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公益日,不要只捐钱给颜值高的项目

文末有彩蛋!

编者按:又一年99公益日,朋友圈里被各种公益项目覆盖。然而今年又格外不同,一个月前雷闯、邓飞等一批曾经的公益圈红人,被一个个性侵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指认,公益圈面对飓风巨浪。99公益日,是互联网+时代公益的大转型,不少营销手段开始在公益圈泛滥开。但配捐却是实打实的,资本毁了公益,但资本给的糖也别不要,我们就是喜欢拿着资本的钱反资本的样子。

一个公益看脸时代的到来 

三年前的2015年,腾讯发起了一个号称中国史上首个全民公益日的“99公益日”,9月9日,这个同样是毛泽东逝世纪念日的日子被命名为“99公益日”。这是一个“互联网+公益”的标志性起点,也标志着中国公益已经从“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公益深耕时代,走向了一个主要精力集中于项目营销和追求短平快的公益看脸时代。

三年来,“互联网+公益”就像一个全民公益的造梦者。如同当年火热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互联网+经济”,人人都憧憬着“互联网+”能够带着人们走出自2012年来GDP持续下滑的三年经济“新常态”,走向一个从经济,到社会的复兴。如今,站在2018,回望三年前的2015,似乎那是一个满是希望,个个满血复活,觉得人人都有机会的年头,人人都能在“互联网+”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三年后,“互联网+经济”崩溃,中国经济由虚向虚,由内虚向外虚,好日子并没来到,人们生活愈加艰难,倒是那些互联网寡头资本赚得盆满钵溢。

回首“互联网+公益”呢?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全民公益”造就了一个个基于网络的“公益网红”和“公益网红项目”。有着媒体和商业策划从业经历的公益人成为这个公益看脸时代最大的赢家,著名的有邓飞和他发起的“免费午餐”计划、冯永锋和他的“自然大学”系、苗世明和他的“小朋友画廊”,等等。仅2015“全民公益日”首年,“免费午餐”计划依托腾讯、阿里巴巴、京东、新浪等互联网平台,就众筹了4700万元。

而有些项目可能连获得营销的机会都没有。

一场全民“立牌坊”的资本游戏 

“99公益日”,让我们看到了公益的野性,大家撒开丫子、绞尽脑汁、杀尽朋友圈去抢钱,甚至能够看到有的圈内“朋友”,三年了,也只是在每年“99公益日”这三天与我们发生朋友关系。而各种市场资本也在这期间用它们资本体量小比例的配捐获得更大的传播效应。在这场狂欢中,公益组织、公益人的目标只有一个:钱,更多的钱。为了达到目标,公益实现了三步走:消费弱者、兜售情怀、傍个大腿。

99公益日改变了中国的公益形态,这是业内都认可的事实。

在这种氛围和趋势的影响与带动下,2017年11月下旬在成都召开的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吸引了571个公益组织近千人参会,聚焦的主题就是传播与筹款。尽管在同一时期,正在发生北京的事件和“红黄蓝”事件,但这样的典型社会问题在这场声势浩大的“骡马大会”上既无人提起,也乏人问津。

消费弱者、兜售情怀都懒得做了,人们干脆三步变一步,直奔主题——傍个大腿。论坛上人们关心的只是如何找到一个好的买主,把自己卖个好价钱。那些无穷的远方和无穷的人,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不管怎么样,毕竟公益的热度炒上来了。

根据腾讯的官方显示,2017年9月7日到9日期间,腾讯公益平台共动员1268万人次主动捐出8.299亿元善款,为6466个公益项目贡献出力量。相比2016年同期的677万人次捐赠,2017年的网友捐款金额达到去年的2.72倍,参与人次达到2016年的1.87倍。

我很怀疑这种所谓“主动”的程度有多大?有多少人是真正为项目所感动和吸引?至少去年,作为一个在公益行业有着十五年工龄的人,我在短短三天时间里就被“劝捐”出去了一个月的工资。

从三年前的“99公益日”肇始,筹款就已成了公益组织存在的核心价值和最重要的工作内容。每年“99公益日”开始前的三个月,人们就开始忙着准备了,诳生也好,杀熟也罢,甚至自掏腰包分发给亲友帮忙套捐,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从“企鹅”身上多薅几根毛下来。“企鹅”也不是吃素的,每年都玩一个新花样,你想耍它,它却把你涮得溜够。这是全民公益吗?到底有多少人主动自觉地参与其中?那些扎根边远地区默默耕耘的公益组织,因为所面对的是最底层的民众,这些地区没有网络信号、穷困的百姓没有智能机、没有微信支付功能,又有多少优秀的公益项目没有办法被人认识?

“99公益日”不仅是一场盛大的营销活动,更是互联网大资本对公益的成功绑架!它试图让人们忘却它过往那些“404”封杀言论自由的行径,并利用这样的配捐狂欢为自己立个好看点的牌坊。而且,还有数千家公益组织挤破头一起卷入这场近乎“群氓主义”的立牌坊游戏中,在势利中丢失公益应有的身份。

公益,为了公共利益 

2018年,随着一些网红和网红项目不断被爆出丑闻,以及越来越多的公益项目由虚向虚,由内虚向外虚,这座用三年时间立起的牌坊开始有点歪了。如果不出所料,2018年“99公益日”将是一个转折点,它将终结腾讯公益平台捐款人次和捐款金额快速上升的趋势。

有人开始冷静了下来,重新思考什么叫公益?什么叫全民公益?

每年3月5日的学雷锋日算全民公益吗?每年3月12日的植树节算全民公益吗?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后,以平民为主要捐赠群体的捐赠行动,仅仅两个月就捐款585.93亿元,而且还出现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众自发自觉的救援行动,这算全民公益吗?

公益的原初,是为了公共利益。最好的参照体系就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17项目标。简约化之,公益至少包含三要素:民众的积极组织与行动、行动会增进人的权利与福祉,并促进成社会的积极改变。就这点而言,2008年不仅是“NGO元年”,更是全民公益年。

2008年后,公益组织呈现增长的井喷状态。但“NGO元年”后,与数量日增的公益组织反向行进的却是公益组织离“公益”二字越来越远了,公益组织自身逐渐蜕变为一个自我牟利的利益小团体。如果我们翻阅《南风窗》15年以来每年评选的“年度公益人物”活动,我们会发现十年之前,那时虽然公益组织数量不及现在的十分之一,但每年几乎都有半数公益组织和公益人物入选《南风窗》“年度公益人物”。而反观最近三年,2015年,只有两家志愿者组织入选,2016年没有一位公益人或公益组织入选,2017年只有一位全职公益人入选。而这三年恰恰是中国社会剧烈变化、多年积弊集中爆发的三年:儿童权益、环境保护、劳工权益、妇女权益、民族问题、住房问题、健康问题、养老问题、教育问题、食品安全等等,一切社会民生的方方面面,都变得比以往问题更加突出,但公益组织却离此越来越远。

公益圈子热闹的背后,是公益组织、公益人逐渐脱离“公益”的过程。“公益”失去的不止是这三年。

回首十年前的我们,与现在做个比照。再问问自己,为何选择公益?公益组织与媒体的联合是为了什么?公益组织与政府的关系是“伙伴关系”?“伙计关系”?还是其他?

在这种检视中,如果公益不能促成改变,性侵仍在发生,环境依旧恶化,情怀仍在被到处兜售,弱者仍被消费,边缘族群依旧生活艰难,公益人还在围着资方的指挥棒打转转。那么,这种资方与被资助方的利益共谋,与皇帝的新装又有何不同呢?

但是,纵使如此,配捐的钱却是实打实的。因此我们今天特意筛选出了这些公益项目——论宣传、营销,这些项目或许不是最好的,甚至在这方面绞尽脑汁也力不从心。但论起面向工人、农民、性少数群体等的实务工作,这些项目绝对经得起考验、对得起服务对象和捐赠支持者们。既然腾讯真的要摆出支持公益的模样,我们也要努把力,让真正值得你爱的机构,展现在你面前。

支持行动者的正确姿势:

1、在以下项目中选择你感兴趣的,扫描二维码,了解项目详情并捐款;

2、9月7日-9日上午9:00以后开始捐款,腾讯乐捐平台采取1 : 1:X的配捐模式,即你捐1元,公募基金会拉动的企业配捐1元,腾讯基金会随机配捐X元(数额随机);

3、你可以选择一个或多个项目,发起“一起捐”,设定一个小目标(如:500元),让亲朋好友一起来完成这个目标。

99攻略,一般人我不告诉TA:企业配捐在往年通常会在上午9:00以后的30分钟内抢完!

工伤工友要自立 

【东莞同耕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用戏剧增能工伤工友康复

我们早已习惯产品带来的便利,却很少想到背后默默付出的工人。为了制造一件产品,工人因为机器故障等多种原因身陷工伤事故,甚至失去劳动的手指,甚至是遭遇职业病而失去生命…工伤不仅给农民工带来了巨大的身体功能性障碍和心理压力,还使伤残农民工面临生存发展的诸多风险。

为进一步推动工伤职工康复服务,本项目拟集合社会大众力量,通过社工个案、小组、活动中贯穿应用戏剧手法,协助工友走出工伤心理阴影困境,促进工伤职工的社会康复。

【佛山顺德乐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为工伤工友提供法律和心理援助

每一个工伤都应该被看见,每一个工伤者的权益都应该得到保障,每一次工伤的发生都应该被重视。在本项目中,我们的社工会走进外科医院探望受伤工友,开展心理辅导、工伤法律宣讲、分享受伤故事、鼓励工伤者从受伤阴影中站起来。

妇女能顶半边天 

【绿色蔷薇女工服务中心】

帮助女工用艺术的方式反家暴

流动工人背井离乡来到城市工作,由于缺少原有社会支持,且无法享受相应城市待遇,家庭暴力问题在流动工人群体,尤其是流动女性中更突出。在深圳,许多流动妈妈被迫做全职妈妈,或边打零工边带孩子。同时,她们中的大部份还要承担家务,个人时间、空间严重缺乏,并面临着工作、生活、健康、教育等多重问题。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和关注家暴,并可以加入反家暴行动,我们发起“我的身体会说话”项目,希望通过艺术的方式表达家暴对女工的上海,呼吁更多人一起制止家暴。

【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

支持半乡学堂,共创妇女儿童友好乡村

在这个世界上有超过一半的贫困农村妇女缺乏基本读写能力;在与网络隔绝的39亿人口中,更缺乏教育的多是农村妇女和儿童。我们相信,乡村姐妹是一个具有潜力的群体,她们有潜力改变自己的生活,有潜力实现自我成长,更能共创妇女儿童友好乡村!

我们发起的“半乡学堂”项目,旨在发掘有潜力的妇女骨干,通过为乡村妇女自组织提供资金支持和培训,让乡村姐妹自主打造乡村公共空间以开展妇女能力建设活动及社区公共活动,形成乡村自组织网络,联动发展活化乡村。

乡村振兴齐出力

【广东绿耕社会工作发展中心】

传承一个村的侗族文化,重建一群人的自信生活

湖南省怀化市通道侗族自治县洞雷村是一个有600年历史的传统侗寨,蕴含丰富的侗文化资源,但这几年,侗族传统文化却慢慢丢了。随着村里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外出务工,家里主要留下老人和儿童,洞雷面临着少数民族地区特有的文化传承困境。

我们将主要在洞雷大团寨开展口述村史、侗戏排演及拍摄等系列活动,培育文化传承小组,激发村民对优秀传统文化的认同感,提升村民对村庄的归属感,倡导村民做村庄侗文化的传承者。

【北京共仁公益基金会】

助力青年学子爱故乡

作为当代乡村建设的开端,大学生支农调研运动十八年来,全国范围内已有二十余万名大学生支农志愿者,走出象牙塔,走向泥巴墙。他们俯身大地,用自己的行动在理解和推动社会的发展。无论是简单的下乡支教调研,乡村社会体验,还是推动农民组织化建设,探索生态农业发展,倡导青年返乡,他们都在服务农民、反思自我中创造属于自己的文化价值和生存方式。

我们希望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延续过往经验,不断开拓创新,通过走访高校涉农社团、举办全国大学生支农调研交流会、推动暑期专题调研、倡导“回乡过有意思新年”活动、青年培养工作研讨会等形式助力青年学子走向广袤的乡土大地,探寻个体的生命价值与意义,培养丰富多元的“一懂两爱”人才。

多元的世界,多元的活法,多元的声音 

【北京同志中心】

让性少数群体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北京同志中心是一家公益性非营利组织,致力于促进同志运动和多元文化的发展,提高LGBT群体的自我认同水平,反对基于性别认同和性倾向的歧视,并倡导社会的包容与平等。

本项目利用心理学专业和社会工作的方法为性少数群体进行服务。我们将持续开展心理教育,心理咨询,团体小组、导师陪伴等不同方式的服务,提升受助对象的心理健康水平,并帮助他们建立良好的社会支持系统 。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闲置物品捐赠义卖+公益沙龙分享+垃圾分类!周末双集助力99公益日!

无论是贫困地区的教育问题,还是留守儿童的保护,无论是江河湖泊的污染还是珍稀物种保护……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公和歧视,有哀伤和不幸,都需要有人去争取,去发声,去慰藉!

也许我们没有能力去解决这所有的矛盾,但是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方式去支持那些为所有不公和不幸发声的公益人。

【NGOCN】

用写作和影像,关注公共议题和弱势群体

我们正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资讯和议题从来不缺,缺的是经过深耕的内容和具有人文关怀的切入点。如果你渴望没有套路的文字,如果你追求深度阅读,请支持我们,纪录下有公共价值的议题,留下边缘群体的生命故事,也为你自身,获取到有意义的、真正想要的好作品。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李大君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