们哀嚎不已,我们又如何坚信一旦金融危机到来,中国能够独善其身呢?毕竟,抵抗风险的能力是有限度的,放任金融业无限地吹泡泡,是任何国家都承受不起的。

参考资料:

1、江时学:《冰岛金融危机的来龙去脉》,

http://ies.cass.cn/wz/yjcg/ozjj/201207/t20120731_2458105.shtml

​2、第一财经:《曾遭金融危机重创 冰岛如何实现复苏奇迹》,

https://www.yicai.com/news/5083684.html

3、凤凰财经:《冰岛经济复苏的秘诀:将犯罪的银行家送进监狱》,

http://finance.ifeng.com/a/20160405/14306352_0.shtml

4、蜜财经:《世界上最幸福国家冰岛的金融帝国是如何崩塌的?》http://bank.jrj.com.cn/2018/04/09151624362470.shtml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子衿

编辑:林深

美编:黄山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