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降级后的我,已经吃不起大猪蹄子了 | 土逗TV

买到昏天暗地,丧到世界末日

视频链接 : https://v.qq.com/x/page/j0769lb8kgf.html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每次多加一次班,都要说声干巴爹。老板老板看看我,我的补贴在哪里。发财,我要发财,我要变成小富婆~”

“转发这条超越妹妹锦鲤,你的工资下个月就会猛涨几倍。”

“转发这条微博,下一个暴富的人就是你”

转运微博、暴富微博、祈愿微博……单一条的微博转发量高达几万次,人们图一个好玩有趣,但背后却是TA们对于财富神迹的渴望。

生活在这个高消费、高物价、高欲求的社会,年轻人们身上压着三座大山(房子、教育、医疗),TA们已经无法肆意妄为地通过“买买买”来安慰自己,更无法缓解社会带给他们的压力和焦虑。

迈入社会需要租房,迈入婚姻需要买房,生了小孩需要学区房。房房房,年轻人真的很仿徨。

我左脑偏头疼右脑敲警钟,我上班很积极管他感冒热伤风,不发工资我快要抑郁症。病病病,老板问我工作行不行。

早教班午托班晚教班,我的小孩在加班,琴棋书画朋克摇滚,我的小孩十全十美,可惜有人天生起跑在终点。学学学,小孩累到癫狂吐血。

泡沫一般美丽又玄幻的房价,你挣钱涨工资的速度赶不上它起飞,为了买房大计,一个字:省。

于是乎,曾经热爱血拼、买包买衫毫不手软的年轻人们,也成了讲究物美价廉,货比三家的贤惠代表;“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代价太高,不如让我在家刷剧假装浪漫旅行。美食发烧友们也不会穿街走巷去寻找精致食品了,而是在菜市场和阿婆们大喊:“便宜我一块钱得不咯!隔壁家比你便宜还送一把葱!”

年轻人们发现,一波猛烈的消费降级之后,钱是省下来了,也不用再为月底的信用卡和花呗发愁了。可是,心里突然空落落der。拆快递的快感没有了,穿上新裙子的自我满足感也没有了。周末没有和朋友去逛逛街喝喝酒,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自己,好寂寞。

狂热的消费主义冷却后,随即而来的“丧”文化席卷了年轻人们的世界。社交网络上层出不穷的冷言冷语,人们自哀自怨到了一个巅峰,每个人都在失落和难过,却寻觅不到这窒息气氛的源头在哪里。人人自危,人人都不想活到30岁。

是否我们的精神空虚只能由源源不断的物质来满足呢?答案恐怕是:“Nonono”。在消费主义提供的幻觉即将破灭之际,我们该如何重新想象自己的社会角色?当物欲已经不能够填充生活,我们又该如何寻找新的依靠?

在新一期土逗TV里,小土逗陪你聊一聊,给你支支招。消费可以降级,但是自我思考和自我成长可是要升级的哟!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文案:煲仔曼

原脚本:苏胡 沙捞越

动画/旁白:阿永

土哥逗妹设计:发条

BGM : Happy Whistling Ukulele-Rafael Krux 

美编 : 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