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梦瑶摔跤还能免试上维密?时尚界的审美你不懂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变成万人迷。

《全美超模大赛》节目海报

摘要时尚界的时尚是跟风,我们眼中的时尚是我们所不拥有的一切。

2017年11月,维多利亚的秘密时尚秀在上海举行,一时之间公关软文和网友讨论起飞,过去中国网友不太熟悉的超模们吸引了无尽的流量。在维密秀上,奚梦瑶的意外摔倒更是引发了激烈讨论。诸多自诩为懂时尚的公众号疯狂讨伐奚梦瑶的不专业。但这丝毫没有阻止奚梦瑶凭借时尚超模的形象,在中国变成一名当红娱乐明星。不管是讨伐她、还是路转粉,没有人问过,她真的是代表时尚的超模吗?

回到这个问题需要进入时尚模特的世界。Mears这本书揭示了时尚超模的工作体验,以及模特们每天面对的经纪人和客户的工作与理念。首先,这个世界的一条基本原则是,普通观众觉得好看的,在时尚界都是low的。 

<Pricing Beauty: The Making of a Fashion Model>,模特经济学。

图片来源:经管之家 

“超模look”与“两个时尚界” 

想成为超模,要拥有一种look。Look最直接的翻译是外观、外表,但它不只是好看(beauty),更是一种前卫的感觉;look也不仅仅是外貌,也包含模特的个性(personality)。独特的外貌与个性相结合,构成了超模look。超模look可以说是一种整体风格。这是成为超模的基本要素。超模look当然有很多类型,例如波西米亚风、颓废风、瑜伽范儿、巴西风、比利时风、俄罗斯洋娃娃…毫无疑问,模特可以调整自己的妆容打扮,甚至是假装自己的个性来改变类型。然而一个最基本的区别终究难以逾越。时尚界并不是个均匀的整体,而是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圈子:先锋时尚和商业时尚。

在维密秀上摔倒后依旧微笑的奚梦瑶  

图片来源:搜狐 

先锋派“为了时尚而时尚”,他们不在乎金钱,追求的是时尚界的声望;商业派纯粹地为了利润而生产。先锋派活跃于杂志、时装周和奢侈品牌活动中;商业派面向大众消费市场。先锋派面向的观众是行业内的其他生产者,包括时尚编辑、设计师和其他时尚从业者,商业派的观众则是普通消费者。追求真正的时尚才有机会成为时尚超模,并因此获得超额回报,但是追求时尚本身是一个不可预测的过程谁也不知道谁会是下一个超级明星;相比之下,商业模特的收入更加稳定,但是其时尚声望远远不如先锋派所追求的高端时尚。两个时尚世界里,模特的外观有明显的区别。先锋派追求的是前卫的外观(edgy look),强调独特、有力;商业派更青睐柔和(soft)的、传统上被接受的外观,希望能够取悦普通消费者。Edgy和Soft字面上也是反义词:一边是尖锐的高级时尚,另一边是柔软的大众消费者。当然,这个区分并不是绝对的,模特们也希望从商业向时尚转型,尽管这非常困难。

图表来源:作者 

模特经济学:模特工作世界入门 

特定的look吸引着对应的客户。然而客户不会从天而降。进入模特行业的年轻女性们,必须依附于大大小小的经纪公司。经纪人根据模特们的look和客户的口味进行推荐匹配,同时也为模特定价。模特工作的报酬并不是固定的,而是随着经验与名气、工作类型的变化而调整。模特们不断地试镜,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得到工作。因为每一次试镜,几乎都是十几名模特争取一个机会。所以模特工作往往很不稳定,收入也并不理想。她们工作中最花费时间的是试镜,试镜却没有报酬。尽管模特们总是在经纪人的管理之下,她们与经纪公司并非雇佣关系,所以也不会有劳动保障。模特更像是一种自由职业者,在时尚界寻找出头的机会。这是个赢者通吃的行业,少数站在顶端的超模为自己和经纪公司带来大量的报酬,而普通模特的收入很低且不稳定。于是,经纪公司大量签约年轻的模特,期待发掘下一个站在时尚顶端的超模;大量的年轻人不断进入模特行业,带来激烈的竞争。当经纪公司认为某些模特没有希望时,又立刻无情地抛弃他们。模特的职业寿命通常很短,平均来说,大部分模特的职业寿命是5年,从业者的流动性很高。

超模Lindsey Wixson,并不是大众眼中的性感美女

图片来源:《Vogue》杂志 

两个时尚世界的模特工作体验差别很大。追求高端时尚的模特获得的金钱报酬很低,为杂志拍摄平均每天只有100美元,一场几天的走秀报酬总体在500-1000美元之间。而商业模特拍摄购物目录、商业广告的收入非常稳定。拍一天购物目录一般是几千美元,一个电视广告或商业广告的报酬平均是3-5万美元。收入不同的主要原因在于,有名望的时尚杂志和设计师们知道,他们不需要付很多钱,模特们就愿意为他们工作。毕竟,他们代表着珍贵的符号资源。衣服、鞋、手包、甚至是与他们合作的机会、参加一些活动的机会都可以是报酬。高端时尚的模特们借此赢得声誉,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得到几十万、上百万美元的奢侈品牌代言机会,尽管这样的机会凤毛麟角。模特的经纪公司也分不同的类型:小公司专注于某一种look,靠差异化路线取胜;国际化的经纪公司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横跨电视、娱乐、运动等多个领域。对于绝大部分经纪公司来说,在声望和收入之间必须取得一定的平衡:没有商业模特带来的收入就无法生存,但是完全没有声望,又无法在时尚界立足。所以经纪公司愿意养着少数收入很低的先锋时尚模特,她们为整个公司带来时尚声望,还能不断吸引新的年轻人。

超模养成指南:如何变成超模look?

海报、广告和T台上模特们的光鲜形象掩盖了她们为此付出的辛勤工作。成为超模需要付出的努力既有体力上的,也有情感的。成为超模、拥有完美超模look的工作目的本身就是一个悖论:模特要不断地追求一种完美的形象,但同时她们又注定会失败,因为保持完美本身是不可能的。模特的工作,可以称为是审美劳动。审美劳动在零售、餐厅、酒吧、旅游、娱乐等行业广泛地存在着。员工被有意识地训练为展示品,展现令人愉快的个性和美好外貌。显然,审美劳动在模特行业发展到了顶点。而对于作为个体的模特来说,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在没有任何监督与指导的情况下,保持完美的外观?模特工作充满了不确定性:进入模特行业和最终获得成功其实都不受模特的控制。绝大多数模特是被星探发掘的,而不是主动进入行业的。进入行业后她们又发现,无法有效地获取试镜时客户的评价。所有过程都是不公开的,模特们不知道客户在想什么、谁为什么得到或没有得到某份工作。据说有一些信号是可以观察的,但是这些信号大多基于传言,并不总是准确。模特行业的工作,只有一种体验是确定的、所有人都经历过的,那就是被拒绝。因为总是有太多人在追求同一份工作了。被拒绝不仅仅是得不到工作,也包括在工作互动中的各种负面反馈,例如被语言或眼神否定、公然被评头论足、甚至被嘲笑身材。

为了提高成功的几率,模特们把注意力转向了自己可以控制的部分:自己的身体和个性。塑造身材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模特们却没有任何的监督或指导。更重要的是,完美身材的标准从来没有被明言,它充满了不确定性、甚至是不存在的。于是模特们的努力也就有了双重的不确定性:如何判断自己是否符合一个不存在的标准,以及怎样才能让自己的身体更符合这个标准。

女团火箭少女101歌曲《卡路里》

图片来源:《卡路里》MV 

因为时刻处于他人的凝视之下,来自客户的、经纪人的、试镜现场的陌生人的、以及模特之间的凝视,模特更可能把自己的身体视为是有问题的。人们甚至都不用谈论身材,模特就可以感受到对身材的要求。经纪公司有意少报模特的体重,是提醒她们和理想体重的差距;试镜时样品牛仔裤总是最小号的,是提醒模特与理想腰围的差距。因为时尚界迷信年轻,模特还普遍地对年龄撒谎、少报年龄。除了塑造身体,模特也塑造新的个性。这是一种情感劳动。模特们要学习不同的穿衣打扮,根据不同的工作需求展现特定的个性特征。例如,模特们总是会策略性地在试镜时表达友好,又要根据不同的客户来展现出不同的个性特征。经纪人们鼓励模特们做自己,但又要求模特为了得到工作有策略地调整自己。

赢者通吃:时尚超模的诞生 

作为个体的模特不管多努力,她们还是常常感觉到,自己的职业命运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她们也确实无法掌控。决定模特行业工作分配的是经纪人与各种客户组成的网络。对于经纪人来说,模特是过量供应的,而且同质性非常强。经纪人们首先需要一双慧眼,区分出哪些外形适合先锋时尚,哪些适合商业时尚;同时经纪人还要了解模特的个性,哪些适合更专业化的商业拍摄,哪些更能标新立异、进入先锋时尚圈子。这样,经纪人们就可以给客户推荐合适的候选人了。摄影师、设计师、杂志社、广告商等客户负责做出选谁的决定。显然为商业广告选择模特相对容易,因为他们寻找的是大众型的好看,需要的是好相处、拍摄起来专业化的模特。商业客户有稳定又丰厚的报酬,但是几乎所有人都鄙视商业时尚。拍购物目录只是干活而已,这样的工作无聊而且缺乏创意,称之为时尚就是个笑话。真正的时尚是先锋时尚,而真正困难的也是为先锋时尚选人。什么代表了先锋?标准永远在变化。首先可以明确的是,真正的时尚不是由消费者的口味决定的,因为先锋时尚是给其他时尚圈内人看的。为了追赶时尚潮流,圈内人们也需要订阅时尚杂志、和不同的人保持联系,最终在时尚圈内感知时尚趋势。

剪发后大受欢迎的超模冈本多绪  

图片来源:《Vogue》杂志 

时尚圈同样有羊群效应。经纪人努力为自己的模特制造一种她很受时尚界欢迎的氛围,客户也希望自己喜欢的模特能够得到其他人的重视。毕竟,模特唯一的价值来自于她被高端时尚圈接受的程度。即使是最权威的时尚客户,也想要能够在正确的时间模仿正确的look。模特行业选人的预订机制,就是谁在流行的风向标。活在时尚圈内的这些圈内人,同样害怕被时尚所抛弃。于是他们疯狂地预订其他人也在用的模特。时尚超模就这样在时尚圈的跟风中诞生了。

女权主义的批评:模特太白太瘦了吗?

时尚超模是无数少男少女仰慕的对象。超模look不仅表达什么是时尚,也传达着什么是美、好看应该是什么的价值观念。时尚超模也是饱受批评的群体,因为时尚界坚持着“瘦”“白”这样的极端标准。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模特越来越瘦了,即使服装的销售对象其实并不瘦?为什么白人依然主导着模特界,即使种族平等的理念已经如此深入人心?严格来说,这个问题并不准确,因为如前面所说,其实有两个时尚界,而两个时尚界的情况是不同的。 

黑胖的王菊曾是一名模特经纪人,最终未能入围女团。

图片来源:微博 

在商业时尚中,被青睐的模特是那些普通人会觉得性感的、“妈妈”会觉得可爱的外形。也就是说,模特是被用来吸引消费者的。所以在商业时尚的世界里,模特的种族与外形其实更多样。因为少数族裔消费者越来越重要了,所以非白人模特增加了;因为性感能够吸引人,所以极端的瘦的标准放松了。极端的瘦和白人统治,更多地发生在先锋时尚中。先锋时尚本来也不是为了普通消费者准备的,所以自然也不会因为消费者或大众媒体上的批评轻易改变。在这里,不性感是一个必要条件,模特只是展示的一小部分。先锋时尚的意象,据说是为了表达设计师的认同,描绘奢侈的生活方式,传达出一种画面、一种风格、一种感觉。在高端时尚行业打滚的客户们面对着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时尚趋势谁也无法预测。他们的首要原则是规避不必要的风险。经纪人们根据过去的经验推荐模特,客户们也根据过去的经验选择模特。这里,选择极瘦的白人模特,变成了一种生存策略。所有人都被传统所束缚,但又没有能力打破这个传统。在这样纯白的模特界,为了不显得种族歧视,摄影师和设计师们还是会找个别少数群体来装点门面。但是即使要尝试少数族裔模特,他们也会选择最像白人的模特。例如,长相没有黑人特征的黑人模特,就是个很好的选择。“除了她的肤色,所有地方都和白人一样”。

性别反转:女性优势的行业?

我们的社会中存在着男性行业与女性行业,例如男医生女护士、男政客女教师、男工程师女售货员。男性行业的报酬与声望总体好于女性行业,相同行业里男性的回报总体也高于女性,女性还常常面临着玻璃天花板。甚至是在传统的女性行业,男性也有优势,他们会坐上玻璃电梯飞快升职。只有两个行业是相反的,一个是色情行业,例如性工作、脱衣舞、色情影星,另一个便是模特行业。在这两个行业里,女性收入明显高于男性,而男性似乎没有任何性别优势。模特行业在1920s年代诞生。1960s成衣销售将注意力转向男性时,男性模特也开始流行。今天,一种被称为都市型男(metro-masculine)的男性特质开始被青睐,在乎外貌、花时间在打扮上的男性似乎开始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但是,女性模特的收入始终远超男性模特。因为传统的社会观念是,靠展示自己的身体谋生,不是男性的理想职业选择。在我们的社会文化价值体系中,归根结底,女性的身体作为性感和美丽的客体是更有价值的。对比之下,男性的身体参与的是各种职业运动。专业成为装饰性的物品,是女性的工作,这与传统的男性特质是相悖的。即使在今天,还是有很多人认为,镜头里模特的形象都是女性化的。真正的男性气概,应该是运动员、体育明星的形象。“真男人”不当模特,因为模特本质上是被凝视的,是女性的。

Cristiano Ronaldo,受人崇拜的男性形象。

图片来源:dongqiudi.com 

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价值。无数女孩的梦想是成为时尚超模,对于她们来说,成为时尚超模本身就是目的;男孩们大多没有从小就因为外形被评价的经历。事实上,Mears也发现,很多男模特只是把模特工作当作能去旅行、谋生、进入创意产业的机会,而不把称为超模当作目的本身。

尾声:好与坏,聚光灯下的身体体验

Ashley Mears自己也是个时尚模特。为了写作这本书,原本打算退休的她重新回到模特行业,再次体验了两年在聚光灯下的生活。其实,真正的聚光灯打在身上的时刻并不多。模特工作的真相是在无数次失败的试镜间隙获得偶尔的机会。但是Mears总是能感受到来自他人的凝视(gaze):来自客户,来自经纪人,来自试镜路上的路人,来自试镜现场的陌生人,来自其他模特……来自男人的,也来自女人的。Mears感受到的是活在生活聚光灯下的模特生活。每时每刻她都感受到凝视对自己身体的挑剔。与此同时,成为模特也有积极的一面。模特们在T台上、在聚光灯下可以感受到成功的喜悦,感受到成为注意力焦点的兴奋,感受到对自己个性与身体的自信。在T台上展示自己,这不能被简化为女性的客体化,这也是一群年轻、有活力、自信女性的自我表达。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应该成为女权主义者——女权主义关心男人和女人们的生活体验,承认所有不同体验的价值,而且理解人们可能同时感受到的快感与压迫。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作者:李傻圆编辑:Targaryen美编:黄山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