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辞职:今天是你爸爸,明天是你恩师

马云说:一日为父,终身为师

导语:马老板就要退休去搞教育了,是他心怀大世界,还是别有所图?慈善资本主义在上流社会成为潮流,但我们当真可以相信,慈善能够拯救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吗? 

马云退休“当老师”的计划,已经箭在弦上。

9月10日,阿里巴巴的“传承计划”正式公布:明年的教师节,马云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在教师节这一天,他在信末提到:“我想回归教育”,是的,这位自称被生意耽误了的英语老师,早已多次公开表达他“提前退休”之后将投身教育慈善事业的决心。

图片来源:马云《传承计划》公开信的配图 

很长时间以来,马云不仅被视为中国成功致富的最佳范本之一,在人人淘宝、人手支付宝的这几年,他更是被网友们跪舔,称之为“马云爸爸”。如今,马云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德艺双馨”,“巨富马老板”即将向“慈善马老师”华丽转变,网友们又一次五体投地、赞叹不已:

新浪网友 @用户不存在smile

功成身退,平安着陆,急流勇退,真豪杰也!马云的境界真不是一般暴发户所能比的……

此外,网友们似乎也相信,成功如马云,他不论做什么,都一定行:

新浪网友 @骑驴来看枫景

希望马老师可以颠覆现在畸形的教育行业.

这种对富豪们的称赞在当下并不罕见:资本家们赚取大量财富靠的是自己的努力。不仅如此,品德高尚的他们还“富则兼济天下”,最终将财富回馈于社会。人们相信,当他们涉猎非盈利事业后,必定也会像在商业上一样成功……

事实似乎确实如此——那些人人皆知的大资本家们好像都在做慈善。

刚刚过去的”99公益日”由腾讯发起。马化腾在寄语中表示,腾讯用互联网科技的力量促进了中国公益行业向理性、透明、可持续发展,他打算让99公益日常态化。

在海外,扎克伯格和妻子在2015年建立了陈·扎克伯格慈善倡议机构(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简称CZI),以“促进人类潜能,提倡平等机会”为口号,致力于改进教育、医药,甚至是司法系统;曾连续卫冕世界首富的比尔·盖茨更是建立了全球最负盛名的慈善机构之一。2015年,比尔与美琳达·盖茨基金会的资金规模直逼400亿美元,其中还不包括已经捐赠出去的370亿。

资本家们摇身一变,成了最令人感动的大善人,被人们视作解决社会问题不可或缺的主体之一。这一现象被称为“慈善资本主义”。 然而,富可敌国的生意人争相做起了慈善,真的只是因为他们道德高尚、修为不浅吗?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千金散尽?不,只是换个玩法

别以为商人只有经商才是为了赚钱,其实偶尔做做慈善,能赚得更多。

在一些大企业主导的公益项目背后,常常是商业利益的考量。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米尔顿·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早在四十年前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企业唯一不变的社会责任是:“使用自身的资源,从事以提升获利为目标的各种活动,尽可能为股东赚进越多钱越好。”企业做慈善,是面向公众打造美好的企业形象的重要一步。积极拥护这些道德理想,对于企业而言,就能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毕竟“道德”二字,真的很好卖!

2014年,知名资讯与监测公司尼尔森公司的一份报告表明:在全球范围内,企业社会责任对消费者们的购买决策的影响日益加大。其中,69%的中国受访者表示更愿意购买具有环保意识行为和富有社会责任的企业的产品,在过去的六个月中其购买过此类企业的产品或是服务的比率为60%。顾客既然买单,商人们何乐而不为?在该报告发布的次年,马化腾即带领腾讯创立了“99公益日”,在今年的“99公益日”寄语中,他明确表明,腾讯将公益和科技相结合,是为了向“受人尊敬”更进一步。而多名公益界资深人士则向土逗指出,类似于“99公益日”这样的项目,看似是公益募捐,但更大作用在于腾讯对企业自身的品牌营销。

除此之外,一些大规模的慈善,实际上是资本向政府索取特权的筹码。例如成立于1884年香港殖民时期、最初由商业巨子和马术爱好者创立的香港马会,如今已是香港最大的慈善公益资助机构。从1952年开始,它由香港政府批准,得以独家经营博彩,负责提供赛马运动、体育运动及博彩娱乐。但政府赋予马会垄断权的条件是其下属的慈善机构必须将部分利润捐赠给公益事业。换句话说,香港马会正是利用了慈善捐赠,换取了其博彩生意在香港的合法性和垄断权。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得益于垄断特权,马会收入丰厚。截至2017年6月,香港马会的收入接近340亿港元(合43亿美元),可是,它在慈善回馈上却偷偷大打折扣:据《金融时报》今年的报道,去年马会在年度业绩新闻稿中写明:马会“分配”给慈善组织和社区项目的“慈善捐赠总额”为76亿港元。而根据马会慈善信托基金(Jockey Club Charities Trust)的年度报告,其年度实际捐赠金额仅为20亿港元。《金融时报》评论,马会之所以夸大慈善宣传,正是为了证明其博彩垄断地位的合理性。而且,马会“只是用钱来做一些表面功夫,提升他们的形象。”一位40多岁的香港前警察说,“慈善基金掩盖了赌博的危害……这座城市里很多家庭都被赌博毁了。(马会)是否反思或者关心过那些破碎家庭的需求?”

更不可忽视的是,企业家的慈善已经成为了资本家们谋求政治权力的手段。在《捐赠者:财富、权利及新镀金时代的慈善》(The Givers: Wealth, Power, and Philanthropy in a New Gilded Age)一书中,媒体人卡拉翰曾指出:“上层富人通过大规模的捐赠来增强在相关领域的影响力,即使他们在这些领域的影响力已经过盛。情况越来越糟糕……”

为了充分施加这种影响力,很多富人都在政府职能收缩时“挺身而出”。这时,慈善资金成为了政府职能的补充或替代品。这也就意味着捐赠者能够决定研究什么问题、邀请哪些学派,以及哪些议案可以付诸投票表决等等。“在政府削减开支的时候,能有这些新的捐赠当然是好事情”,卡拉翰说,“但是换个角度来看,金钱毫无疑问也意味着权力和影响力。”如今,打着“履行社会责任的旗号”,企业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了全球范围内解决社会问题的政治过程中,这也让历史上国家和企业之间的分割,变得日益模糊。

如此看来,我们确实把慈善理解得太简单了——做慈善对资本家而言,不是一个单纯的公益行动,而往往有着更深的谋划、考量与交换。慈善事业不仅仅会给资本家本身带来好处,它更有助于使资本主义合法化,并使资本主义越来越深入到社会、文化和政治活动的所有领域。

很少有人追问,善款是不是生于黑心钱

有人说,这些富人做慈善,总比不做好吧?但很少有人追问,这些用于慈善的钱是怎么赚来的。

让我们把视线移向美国,美国在慈善领域有着悠久的历史和较为成熟的制度,但仍旧问题重重。

早在1889年,当时美国最有钱的人安德鲁·卡内基发表了一篇论述财富的文章,也就是后来人们熟知的《财富准则》。他在文中声称:

“富人完成了财富积累之后,留给子嗣是不明智的,散财给穷人也是个坏主意,因为施舍并不能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是捐赠给专业机构,去帮助那些渴望自强的人……富人应该把自己看作穷兄弟们的受托人和代理人,把自己的智慧、经验和管理能力服务于他们。”

钢铁大王卡内基 

图片来源:网络 

基于这种理念,卡内基捐赠资金建立了卡内基音乐厅、卡内基基金会、卡内基理工学院以及多达2500所图书馆等等设施或项目。

然而,就在写完《财富准则》之后的第三年,作为钢铁大亨的卡内基决定解散他拥有的钢铁厂(Homestead Steel)的工会,并在新的劳动合同中减少了工人35%的薪酬。持有反对意见的工人将被扫地出门。为了维持工厂的秩序,卡内基钢铁公司还雇佣了私人打手,在后续的劳资冲突中,至少有16名工人被打死。

这起罢工案件的发生与卡内基塑造的自我形象形成了强烈的冲突,也引来了广泛的批评之声,“一个老板怎么能在无情剥削自己员工的同时,还声称自己是劳务大众的资助人!?”

一百多年过去了,这个矛盾并没有得到解决。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富人: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迈克尔·布隆伯格、拉里·艾莉森等,他们所签署的《捐赠誓言》本质上而言是《财富准则》的延续。但这些富豪们的全球公司却正在靠着越来越庞大的外包服务,靠着剥削外国劳动者不停地壮大。

而“马云爸爸”麾下的阿里巴巴也不是善茬儿:2014年,网上曝出阿里巴巴一工作6年的怀孕员工因子宫大出血死亡。其家属认为导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是超负荷工作引发的过劳死,称该孕妇“凌晨12点还在为请孕假做交接工作”;2016年“双十一”前,阿里巴巴员工发布长文称,自己因连续上12天班,压力较大,在与同事沟通中发生冲突,导致情绪失控并被送进医院,被诊断为中度抑郁症,而阿里巴巴连120急救车的费用都拒不报销;2016年“双十一”期间,广州一职校学生被要求停课半月去阿里巴巴的物流公司拣包裹,每天工作8-10小时,否则得不到学分,不能毕业,阿里和该职校之间的暧昧关系引人揣测……这些“劣迹”,让对外放话“我们第一的产品是我们的员工”和热爱教育事业的马云情何以堪?

阿里双11前夕晒3000床被子供员工通宵工作时休息。

图片来源:网络 

记者阿南德·基立德哈拉达斯(Anand Giridharadas)曾在《赢家通吃:精英阶层改变世界的小把戏》一书中指出:赢家们都有个特点,他们都渴望成功和优秀,但是却并未深究他(她)们之所以成功的原因。

正因为如此,我们容易看到富人们的成功故事以及他们“散财”时的“感人气魄”和“动人瞬间”,却难以洞察到财富集聚过程中可能制造的罪恶和肮脏的东西。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资本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的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资本魔幻的地方恰恰在于,它是没有国界也没有道德属性的,无论多么肮脏的钱,都可以摇身一变,变成慈善善款,为资本家披上圣徒的袈裟。

慈善和社会责任:企业的“遮羞布”

“黑心钱”是赚到手了,如何“洗白”是关键。如今,除了资本大鳄们,越来越多的资本家甚至中小企业也开始投入到慈善的行动中,争相追求所谓“企业道德”:越来越多的产品上印着“公平贸易基金会”、“雨林联盟”、“森林管理委员会”等道德认证商标;各企业纷纷成立慈善基金会,举办各类公益活动。

但高调的慈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如意算盘”呢?

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跨国企业的“血汗工厂”被不断曝光,各国均开始讨论企业社会责任问题。到了90年代中期,企业社会责任运动逐渐形成。许多跨国企业如Nike(耐克)、Adidas(阿迪达斯)、沃尔玛、麦当劳等为了避免品牌形象受影响,纷纷“主动”加入这一运动。

图片来源:网络 

最初,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是颇不情愿的,多数企业是受到社会运动的倒逼后才不得不采取拿出资金,改善工人待遇、生产流程等等。例如,1991年,levis公司在亚洲雇佣低龄女工的行为被曝光,受到社会指责。为了维护企业形象,其社会责任守则和社会责任审核体系才得以建立。

而在企业社会责任运动逐渐发展的过程中,跨国公司逐渐认识到企业要树立良好的品牌形象和社会形象,才能更多地赢得顾客的青睐和消费者的满意,从而长期追求利润最大化。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对于他们来说,不失为一个成熟的自我包装的机制。但虚伪的企业道德就像一张纸,糊在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这块龟裂的土地上。跨国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从未停止过不负责任的破坏、压榨和剥削。

 

  • 麦当劳在销售“雨林联盟”认证咖啡的同时被指控从事许多伤害雨林、虐待动物的活动;同时麦当劳一边成立麦当劳儿童基金会,一边受到剥削劳工与儿童的指控,更被揭发违反劳动法,员工薪资严重低于法定标准。
  • 星巴克经常满口“生态永续”、“公平贸易”,但事实上公平贸易咖啡产品只占其咖啡产品的三成不到,其自行设立的内部采购标准更与公平贸易标签要求相去甚远;同时星巴克藉由压榨咖啡农、控制咖啡专利权,从中获取不正当的高额利润,更有多次恶意辞退工会领袖及参与争取权益的员工。
  • 三星也被美国人权组织“中国劳工观察”指控其在中国的工厂和外部供货商存在系统性违法行为,包括有两家外部工厂使用童工。

 

这些企业通过高调的慈善来打造自己“承担社会责任”的形象,但其实是藉此分散人们的注意力,从而忽略其对劳工剥削压榨、对环境污染破坏的事实。摆出承担社会责任和做慈善的美好形象,企业所赚的“黑心钱”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被“洗白”。

企业做慈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回避问题

马云爸爸们无疑展露出了一种“迷人”的“企业家气质”,但这种气质实际上转移了人们对当下经济和社会实质缺陷的注意。

很多情况下,企业通过高调的慈善事业来掩盖剥削劳工的事实。与真正增加员工福利、减少劳工剥削相比,五花八门的慈善捐款代价显然要小得多。由此,企业社会责任越来越成为了企业的一个道德掩护,也成为了企业大佬们的必备个性特征——企业大佬常常西装革履地公开参与慈善事业,对企业进行形象打造,似乎企业领导做好事,也就意味着其公司的良善。但讽刺的是,资本家们高调的善行,似乎正在让公众忽视甚至原谅了他们暗中进行的剥削和破坏性行动,打个比方:资本家们因为向山区的孩子献了一次爱心,似乎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往河流里面倒污水了。

图片来源:新浪新闻 

慈善也绝不仅仅是企业“遮羞布”,而且还能让企业获得更多的社会支持和政治资源,对企业来说可谓一举三得。富豪们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决定了资本家的慈善不会触及那些真正影响他们利益的社会问题,就算慈善事业可以改变小部分人的命运,但绝不会真正推动经济的进步与政治的民主。亿万富翁通过公益支持公共事业实际上是所谓“慈善资本主义”的一部分,它的要旨不在于改变社会,而是正如社会学家林赛·麦高伊(Linsey McGoey)所解释的那样,以一种“开放性”,“有意地破坏了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之间的区别,以证明日益集中的私人财富是正当的。”如此而来,经由慈善的一系列操作,财富分配的机制被牢牢地掌握在富人的手中,并最终使他们受益。“慈善资本主义”的关键不在于慈善,而在于资本主义,它以道德之名,维护着少数富人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秩序。只要这样的秩序依旧存在,严重不平等的世界注定无法被“慈善”救赎。

声称要做教育慈善的马云,曾把“每年两千万新生儿童的脑袋”比作“真正的金矿”、“最大的机遇”,退休后,马老师会如何玩转教育事业呢?

参考文献

[1] 观察者网:阿拉纳·塞缪尔斯:现代美国慈善事业存在的问题。https://www.guancha.cn/AlanaSemuels/2017_04_27_405610_s.shtml

[2]《热心捐赠的富人,正加剧这个世界的不公》,JIC编译自纽约客文章:Shaking the Foundations. Gospels of Giving for the New Gilded Age,Are today’s donor classes solving problems—or creating new ones?

[3]《打着慈善的名号,扎克伯格等富豪们正在疯狂赚钱》,36氪编译自卫报。https://36kr.com/p/5139328.html

[4]《香港马会的慈善捐赠之道》,FT中文网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林深  子衿

编辑:苏胡思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