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你》:当下社会各个阶层,做个好母亲有多难?

不同阶级的女性问题,在这里都相遇了。

编按:《找到你》是近几年少有的,将女性与阶级问题理清的电影。电影中的三个女性形象,基本上囊括了当下不同阶级女性遇到的问题。本文为读者梳理了这部电影中三个母亲形象的意义,但认清了一切之后,女性的出路在哪里?或许问题要交给电影之外来解决了。

如果要简单描述电影《找到你》的内容,或许将它总结为“三个妈妈的故事”比较恰当。这是一部以“女性互助”和“母爱”为主题的电影,它讲述了三个不同出身的妈妈之间微妙的关系。

作为电影,它成功地抓住了现代职业女性的几乎全部“痛点”,触及了诸如“要不要生孩子”、“为什么生”、“是全职带娃还是继续工作”,“老人带孩子还是雇佣阿姨”等关键问题,以及“妈宝”丈夫、婆媳两代人的观念差异等新型话题,甚至揭开了中产女性普遍面临的一个巨大隐忧——“保姆拐带孩子”,也完整地展现了一个底层女性所面临的“残酷物语”和“绝望挣扎”,可这种表达依然是有限的“关怀”,底层妈妈感动了一个中产妈妈,帮助了一个稍微弱势一些的中产妈妈,然后跌入了无尽深渊。

母爱无差别,可妈妈分阶级

在影片中,姚晨饰演的是雷厉风行的律师李捷,她无时无刻展现着一个律师的专业和一个白领女性的强势,为了维护自己的抚养权,将孩子的奶奶拒之门外,对前夫的软磨硬泡丝毫不退让,甚至要上法庭。

同时,李捷还做了另一场官司的被告代理律师,这场官司的原告正是陶昕然饰演的朱敏。朱敏为了专心育儿放弃工作,当起了全职太太。虽然与李捷同属于中产阶级,但朱敏因为没有收入,一旦失去婚姻的庇佑,便面临着阶级滑落和抚养权丧失的风险。不幸的是,在她孕期,丈夫出轨了,令她几乎崩溃,在法庭显得十分无助。同样作为母亲的律师李捷,对她的态度十分冷漠,甚至暗示她走到今天的地步是“咎由自取”。万般绝望下,她选择结束生命……

而马伊琍饰演的孙芳,是李捷的育儿保姆。她出身贫寒,婚礼当天,她被一群男人不怀好意地“揩油”,在场的丈夫不仅没有伸出援手,还当众殴打她。面对这样一个让观众觉得“不离婚留之过年?”的丈夫,她依然期待着“孩子出来就好了”,希望与他好好过日子。孩子出生了,是女孩,也许就如孙芳的老乡和好姐妹所说,“如果生了个儿子,或许她的处境会好些”。女儿生病了,孩子的父亲很快“消失”,留下一个绝望的母亲,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离世,最后走向深渊……这样的一位母亲,看到李捷为了挣钱对同是母亲朱敏冷血无情,又完全没时间陪伴女儿,干脆带着李捷的女儿,一走了之。

孙芳失去女儿的时候  图:《找到你》剧照

当李捷为了寻找女儿,几乎癫狂地翻着垃圾桶,呼唤女儿名字的时候,当她被早餐店男主人一拳打倒在地的时候,她和另外两个妈妈没什么差别,都一样无助、绝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朱敏义无反顾地辞去工作,她为家庭、孩子的付出却没有获得社会广泛的认同。被丈夫殴打、脸上带着淤青的孙芳,在抚摸着腹中孩子的时候 ,脸上依然带着幸福的微笑,“我要把最好的都给她” 。

三个妈妈有着不同的困境和焦虑,都是因为“母爱”。现代的女性尽管有着相对多的选择,但作为母亲的时候,往往面临着比男性更多的焦虑。在公共育儿机构缺失,抚养的义务被推给家庭,在传统分工的影响下,承担这些义务的往往是女性,男性育儿仍然相对边缘化。女性面临的选择无非几种:雇佣阿姨、交给老人(女性为主)、全职妈妈。越是经济弱势的女性,可能的选择就越少。底层女性几乎“无处甩锅”。

电影以“中产视角”揭示了“残酷物语”的冰山一角

整个电影是以女主角李捷的视角展现的,当她在工作和家庭的夹击下觉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看起来温柔乖巧的保姆出现了,一出场就以哄孩子的“天赋”收服了这个焦虑的中产母亲的心。李捷虽然偶尔对孙芳发脾气,但总体来讲尽量保持着对她人格的尊重,比如教育孩子“不要把口水擦到阿姨身上”。孙芳和李捷的关系也逐渐亲密,开始交流心事。可是这交流隔着阶层,自然很多在事情上无法达成共识。比如离婚的原因,孙芳或许难以理解为什么李捷前夫没有家暴行为,李捷却要离婚。在李捷看来,“家暴”显然是“跌出底线”的事情。两个人失败的“交流”,为之后关系破裂埋下伏笔。

命运对孙芳格外残忍,说不清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女儿病逝还是前夫的强暴和殴打,她在绝望中杀死了前夫。本想要告诉李捷一切,却被李捷拒绝了。当她带着李捷的女儿多多登上船的时候,还抱着一丝希望,想带着孩子重新开始生活。她对这个没有和她血缘关系的女孩付出了情感劳动,彼此产生了某种纽带。她认为李捷自私,不配当一个妈妈,而自己才是真的爱孩子。可是现实再次打击了她,当警察赶到,多多口中叫的妈妈依然是李捷,她的梦醒了,意识到自己是“阿姨”而不是妈妈,便以成全的姿态将孩子还回去,自己跳海自杀。

李捷自以为对家里的保姆不错,可是最后她才明白,自己对她所经历的“残酷物语”一无所知。这个底层女性被命运夺走了一切,她的身体、她的家庭、她的孩子、她不敢奢求的爱情,最后跌入深渊。她来只为了给李捷“上一课”,让她反思自己的母爱是否“合格”。李捷的心境确实发生了改变,对待“绝望主妇”朱敏,她的态度从“怒其不争”到“感同身受”,选择帮助这个家庭主妇,使她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

什么也改变不了

然而,改变的只有一个中产女律师的心境而已,可她站在片中女性“食物链”的顶端,本就有权力选择对弱势群体表现冷漠还是表达怜悯并施以援手。选择帮助家庭主妇打赢官司,放弃的可能只是自己的经济利益和一点事业,离婚的家庭主妇赢得的却是生存的希望。而来自底层的孙芳,除了留下令人唏嘘的故事,她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李捷的家庭里,有的是婆婆和媳妇相争,作为丈夫和父亲的男人最初是缺席的,连争取抚养权的理由都是“我妈离不开孩子”。夫妻同样事业有成,但父亲对孩子的关注显然比母亲少很多,关于父亲的育儿责任,电影最后也没能提及,只有李捷自己在“反思”母爱,没见到多多父亲反思自己对家庭付出不够多。大难不死的朱敏,赢得官司依靠的是律师的同情,女性彼此之间的互助当然可贵,可每一个离婚的家庭主妇都能这样“幸运”吗?如果没有律师的帮助,没有社会对家庭内部劳动的承认,朱敏们是否会继续“绝望”?更何况,只要还有贫穷,还有疾病,还没有杜绝家暴,针对严重疾病的社会福利和保障制度还不够完善,就可能有无数的“孙芳”,她们挣扎着跌进看不见的深渊里……

电影成功地将一系列问题揭示给观众,但解决问题的方案,还需要现实中的我们共同去寻找……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李霜氤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