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茶的姑妈》:嘲笑的不是钱,而是只能一时有钱

优雅平静地世代有钱才有被尊重的资本

文章所有图片出自《李茶的姑妈》

导语:《李茶的姑妈》讽刺的不是“金钱至上”,而是有了钱却没品位的土豪,是随时担心自己财产化为乌有的暴发户,而最终的大女主则是优雅美丽沉稳大方的稳定贵族。豆瓣上有人评说:“《李茶的姑妈》是烂片中的烂片。”然而,烂片不也是顺应这个烂市场的导向,而应运而生的吗?

对“一切向钱看”的批评

开心麻花的每部电影我都去看,不是我多么喜欢它们,而是在一个作品太多而又没有多少好作品的时代,这总算是一种消遣和娱乐。《李茶的姑妈》继续了《西虹市首富》的讽刺模式,多少对这个社会盛行的资本逻辑进行了批评,这是它的优点。

什么是资本逻辑?就是一个人或者团体自觉地以利润最大化作为导向,说通俗点就是为了获取金钱而不择手段的行事逻辑。这部影片从头到尾,出场的人除了卢靖姗扮演的姑妈莫妮卡以外,所有人都在疯狂地不择手段地追逐金钱。对贪欲如何毁掉了正常的人伦关系,如何造成了一幕幕令人作呕的丑剧,本片进行了非常形象化的演绎。

影片上来就为我们设置了一个所有人都准备攫取金钱的起始场景:李茶有个远居海外的素未谋面的远房姑妈,是全球女首富。李茶为了娶到富商王安迪的女儿露露,恳求姑妈给牵线搭桥,其他人觊觎姑妈的财富也聚集过来,准备为她举行一场盛大的欢迎会。姑妈为了试探他们爱情的诚意,也为了测试其他人的态度,故意假装不来。睡在豪华宾馆里戴着面膜的职员黄沧海被大家误认为是姑妈,李茶和梁杰瑞为了李茶能成功结婚而要求黄假扮姑妈。黄沧海在经理梁杰瑞升职加薪的诱惑下同意了,于是一场闹剧由此开始。

假扮的姑妈

影片很多场景展示了资本的巨大威力和它造成的喜剧效果:为了钱,已经破产的企业家梁友德可以对有明显男性特质的假姑妈展开疯狂的追求,丑态百出、令人作呕。为了钱,将要破产的富商王安迪也想和姑妈结成儿女亲家,不惜牺牲女儿的幸福,强行让她嫁给自己不喜欢的李茶。为了钱,梁友德的儿子梁杰瑞可以对跋扈的妻子俯首帖耳。为了钱,职员黄沧海不得不对老板王安迪和老板的大女婿梁杰瑞百依百顺,甘愿像狗一样被驱使。金钱可以让保镖立刻跳进海里,金钱可以让不喜欢胖子的小夕嫁给一个更大的胖子,金钱可以让人互相陷害、互相扭打又马上和好如初,变脸变得比川剧都快。他们的价值观,就像王安迪自己说的那样:“钱,无论怎样对它,它都是有价值的!无论踩踏它,碾压它,侮辱它,它都是有价值的!”

这部讽刺剧的高潮部分,就是梁友德和王安迪为了追求黄沧海假扮的莫妮卡而同意举行的三人婚礼。婚礼最后一大群人开始了对假莫妮卡的疯狂追逐,导致黄沧海不慎坠海。就像他们说的:“莫妮卡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堆钞票!”

对“低端土豪”嘲笑,对“高端富豪”暧昧

如果由此大家就得出这个影片是反资逻辑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影片在揭露金钱对人际关系的毁灭性影响的同时,又在更大意义上臣服了这种逻辑。

稍加仔细推敲,就会发现这部影片讽刺的是中小资本家以及他们的家人,还有白领职员等,而对于像姑妈这个更大资本的代表人物,影片始终是恭敬的、赞美的、无条件肯定的。不止是赋予了她最靓丽的外形,为此不惜对其他女性进行压制性的处理,而且在其他人都为了金钱而疯狂时,只有卢靖姗扮演的这个姑妈是优雅、善良、美丽沉静、超然物外的。她不但是金钱上的施与者,还是道德意义上的优越者、评判者和引领者。故事给她设定的身份是一个海外企业家,而卢靖姗明显的一半外国血统又时刻在提醒着我们这一点。这个优雅的姑妈和龌龊的大陆商人梁友德、王安迪等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像王安迪自己说的那样:“人家那是富豪,我们只是土豪!”

“优雅”的姑妈卢靖姗

这种心理典型的反映了中国新富阶层在海外精英们面前的自卑感,一种深深的道德劣势。这在开心麻花的另一部电影《西虹市首富》中也有体现:大陆人都在金钱面前失去灵魂时,只有台湾女孩夏竹和西方股神拉菲特保持了自己的尊严。对于这种心理劣势的根源,郭松民在《<西虹市首富>:最深刻的讽刺》一文中有过解释:

大陆晚近四十年出现的暴富阶层,尽管从财富规模上看已足以令台湾、香港乃至西方的富人膛乎其后,但由于其财富多属于“逆取”,做贼心虚的心理使他们没有任何道德自信可言,甚至在港台这样的破落户面前也自甘道德臣民。

这位优雅的姑妈,尽管戏份不多却了解一切,一切都逃不过她的眼睛。黄沧海假扮姑妈在她面前很快露馅。两人在接触时,姑妈美丽大方、举止处处优雅得体,这一看就是真富人。而黄沧海却洋相频出、狼狈不堪,一种穷人扮富而不似的滑稽感油然而生。

作为本片和现实构成的映照关系来看,也是非常滑稽和具有讽刺意味的。一方面本片讽刺了这种为了获取金钱而不择手段的行事逻辑,另一方面开心麻花制作团队为了获得高额的票房,何尝不是不择手段呢——大量低俗的色情元素如3P、SM、下药迷奸等都被用上了,甚至到了倒观众胃口的地步。

这部影片是商业片,从制作到营销,都是采取高度商业化模式来运作的,光这一点就决定了它的内容不可能是真正的反资本逻辑的。

小人物黄沧海的挣扎与结局

这部影片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小白领职员黄沧海,这个人物恐怕是电影里唯一的内在层次比较丰富的形象。黄沧海是个小职员,多年来得不到升迁,连女朋友都抛弃了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卢瑟或曰失败者。他给妈妈打电话羞于承认,每次都编谎话安慰妈妈,说自己如何顺利,工作条件如何优越,海景房、大别墅……

为了能够升职加薪,他可以对梁杰瑞和王安迪卑躬屈膝,哪怕糟蹋自己尊严也完全可以。本来他只是个会务而已,然而阴差阳错地被人误认为姑妈。在梁杰瑞、李茶的威胁利诱之下,他假扮起令人哭笑不得的“姑妈”,然后和众人产生了一系列的碰撞、笑料。这里塑造的非常真实的是,这些事毕竟是他不愿意干的,是伤害了他内心的。因此一有机会,他就会报复对方,这里面不乏机智勇敢。比如他冒着“姑妈”的身份故意亲吻梁杰瑞的老婆莉莉和李茶的未婚妻露露,让梁杰瑞和李茶敢怒而不敢言。他冒充姑妈给王安迪暗示,让王安迪撤销了对自己的开除处分,还获得了经理的职位。两位富商王安迪和梁友德都被他玩的团团转,被当猴耍了。

然而这一切又都是有限的,黄沧海无论怎么机智也是员工,王安迪无论怎么愚笨也是老板。王安迪的一句话,一个临时起意,都能让他反复奔跑,唯恐穿帮。影片最后,他对这种生活厌倦了,在那个三人婚礼上发出了自己的抗议:“你们要的只是钱!没有重视普通人的价值以及他们应该得到的尊重!”

其实不仅仅是他心里难受,梁友德、王安迪等人又何尝不是极度压抑?他们为了金钱而强迫自己追求一个形象如此不堪的“姑妈”时,心里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斗争,正如王安迪难过地问那个酒吧侍者自己该不该放弃尊严而追求“姑妈”。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说人性自私,人理性的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些人就是最完美的理性经济人了,他们不择手段的追求更大数目的金钱应该是在做最符合本性的事情,然而为什么他们心里这么难受呢?

至于影片最后安排的结局,则是既俗套又蹩脚。莉莉和梁杰瑞终于床头吵架床尾和了,露露终于被李茶感动而同意下嫁了,小职员黄沧海和女首富莫妮卡成了恋人。特别是黄沧海和莫妮卡的爱情,简直是强拉硬扯,完全没有合理的发展逻辑,因为现实中没有这种爱情存在的任何基础。

黄海伦和姑妈,居然在一起了……

对于这种俗套的结局,我们不能仅仅批评开心麻花,因为这是整个主流社会的问题。说到底,他们丧失了设想另一个世界的可能性。影片开头有钞票纷飞的场景,那么多人就在纷飞的钞票中狂欢着。影片的结尾,放在雕像人物手中的钞票再次滑落。不知道这纷飞的钞票中,真情又何处寻找呢?

不如我们这里重温一下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话: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

“结婚的充分自由,只有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生产和他能造成的财产关系,从而把今日对于选择配偶还有巨大影响的一切附加的经济考虑消除之后,才能普遍实现。到那时,除了相互爱慕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动机了。”(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杨聪雷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