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危机,从何而来?

外强中干,必亡

导语:几日之内,土耳其的里拉可谓一落千丈。百姓的存款眼见就要变成废纸,一肚子的苦水不知能流往何处。虽然看起来,土耳其是受特朗普所害,然而本身畸形的经济结构是更为重要的原因。土耳其的经历,能给我们多少启示呢?

土耳其崩了。

近半年多以来,里拉一直风雨飘摇,价值不稳。而上周五一天,里拉兑美元汇率跌超18%,收于每美元兑6.43里拉。今年以来,里拉兑美元累计贬值超过了40%。

奢侈品海淘迷们乐疯了,此时去土耳其买买买,比半折还便宜;但同时,土耳其百姓可能已痛苦至极。毕生的存款变成废纸,辛苦一世,如今却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证了。

曾经的“浪漫土耳其”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在与华盛顿发生外交争吵之后,今天土耳其里拉的暴跌仍在继续。(图:路透社)

特朗普的锅?

土耳其身为“展望五国”和G20成员,经济总量排世界第十七位,经济曾经十分风光。但近期土耳其经济却出现“崩盘”迹象: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土耳其钢铝产品加征关税,土耳其金融市场应声崩盘,土耳里拉贬值幅度高达45%。过去10年来,土耳其GDP增速基本保持在10%以上增长,有时保持在15-20%增长。2018年一季度GDP增长速度约为22%。为何现在却突然陷入危机?

表面看,这是国际上强势美元趋势导致土耳其外汇流失所致,但外因总要通过内因起作用,土耳其经济看似繁荣,实则早已暗藏危机,存在高外负债率、高逆差率、高失业率、高通胀率的“四高”问题。

• 高外债占比,今年一季度外债占GDP比重达52.9%;

• 高逆差,已占当年GDP6.5%;

• 高通胀,CPI同比增速连续11月达到10%以上,6月该国CPI为15.39%,关系民生的土豆、洋葱价格更是直接翻番,导致土豆、洋葱价格成为土耳其大选的重要议题。

• 高失业率,近两年来土耳其青年失业率一直在18%以上。

埃尔多安的新自由主义政策

从深层看,土耳其经济发展到这种程度,与土耳其长期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尤其是推行私有化政策的必然结果。20世纪80年代,主张自由放任和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风靡全球。当时,英国撒切尔政府、美国里根政府均大力推行私有化,减少政府干预,西欧国家还将引入市场改革作为入盟必要条件。受此思潮冲击,土耳其成为最早一批实施新自由主义的国家。从2001年开始,尤其2002年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发展党(AKP)上台执政后,土耳其私有化进程明显加快。2003年5月18日,埃尔多安政府启动“土耳其私有化战略”,将几乎所有剩下的国有资产都列入私有化或拍卖行列。

表面看,大规模私有化给土耳其带来不少“改革红利”:从2002年正义发展党上台到2011年,土耳其GDP年均增长5.2%,高于1990—2000年的4.3%,以及1980—1990年的4.6%。按GDP计算,土耳其已成为世界第17大经济体。然而,透过现象看本质发现,土耳其经济私有化释放的红利短暂而有限,由此带来的问题则深重而复杂。

饮鸩止渴的私有化

首先,私有化并未提高经济效率,反使国家发展潜力被提前透支。从实际效果看,土耳其全面私有化并未使企业经济效益根本好转。“许多经济学家希望基础设施私有化会对经济产生积极影响。但在多数情况下,这些企业变得更加低效。由于缺乏投资和未能更新设备,这些转型后的基础设施部门非但没有产生积极的外部效应,反而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

埃尔多安的受欢迎程度与该国的经济繁荣密切相关(图:GETTY)

在私有化后,土耳其制造业部门的技术效率反而呈现下降趋势。当前土耳其的经济增长,主要是依靠廉价劳动力、投机资本流入、高额外贸赤字、高估土耳其里拉币值。相较于GDP的数字增长,民众富裕程度却达到最低水平。据《中东季刊》统计,土耳其大约40%的人口每月收入低于773里拉(415-419美元)的最低工资,年轻人失业率达18%(一说22%)。在伊斯坦布尔、安卡拉、伊兹密尔等城市,60%的人口生活在棚户区。在土耳其GDP等经济指标表面风光无限,背后则是暗流汹涌,危机重重。这种建立在沙滩上的虚假繁荣,并不具有可持续性。土耳其即使不遭遇全球经济萧条,迟早也会自己爆发危机。土耳其下一轮危机,不是“是否”爆发的问题,而是“何时”爆发的问题。

用这种“杀鸡取卵”、“崽卖爷田”的方式谋求“改革红利”,虽可暂时满足政府和民众的眼前需求,却牺牲了国家长远发展的潜力。土耳其非但未能跻身发达国家行列,反而同墨西哥、印度、智利、印尼等国一样,日趋被固定在提供廉价劳动力的中低端位置,距离富强之路越来越远。

其次,日渐丧失经济主权,在国际经济体系中深陷“依附性陷阱”。欧美在国际上提倡新自由主义和自由竞争,很大原因是他们的民间资本力量已发展上百年,实力强大到足以从落后国家汲取更多财富和资源。而发展中国家的民族资本力量远逊欧美,这些国家政府过早放任自由竞争,往往不会有好下场。 土耳其新自由主义政策就面临这种困境。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土耳其充其量算个“半边缘国家”,无论资金、技术、品牌乃至组织管理水平,均无法与欧美发达国家差距甚大。土耳其相对落后的产业结构,决定了其私有化和自由开放政策,很容易变成国际大资本对其国内幼稚产业的扫荡式摧毁。

从实践来看,私有化使土耳其日益丧失经济主权,在国际经济体系中日益陷入“依附性陷阱”。一是越来越的本土行业被外资掌控。由于土耳其国内有实力的大资本有限,因此该国大部分私有化项目,需要依靠吸引外资完成。2001年土耳其加大私有化力度后,境外资本从2002年开始大举涌入。

失去了经济主权,人民只能任人宰割

由于土耳其经济与国际经济体系捆绑紧密,而且被固定在世界产业链的中低端,因此其整个经济十分脆弱,发达经济体稍有风吹草动,土耳其便会出现巨大波动乃至经济危机。

1994年,土耳其爆发奉行新自由主义后首次经济危机,GDP下降6%;

1999年到2001年,土耳其又接连发生两次经济危机,数百亿美元外流,各大股市交易指数暴跌,经济濒临崩溃;

2008-2009年,土耳其再次爆发经济危机,经济受损程度远比其他新兴国家深重;

2011年土耳其经济增速超过8%,但2012年增长率仅有2.2%。

里拉迅速下跌,让老百姓陷入困苦(图:City.M)

每次发生危机后,土耳其政府不得不求助IMF、世界银行、欧盟等国际机构,而这些西方机构为土耳其提供资金援助,条件就是进一步加大开放自由化和私有化力度。这种“不良嗜好”使土耳其日益陷入恶性循环:私有化和自由市场导致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负债增加——为偿还外债,不得不变卖更多企业——由此导致土耳其危机更加严重。

当分析起土耳其的这次危机,许多人都会把它和特朗普最近的贸易保护政策关联起来,加之土耳其在“向东看”“向西看”的外交政策中左右摇摆,更加震怒特朗普,加重了火药味。然而,如果真正能够有独立自主稳健发展的本国经济,而不是单纯以依赖外来经济得以生存,又怎么会担心贸易战呢?敢于和大国叫板,看的不仅是有多少外汇储备,更重要的是经济主权,是国家对经济,到底能有多少掌控力。

作者单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作者:田文林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