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王来了:有人奔走逃命,有人躺着发财

大部分人当下遭受的这些痛苦,实际上成了少数人大发横财的基础。

台风山竹已经把整个广东给吃了。

狂风暴雨面前,窗户是脆弱的。

简易板房被直接被掀翻。

台风直接刮到马桶变喷泉。

这次山竹的直径大约900公里,而湛江到汕头最远距离加起来只不过800多公里。光是风眼直径就有80公里,大过深圳到惠州的距离。

图片来源:温州台风网

台风山竹来势汹汹。其破坏力让人直逼一年前几乎摧毁波多黎各的同等级飓风“玛利亚”。波多黎各人民没有“驱风油”,也没有“谢停风”。

2017年9月20日,超级飓风“玛丽亚”袭击美属领地波多黎各,一夜之间摧毁了岛上几乎所有的设施,导致4645人死亡。

直到2018年6月,岛上5%的居民仍然过着没有电的生活。波多黎各是美国的领地(注:美国行政区划的一种分类,其领土由美国政府管理,但不属于美国任何一个州),如同维尔京群岛、美属萨摩亚和关岛。波多黎各的人口超过其他21个州,居民多于犹他州,爱荷华州或内华达州 ,版图也比特拉华州、罗德岛州大。

但是据CNN报道,波多黎各遭飓风袭击后,美国政府动作迟缓,与佛罗里达州、得克萨斯州灾情得到及时回应形成了鲜明对比。《华盛顿邮报》称,大量的死亡是由于政府的疏忽和不作为。在同样的气象灾害面前,究竟什么原因,让美国政府弃之不顾,波多黎各人民伤亡惨重呢?

早在飓风到来之前,波多黎各就已经陷入困境了 

我出生在波多黎各,它是我的家乡。不过现在我一半的时间在美国,一半的时间在波多黎各。所以我妈说我可以自己选择要继续做波多黎各人,还是流浪者。

我敢说,在飓风到来之前,一般美国人都认为波多黎各是繁荣的缩影。电视和杂志上兜售的所有广告,都让人们想“逃”到波多黎各这个世外桃源尽情享乐。这里有度假村,灿烂的阳光,白色的沙滩,蓝色的海水,朗姆酒和滋补品,性感的比基尼,微笑的当地人。一般美国人很难理解波多黎各今天经受的灾难,不正是这些虚假广告的功劳吗?

飓风玛利亚来之前与肆虐之后 

图片来源:nereida cirino 

除了这些旅游广告,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美国人对波多黎各与美国之间的政治关系几乎一无所知。大多数美国人并不知道应该怎么看待波多黎各。他们对波多黎各应当持什么态度呢?他们应该把它看成美国的一个州,还是应该支持它独立?他们发现自己在学校学习的美国历史,和波多黎各的历史根本无法调和。

波多黎各经历了十多年的经济衰退。在奥巴马执政初期,美国银行业经历崩溃,由此引发了关于美国大衰退的激烈辩论。所有这些衰退,在波多黎各早就开始了。甚至在美国经济略有起色时,波多黎各的情况也只是进一步恶化。部分原因在于波多黎各缺乏强大的经济基础,只能通过税收激励引进外资——“外资”在这里的意思是美国公司——推动本地经济发展。波多黎各经济崩溃后,很多美国公司撤出,波多黎各也就失去了保障就业的基础。

所以即使是在这一次飓风到来之前,波多黎各的失业率和贫困率已经居高不下。波多黎各的贫困率高到什么程度呢?它比美国任一个州的贫困率都高至少一倍,即便是与美国最贫穷的州相比也高了一倍。此外,波多黎各的基础设施建设严重不足,无法为应对飓风做好准备。

为什么波多黎各的贫富差距如此悬殊?

因为中产阶级不断衰亡。处在底层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找不到工作,更无法创业。他们中有不少人依靠政府援助活着,但也有非常多的人属于穷忙族。穷忙族基本上月光,只能靠打零工来增加微薄收入。像沃尔玛这样的零售商不会给他们提供工作保障。大多数在沃尔玛工作的人无法预知自己的排班,因为他们的排班每周都不同。正因为这样,工人们要保持随叫随到的全职状态,虽然他们最后拿到的只是兼职工资。

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在风暴到来之前,人们已经没有什么余钱做准备,无法购买他们需要的物资。理想情况下,你应当为这种级别的风暴做好充足的准备,比如在储藏室屯好充足的食品,充足的水,大量电池。如果你比较有钱,还可以买一个发电机。除了这些,你还要给汽车加满油,存放大量的现金。因为风暴到来的时候,没一台ATM机能用。问题是,那些只能勉强维持生计的人,他们实在拿不出钱来为迎接风暴做准备。

现在有很多讨论,都在强调波多黎各岛上的环境不够安全、非常脆弱。不可否认,加勒比地区极易受气候变化影响。但除了自然环境脆弱之外,我们不该忽略社会经济以及政治层面的脆弱。要知道,在美国国会,波多黎各没有自己的代表,没有任何人代表波多黎各的利益,也没有人能够利用选票或者贸易协议与其他州斡旋,加快解决问题的速度。

秃鹫资本家围猎波多黎各 

波多黎各和其他加勒比社会,实际上是其殖民宗主国的重要经济保障。美国声称可以为它的公民提供某些特定的保障,可是一旦到了维尔京群岛和波多黎各,这些保障便形同虚设。在这些地方,退伍军人的福利更少,医疗保障更少,公共教育的保障更加缺乏,所有相关的福利保障都减少了。更糟糕的是,富人本该缴纳一定的税收,但在波多黎各他们可以自由逃税。只要他们在波多黎各创办公司,他们就不需要向国家交税。

沃尔玛和沃尔格林(注:美国一家大型连锁药房)在波多黎各每平方英里的商店数,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因为沃尔玛已经通过谈判从波多黎各政府获得了诸多优惠条件。例如,波多黎各政府不仅要为沃尔玛部分赞助或免费提供土地,还要提供工资补贴,更要资助他们培训新员工。有了这些优惠,他们几乎可以免费开店。

沃尔玛的宣传视频截图 图片来源:YouTube

另外,波多黎各还是一个专属市场,沃尔玛在这边没有什么竞争对手。所以,沃尔玛成了最大的雇主、最大的零售商。此外,美国沃尔玛公司以惊人的高价向波多黎各沃尔玛出售商品,使得波多黎各沃尔玛从表面上看利润空间很小,最终只需要给波多黎各政府上交非常少的税。

波多黎各政府曾经想提高税收,但沃尔玛威胁要起诉并且离开。最后一位联邦法官判决这项税收带有歧视性,因为只有沃尔玛的规模符合征税要求。

因为政府的首要任务是偿还外债和为富人提供税收优惠,所以长期忽视了波多黎各的基础设施建设。加上现在又出台了PROMESA法案,情况只会变得更糟(注:美国国会2016年通过的一项法案,旨在帮助波多黎各解决债务问题,包括降低最低工资等紧缩措施)。虽然一些评论家称其为“救助”,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PROMESA法案中,联邦政府没有向波多黎各转移支付一分钱。如果有,那也是强加在波多黎各政府头上的经济负担,因为PROMESA委员会光是第一年的管理费估计就要花2亿美元。委员会经理Natalie Jaresko的年薪超过50万美元,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天文数字。这个薪酬超高的昂贵委员会抵达波多黎各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大家勒紧腰带过日子。政府削减了约30%的开支,政府工作人员也因此被“休假”。接下来委员会计划把很多公共服务私有化,他们第一个目标就是波多黎各大学。他们彻底毁了这个大学,甚至引发校园内的大规模罢工。

PROMESA法案强行组建财务控制委员会,集中推出短期的紧缩政策,以恢复该国的市场评级。这意味着穷忙族的工资下降、税负变重,富豪投资者却享受税收减免和其他利好。他们不希望看起来像是“拯救”一群不被认为是美国人的美国人。尤其是在这场危机发生的那一刻,很多人都说波多黎各不配得到像佛罗里达和德克萨斯这些州应得的同等援助,因为它只是一个领地。

即使波多黎各得到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的救援资源,政府该不该运作配比基金,也存在很多争论。所以有人要求政府解除这个要求。电力公司的债券持有人说,“哦,别担心,我们会让你借更多钱,以便你还得起配比基金。”显然,在经济方面,波多黎各未来的唯一解决方案就是永久和持续的债务。

我们联邦政府的财务控制委员会说,波多黎各的债务没还清。波多黎各岛的州长发话,要向私人业主出售所有公用设施——电力,水和下水道,公共交通。这些极端的做法实际上于事无补。在有些人看来,私有化方案和卖掉自家房子来偿还信用卡债务是一个道理。好吧,你贱卖了你的房子,你还清了信用卡债务,但现在你连栖身的地方都没了,那你还有啥活头?我认为有些人对他们从这个不断缩水的政府那里获得的公共服务感到非常沮丧,他们说,“是的,好吧,让我们把它私有化。”但私有化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好。从长远来看,它肯定不会有助波多黎各发展。

我们之前已经讨论了波多黎各的不平等和贫富悬殊问题。它们意味着有很多富人在很大程度上是不需要公共服务的。他们有气体发生器和水箱,有些甚至还有直升机停机坪。需要政府服务的人是穷人,他们才是受苦最深的人。可是政府不仅没有采取进步举措对富豪课以重税,还进一步加深穷人的困境。

“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是一场飓风” 

Naomi Klein在《休克主义:灾难资本主义的兴起》里面写的一切在波多黎各正在发生。

飓风之前,我曾在波多黎各和一个投资中心的财富顾问交谈。她说:”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是一场飓风。”

台风”山竹“最新图片 图片来源:NASA 

听到这个,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只知道飓风会带来破坏。但想她这样的人凭直觉就会想到,她的客户正在投资的公司,比如家得宝(注:美国一家家庭装饰品与建材的零售商),是美国建筑行业中富裕的承包商,能因灾难而大赚一笔。她代表的是那种在飓风后的重建经济中收益颇丰之人。

这些人的收益,建立在大部分人的痛苦之上。那些被困在家中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汽油的人,成了财富的代价。你看,大部分人当下遭受的这些痛苦,实际上成了少数人大发横财的基础。所以他们有时被称为“秃鹫资本家”。没有别的词足以形容他们,尤其是在这样的场景之下:医院缺水缺电,治病救人的机器运作不了,人就这么死在医院里。

家得宝分店 图片来源:bensbargains.com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一点“秃鹫”,所以问题来了:这到底是谁的错?当地的政治家和当地人是否过于贪婪,或者这只是华尔街贪婪的运作方式?这是一个需要深思熟虑的重要问题,因为太多人在为这个吃人的结构添砖加瓦。如果你是一个富人,像这位投资经理,虽然她是波多黎各人,但她也在为这个结构添砖加瓦。还有我们在每次灾难中都能看到的政客——总有政客更关心自己在镜头前的形象和其他政治资本,而不是那个时刻真正该做的事情。

我的希望是,这样深重的政治危机,不该只是产生一种平庸的乐观主义,简单地说一句“哦,我们把它弄好吧”,然后就停在那里了。我希望它将带动一场影响深远的草根社会运动,一场厌恶美国政府、厌恶波多黎各和美国之间关系的运动。也许就是现在,当人民被美国政府抛弃在凄风苦雨中无依无靠时,我们有可能推动一场政治变革。

作者简介:Bonilla女士是一位人类学家,任教于美国新泽西州的Rutgers大学。

原文链接:

https://www.alternet.org/human-rights/vulture-capitalists-circle-above-puerto-rico-prey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Bonilla

编译:谷芳伯 

编辑:小蛮妖 

美编:黄山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