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经让无数同性恋生不如死

“我不相信真的有人是同性恋。”

图片来源:hornet.com

摘要:“我不相信,有谁能作为同性恋真正安心地活在这个世上。”这是倡导性取向转换疗法的心理学家Joseph Nicolosi最为著名的一句话。数十年来,无数的同性恋——他们大多数是儿童——被迫到Nicolosi接受治疗,受尽折磨。2017年3月8日,70岁的Joseph Nicolosi因流感去世,不幸的是,对性取向的暴力转换疗法如今依然盛行,他的遗产并没有随他一同灰飞烟灭。

“我不相信真的有人是同性恋,”2012年,Joseph Nicolosi告诉《纽约时报》,“我相信所有人都是异性恋,但有些人有喜欢同性的问题。

当时,心理学家Joseph Nicolosi已经写了四本书,包括《治愈同性恋》(Healing Homosexuality)和《写给父母的预防同性恋孩子的指南》(A Parents’ Guide to Preventing Homosexuality)。1992年,他创立了全国同性恋研究和治疗组织(NARTH),这是一个心理学家组织,旨在通过一种被称为“转换疗法”、“修复疗法”或“重新定位疗法”,来帮助同性恋者“实现自己的异性恋潜能”。

Joseph Nicolosi 图片来源:Patheos

早在NARTH成立之前,心理学家和医生曾经试图用暴力手段改变同性恋。20世纪早期,弗洛伊德使用过催眠疗法。20世纪50年代,Edmund Berger主张对同性恋患者采取“对抗疗法”(confrontational therapy),即让医师面对着同性恋患者,大喊他们是骗子,骂他们一无是处。历史上还有许多其他将LGBT人群转变为异性恋的尝试,包括脑叶切除,电击头部、手部和生殖器,从已死的直男身上移植睾丸,“膀胱清洗”,阉割,女性阴蒂切除,药物催吐,以及殴打。但正是Nicolosi将同性恋转换疗法带入了主流,在宗教团体和美国右翼中推广开来,并将曾经零散的虐待行为变成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全球产业。

Nicolosi在纽约长大,在纽约新学院获得了硕士学位。他的职业生涯是在洛杉矶度过的,在当地一所不知名的学校获得了临床心理学的博士学位,并于1980年开办了自己的诊所。他似乎把业务都集中在了同性恋转换的尝试上。时机已经成熟。20世纪60年代的社会运动和1969年石墙暴乱后盛行的同性平权运动激起了美国右翼深深的恐惧。Nicolosi为他的主张找到了一群热切的听众,他们都认为遵从传统性别观念的异性恋是优越上等的,而偏离这种传统的同性恋则是病态的。

虽然心理学领域从来都没有特别欢迎同性恋,但是当Nicolosi开始行医时,任何试图改变同性恋性取向的尝试都已经被认为是不靠谱的。弗洛伊德早就写道,让同性恋患者的身体里产生异性恋感情,这种尝试的前景惨淡(尽管他确实相信,在某些情况下,同性冲动可以被减少)。1948年,就在Nicolosi出生一年后,阿尔弗雷德·金赛发表了他的开创性报告《人类男性的性行为》(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报告发现,同性恋倾向远比人们之前认为的要普遍得多。1978年,美国心理学会在其诊断和统计手册中将同性恋从其临床疾病清单中删除。即使这样,社会上的反同行为仍然猖獗,无论在文化领域还是在心理学领域。但是当权派心理学家已经放弃了性取向转换的尝试,认为这些尝试注定失败。

Joseph Nicolosi的书《男同性恋的修复治疗》

而Nicolosi所做的,则是通过一些心理学证据,为恐同的父母、病人和心理学家提供了一种方法来合理化他们的反同情绪。1992年,他与Benjamin Kaufman和Charles Socarides(这两位都是极度反同的心理学家,尤其反对将同性恋从疾病清单中去除)一起创立了NARTH。他们用“创伤”(trauma)和“不良依恋”(bad attachment)这样的词汇作为行医术语。

该组织成为了一个恐同心理学家的网络。虽然名义声称该组织与宗教无关,但是NARTH和Nicolosi经常使用宗教的修辞语言,并被一些恐同的基督教组织列为神职伙伴。Nicolosi曾说,“当我们生活在上帝赐予的正直和尊严中时,我们就不应该去和一个男人做爱。”

Nicolosi的治疗方法通常是每周多次的一对一治疗。根据之前患者的描述,他似乎将Berger的“对抗疗法”和“厌恶疗法”(aversion therapy)结合。厌恶疗法将感官上的不愉快(如疼痛)与同性恋冲动或行为结合在一起:从用橡皮筋弹手腕,到电击,再到让他们呕吐。他相信所有的同性恋患者和他们的父母都有不好的亲情关系,于是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盘问患者在童年时期被羞辱、被忽视的事件。

年轻的Ryan Kendall在被发现是同性恋后,父母将他送到Nicolosi那里接受治疗。他回忆说,“我每周与这个人的会面,让我陷入了灾难性的、长达十年的自我毁灭。每一次治疗都让我陷入更深的抑郁之中,把我推向自杀的边缘……我意识到逃离心理虐待的唯一方法就是离家出走。16岁的我,在别人都在考虑上学的时候,我唯一的祈求就是能够找到让自己安全地活下去的方法。”

接受过NARTH性取向转换治疗的Ryan Kendall

不知为何,他还认为观看色情影片可以治愈同性恋,并多次在工作会议中为这一观点辩护。另外,NARTH的很多项目都对病人实施毒打。大多数Nicolosi的患者,即大多数性取向转化疗法的受害者,都是儿童和青少年。他们被那些顽固的,虐待狂或者仅仅是害怕的父母逼迫接受治疗。Nicolosi声称他能识别并扭转早至三岁的儿童的同性恋倾向。在他的书中,他指示父母监控他们的孩子,看他们是否有古怪的早期迹象,这其中包括男孩的害羞或者“艺术气质”。

但即使Nicolosi还在世的时候,NARTH就面对着许多质疑和挑战。2012年,它失去了非营利性组织的地位。另外,该组织的一些知名成员一直饱受争议,包括George Rekers,这位性取向转化疗法心理学家在2010年被发现雇了一名20岁的男妓。2012年,加州通过法律禁止对未成年人同性恋的任何治疗和干预,其他各州也相继通过了法律禁令。但是直到今天,该组织和后继者依然继续伤害儿童和成人。

发现你是同性恋,或者你的孩子是同性恋,确实是有点可怕的。这意味着要面对一个与预想不一致的未来,也意味着要意识到你和你爱的人将会遭到羞辱、歧视、骚扰和来自国家的惩罚。这意味着,和异性恋相比,你们的生活会有更少的确定性,更多的脆弱和不安。这些恐惧的、误入歧途的人们找到Nicolosi寻求帮助,而他利用他们的恐惧延续恐同仇恨,这个过程给受害者带来了可怕的痛苦和无法估量的心理伤害。不幸的是,他虽然死了,但他的遗产如今并没有随他一同灰飞烟灭。

原文链接:https://newrepublic.com/article/141294/abominable-legacy-gay-conversion-therapy

Ryan Kendall的自述见

California Becomes First State to Protect LGBT Youth from Psychological Abuse

作者:Moria Donegan

翻译:Devvy

编辑:xd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