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问题,这三个问题不能跟着自媒体带的节奏跑

有清晰认识才能有真正的批判

导语:长生疫苗,一天内刷爆朋友圈。然而,动辄几亿的销售费用真的让销售人员拿到了吗?91.59%的利润率在药企里真的是高的吗?注射进口疫苗真的就安全吗?对于关乎生命的疫苗,其商品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特别让人愤怒。但只有在清晰认识他们生产和销售流程,才能更好地做出理性批判。

长生生物近期卷入疫苗舆论漩涡中,很多自由撰稿人和传统媒体都在跟进,但除去钱权勾结等小道消息,读者印象最深刻的内容却是如下两个:

其一,长生生物2017年销售费用为5.83亿元,销售人员却只有25人。

其二,长生生物2018年一季度毛利率91.59%,比贵州茅台还高。

接下来,我们将详细分析以上描述传递出来的谬误引导,并指我们应该如何精准地批判长生生物。废话不多说,干货直接上。

25人瓜分5.83亿元销售费用?

某自媒体如是说:

“长生生物2017年销售费用为5.83亿元,也就是说25个销售人员每人的销售费用是2330万元,是康泰生物的4倍,是成大生物的47倍。我就是租了个摊位卖煎饼的。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我是一点都看不懂的。对了,城管来了,我要去搞好下关系去了。”

然而,销售费用5.83亿元难道都给这25个销售人员了吗?事实上,不同药企有不同的销售模式,而销售费用也有很多组成部分。接下来,我们可以看看长生生物的销售费用都有哪些:

可见,职工薪酬方面,长生生物销售人员在2016年、2017年仅分别拿走233万元、201万元,分配到22名、25名销售人员身上,每名销售人员在2016年、2017年的薪酬仅有11万元、8万元,薪酬反而有所下降。

事实上,真正值得商榷的是推广服务费用,这部分费用在2016年、2017年分别为2.02亿元、4.42亿元(若算上会议费则有5.15亿元),占当期全部销售费用的87.39%、75.9%。

杜鹏先生曾在“东阳光科关联收购乱象丛生”这篇文章中详细介绍了学术推广费用这一模式的问题所在:

“学术营销模式备受药企青睐,主要是因为处方药必须由医生出具处方,而学术论坛、学术研讨会及交流会则有利于医生准确了解药品适应性和作用机理等,使医生在临床上使用起来更有针对性,故谁能得到手握处方权的医生群体认可,谁就能在处方药市场站稳脚跟。

上世纪80年代末,默沙东、辉瑞等跨国医药企业进入中国带来了诊疗领域比较前沿的新药,但许多医生不会使用,甚至没有听说过。于是,这些跨国药企高薪聘请了大批从事临床医学、药学工作的专业人士,对临床一线的专家、医生进行药品学术推广,这些学术推广者被称为医药代表。

后来,医药代表的性质开始变味,很多药企将医药代表定位为销售人员,而销售人员的工作范畴是维护客户关系、回款、发货等,这就势必要跟钱发生关系,与医院形成买卖关系。

2016年12月24日,CCTV-13播报了《高回扣下的高药价》,剑指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中存在的药品高额回扣问题,国家卫生计生委要求各省深入治理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中的不正之风。

2017年2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文,明确要求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加强对医药代表的管理,医药代表只能从事学术推广、技术咨询等,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其失信行为记入个人信用记录。”

毛利率91.59%太夸张?

某传统媒体如是说:

“在疫苗行业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分别为长生生物、康泰生物、长春高新、双鹭药业、四环生物、安科生物、沃森生物、生物股份、康恩贝、广济药业,对应销售毛利率分别为为91.59%、91.07%、89.37%、85.24%、81.69%、81.00%、78.21%、76.14%、75.26%、69.24%。

此次因狂犬疫苗‘造假’涉事的主角长生生物,以91.59%的毛利率占据行业首位,康泰生物和长春高新紧随其后。从历史数据来看,这三家的销售毛利率均保持在60%以上,并在近三年里逐年上升。我们注意到,2018年一季度,贵州茅台销售毛利率为91.31%,低于长生生物。”

我们且不去说文中所用的数据皆是2018年一季度的数据。单从文章批判药企毛利率过高这一点来看,文章作者对于医药行业知之甚少。

在申万生物制品分类的35家上市公司中,长生生物2017年86.55%的毛利率仅能排在第7名;而行业内毛利率第一名的我武生物(300357.SZ),其毛利率高达96.35%;行业内毛利率处于中位的博雅生物(300294.SZ),其毛利率也有66.37%。

可见,对于生物制品企业而言,高毛利率本就是正常的事情。事实上,长生生物真正值得好好考虑地方是,与其高毛利率不相匹配的研发费用率。

企业在研发无形资产的过程中发生的支出分为研究阶段和开发阶段:对于研究阶段产生的费用进行费用化处理;对于开发阶段发生的费用,在符合相关条件的情况下,允许资本化。

若以研发支出总额来看,长生生物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7.87%,在行业内35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11位。但是,若不考虑资本化研发支出,仅考虑费用化支出,那么长生生物研发费用仅占营业收入的2.76%,仅能排在第29名。

而同行业的沃森生物研发支出、研发费用分别占营业收入的49.87%、14.82%,康泰生物则分别为10.27%、7.3%,均明显高于长生生物。

在国内接种进口疫苗一定安全?

很多人在朋友圈哀叹:“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听从医生朋友的建议,接种进口疫苗了呢!”但是,就算进口疫苗质量过硬,但在国内接种就一定安全吗?

山东疫苗案件是指2016年3月,山东警方破获案值5.7亿元非法疫苗案,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24个省市,疫苗含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彼时的新闻这样介绍:

“犯罪分子庞某卫所贩卖疫苗虽然是正规疫苗生产厂家生产的,但其未按规定进行冷链存储和运输,部分属于临期疫苗,流通过程中存在过期、变质的风险。接种未经2℃-8℃存储冷链运输的疫苗,首要风险是无效免疫,例如狂犬病这类致命性传染病,接种者免疫无效会感染发病死亡。”

可见,疫苗出厂质量只是初始环节,后续的存储和运输也至关重要。即使进口了优质疫苗,假如存储运输环节出现问题,疫苗依然会是失活的、无效的。这也是很多人选择直接去香港接种的原因之一。当然,千里迢迢出境接种疫苗的成本自然不菲,谁才能获益?大家稍微想想就可知。

写到最后,笔者不得不叹息,在如今这个时代,新闻的苟活是一种悲哀:对于自由撰稿人而言,流量达到10万+是最重要的变现条件,小道消息以及情绪操控又是流量达到10万+的重要手段;对于传统媒体而言,社会新闻的难做迫使其不得不将本是社会新闻的一些热点事件披上财经新闻的外皮,但他们并不具备足够的财经知识作为文章内容的支撑。

疫苗事件演变至今,已成为民众多重愤怒下的一次情绪发泄的集中式“狂欢”。持续加强的新闻管制使得自由撰稿人的小道消息以及传统媒体的非理性情绪发泄成为民间获取非官方消息、发泄自身情绪的补充,而这个补充正显得“越发重要”,已是当代国人日常生活中须臾难离的。若说十万加是谋利的表象,那么普遍追求十万加又是何种本质的表象呢?

作者:道然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