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炖新闻 20180927

关键词:荷兰政府,家庭教育,天津天狮,金融,以命换钱

【国际·法律|太危险,荷兰拟向骑车时使用手机说不】

荷兰政府9月25日提出一项禁止骑车使用时手机法案,如果该法案在下议院获得通过,其将于2019年7月1日正式实行。根据荷兰道路安全组织发布的信息,荷兰年轻人中20%的骑车事故都有使用手机有关,骑车玩手机产生的危害正在与日俱增。自行车在荷兰人日常生活中扮演者及其重要的角色,在这个仅1700万人口的国家中,自行车数量达到了2300万辆。

△ 外卖小哥的电动车上不仅有一个手机,还有两个手机,三个手机。

【国内·教育|北师大发布家庭教育状况调查报告:学生认为“有温暖的家”最重要】

家庭教育是儿童青少年健康发展的起点,目前我国家庭教育呈现什么状况,存在什么问题?北师大近日发布《全国家庭教育状况调查报告(2018)》,覆盖了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共计325个区县,11万余名四年级学生、7万余名八年级学生和他们的3万余名班主任参与了调查。

报告显示,“有温暖的家”排在学生认为的人生最重要事情的首位。无论是四年级还是八年级学生,在他们观念里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均为“有温暖的家”,选择比例分别为39.3%和49.4%,远高于其他价值追求的选项。“八年级选择‘有温暖的家’人数比例比四年级高10.1百分点,表面上,青春期孩子对家长依赖明显减少、渴望独立,与家长沟通、相处时间减少,但实际上家庭在他们心中地位反而更重要。”报告指出。

△ 一年见不了几面爸妈,温暖的家从何而来?

【国内·社会|九年里,他们搞死了155个人】

谈恋爱、感情拉拢,是重庆女孩朱金艳诱骗他人常使的手法。 “出事”那次,朱金艳以恋爱为名将李某诱至出租屋内,向其介绍“天津天狮”传销模式。李某不同意加入,朱金艳便联合其他传销人员将其控制起来,李某翻窗逃跑时坠楼身亡。除了“非法拘禁”,“天津天狮”传销人员殴打、勒绑导致各种窒息死亡的许多案例也触目惊心。

福州市闽侯县荆溪镇的关口村曾有个“天狮”传销窝点。被害人吴某在这里经历了脖子挂水瓶、吃辣椒、从颈部至脚部盖压棉被、毛巾捂压口鼻等暴力行为,直至机械性窒息死亡。2013年,岳阳楼区一出租屋内,传销人员用毛巾捂住何某的嘴鼻,并点燃二根香烟插入其鼻孔,导致其窒息死亡。

被骗入传销窝点的人,会经历一次次关于“致富梦想”的洗脑。自称来自“天津天狮”的传销人员会向他们推销化妆品或保健品,一套的价格是2800元至3900元,买得越多“回报”越大。“其实根本没有产品,就是空买空卖。”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说。

△    致富梦想很夺命,是这个时代的通病。

【国内·金融|资本退潮 影视业按下暂停键】

“我就是心态好,要不然早哭了。”“融不到钱”,这是身处影视圈的老李和东哥今年最大的切身感受。

过去十年,内地电影市场的爆发式增长,令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票仓。电视剧的售卖,最高值飙升到一集900万的水平。在这些纪录不断被刷新的背后,资本和热钱的疯狂涌入起到了关键性作用。而今年,“潮水”突然退去,令老李、东哥们“猝不及防”。但对于资本来说,作出“撤离”的决策,却是“趋利避害”的本能。

“总赔不赚,内部投资的内审都过不了”,一家私募基金工作的李迪在解释该基金为何不再投影视项目时,干脆的回答道。“难赚钱”只是一方面,更让她耿耿于怀的是“做影视的人不遵守金融秩序,即便是大的制作公司,也不遵守合同。”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也直言:“原来融资太随意、方便,导致了部分影视公司挥霍成性。”

△    资本退潮,佳片会来吗?

【国内·社会| 以命换钱:一个底层青年的搏命逆袭】

白晓保在陕西农村长大,父母年老患病,弟弟锒铛入狱,自己年少辍学、做事无门,社会似乎已经暗中为他标好了位置。升学之门关上后,再无冲破阶层的可能。在北京的时候,他也给李玟、朱茵等明星活动做过安保,但是由于收入微薄,地位低下,当搏命的机会摆在白晓保面前时,他几乎是欣喜若狂,没有丝毫迟疑,加入了伊拉克雇佣兵的行列。活下来,底层青年的命运或许改变;死了,留一笔高额保险金给家人,好像也不吃亏。25岁,他选择从一个和平国度,去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带,是对绝望生活的背水一战。

隶属于法国外籍兵团的前雇佣兵傅晨这样总结雇佣兵的人群特点:都是社会的中下层。与他同批次受雇的人里,有一个装修工人,几个农民,有无事可做的小混混,也有考不上学的学生,“都是不起眼的人,做着很低端的工作”。他们把外籍兵团当成乌托邦,一个可以改变命运、咸鱼翻身的地方。

△ “和平”、“稳定”已经不能把年轻而绝望的生命留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