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叫做老板很烦恼

永远都不要相信老板。

导语:富士康老板郭台铭在股东会上吐槽工人和“某些NGO组织”,我们是来打脸的。

郭总的困扰

6月22日,在台北举办的鸿海精密股东会上,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表示,对富士康的大陆工人和某些NGO组织的行为,感到肥肠困扰。

第一大困扰是加班。之前有NGO组织调查发现,富士康工人的劳动时间过长,呼吁富士康缩短工时。对此,郭总表示hin无辜:明明是工人自己要加班的哦,不能怪我。

第二大困扰是工人闲着也只会打游戏。对此,郭总除了叫他们闲不下来,真是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想看原视频的,可以直接戳↓↓↓

https://v.qq.com/x/cover/zutfadqnykvpb74/q1427t3ahvb.html

乍一看,郭总不仅关心工人的工作,还关心他们的闲暇生活,简直劳心费力,操碎了心。而为了让工人珍惜光阴、不打游戏,更为了满足他们对加班的热切要求,富士康不惜冒着为千夫所指的风险,延长工人的工作时间。啧啧,真是可歌可泣郭台铭,感天动地富士康!

可是,事实果真如郭总所言吗?

富士康女工的一夜,实力诠释“血汗工厂”

事实上,郭台铭的黑点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手动微笑)。富士康工人的遭遇想必您就算不甚了解,也早有耳闻吧?

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也就是郭总口中的“某些NGO组织”)在今年6月初发布了《衡阳富士康调查报告》。亲身进厂打工的调查员,写下了自己每天的打工日记。

刚进厂时,调查员负责上夜班。

每晚7:30,调查员与工人们打卡进入车间。7:50左右,生产线上人基本已经到齐,车间的温度比外面的高好几度,没有空调。

8点左右生产线开工,该车间生产的是亚马逊智能小音箱。一条流水线上,两边都有工人,面对面坐着做同样的工作,每个工种两到三个工人负责,整条流水线一刻不停的运行着。

我和工友胡分到了03 线坐在一起看外观:每一个音响都拿起来把贴好的膜撕开看有没有划痕,试手感看每一个按键是否灵活,上面有没有黑点,有没有缝隙,看好后把标签贴好,又把底部的膜撕开看有没有鼓包,所有检查完之后放回传送带上面,接着下一个人贴膜。每个人每天要经手上千台音箱,不断机械重复这些动作

富士康车间一角(图片来源:Nikkei Asian Review)

在厂线上需要戴防静电手套,那个手套不透气,戴上之后一会手就出汗了。胡看得特别仔细,一直不停地在撕膜检查,从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5点,除了指定的休息时间她都没有去上过一次厕所,我周围的四个工友也都没有去过一次厕所,我总共去了五次。全技术员一直在我旁边坐着,一会儿去其他地方,一会儿又过来,把我们新来的盯得特别紧。每次去都要给她说一下,同意了才能去。

11:35,工人们可以休息一个小时。调查员看见有一些人在开水房外面喝牛奶吃面包,吃泡面。还有好多人趴在生产线上睡觉,有些拼了几张凳子躺着睡,也有些拼了几张泡沫板躺地上睡。

凌晨12:40,流水线继续运行, 车间还是又闷又热,调查员工作了一会儿就感觉很累,又渴……

大约4点的时候,她对面的工友停了下来,说不用看了,厂量已经够了。这时后面的工人也停了下来,坐着没有做事。

我感觉很累,就趴在生产线上。

线长说,我和胡可以5点下班,其他人要6点才能下班。我们这一班的人下周一开始早上7:50来上班,从夜班倒成白班了。上班期间一定不要打瞌睡,抓紧时间,动作要快,动作慢了不行。晚上7点之后就可以打卡下班了。我排队过安检,脑子已经很不清醒,前面排队的工友不停地打着哈欠。安检员也是一脸疲惫的表情。

成都富士康工人下班(图片来源:路透)

通过她的记述,我们可以真实地感受到一个年轻的生命,如何在富士康,在流水线,在千千万万由他们制造、却根本买不起的电子产品中沦为异化的廉价劳动力。

工人爱加班,是因为底薪太低

无论是在深圳,还是衡阳,郭总所表述的富士康工友们争相加班、愿意加班的现象,确实属实。据土逗了解,工友们进入富士康的第一件事就是填写“自愿加班表”。

深圳富士康现在已经基本杜绝强制加班现象,但是普工们几乎没有人拒绝加班。按时下班,以及取消加班资格,甚至是基层管理人员惩罚员工的方式。一个按时下班一个月的工人往往会主动选择离职。

工友们为什么这么爱加班呢?

据媒体披露,湖南衡阳富士康里的一线普工底薪(即每周工作5天,每天8小时的工资)只有1750元,而衡阳市居民2017年的平均月薪为4647元。刚入职的深圳富士康工友的底薪在全国富士康中水平较高,但也只有2250元。考虑到在深圳的生活成本,这个底薪简直呵呵。

深漂白领晒出的每月开支明细(图片来源:融360)

这些工人,拿着微薄的薪资,住在一个12人1间、白班夜班不停倒、充满灯光噪音和烟味的空间里,每日吃盛在没有洗净的盘子里的饭菜,不交友、不娱乐,只买生活必需品,除了单调重复地工作、吃饭、睡觉就啥也不干。他们是工厂这台庞大机器里的一颗真真切切的螺丝钉,被剥夺了几乎一切生机、活力和情感。食物的鲜美、劳动的快乐、生活的安逸都不属于他们。他们自己也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生产线、属于生产出的标准化商品、属于城市尽头灰头土脸的工厂。

更可悲的是,螺丝钉已经摆脱不了富士康这个庞大的机器了。为了改善生活境况,除了干更多活,赚更多钱,当一颗“更有用”的螺丝钉,他们别无他法。为了努力 “活得像人一样”,他们只能通过加班,来满足自己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工人希望能住得好点。工厂宿舍的住宿费虽然只需每月110元,但住宿条件很差,舍友和自己错开白夜班,影响休息之余又没什么交流,所以很多工友会在厂外租房自住。

但随着深圳城中村的房屋改造,龙华富士康北门城中村的单间月租在3年间已经从500元涨到近800元,有的甚至上千。在嚣张的房租面前,为了一点下班之后的自由,为了睡个好觉,工友们不得不选择加班。

工人们还希望能吃得好点。富士康的食堂确实不贵,少则一顿4、5块,多则一顿7、8块。但是“盘子都不怎么洗,菜还很难吃”。工友们在午餐、晚餐时间也往往会选择厂外相对干净的小餐馆,即使价格可能是工厂食堂的2-3倍。这不是奢侈,而是生而为人对放入口中之物的基本要求。为此,工人们只能加班。

衡阳富士康食堂饭菜和价格(图片来源:CLW)

除了吃饭、睡觉,工友们还有养家糊口的需求、交友的需求。恋爱、结婚要钱,走出工厂、自己做小生意也要钱,而这些钱都要靠加班才能攒出来。

在市场经济的裹挟中,工友们为了做一个“人”,几乎没有选择。而郭台铭这些资本家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先剥夺他们作为“人”的基本权利,再把微薄的利益一点一点地放在工友们面前,诱使他们不断“主动”加班、加班、加班,最后在股东大会上得了便宜还卖乖。

近期,富士康一些部门又进入高产模式。法律虽然规定7天必须休1天,但是只要“打卡”换“签卡”,一个工友可以连续工作四五十天,每天在工厂的时间大于12小时。

工人“底薪”不足以让他们活成真正的“人”,工人被当做机器对待。他们只能加速“运转”、不断加班、掏空身体,才能够换来一副似人的皮囊。

工厂构建了一个牢笼,工人们逃无可逃。

连游戏都不让我打,信不信我打你?

郭总提到95%的工友“不加班也是在打游戏”,流露出一股酸臭的“既然如此为何不加班”的霸道总裁气息。但是土逗通过调查发现,打游戏其实也是工友们没有选择的选择。

首先,单调、重复、枯燥的繁重工作让他们“只能打游戏”。富士康工人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这严重挤压了休息、娱乐的时间。在富士康的工人业余生活宣传之中,确实也有跳舞、跑团、篮球比赛等等。但是这些活动都是通过邮件发送到各部门的,只有坐办公室的文职人员才能看到,工厂领导根本没想要普工们参与。

工厂提供的游泳馆、图书馆、健身房都在晚上9点关门,而加班的工友们8点多才下班,这些被夸大其词的工厂娱乐休闲对于一线普工来说根本是无效资源。而咖啡厅、餐厅这些地方消费高,工友们是去不起的,经济压力也使他们不得不宅在宿舍里玩游戏、看手机。

深圳龙华富士康附近的城中村一角(图片来源:尖椒部落)

此外,工人们似乎“只有通过打游戏,才能认识一些人。”富士康工厂的管理模式向来以对工人的原子化而闻名,工友们也反映工厂的任何角落都没有“谈心的氛围”。“进了那个大门,就觉得一切都是和利益相关的,不是特殊情况根本就不会讲话,不会有私人关系,怕得罪人。”

在实地调查中,一位性格内向、说话吞吞吐吐的工友表示,在富士康的7年严重消磨了他的性格,甚至对他的语言能力都有一定的影响。这样一个区隔的、寂静的工厂机器里是没有人的温度的。而游戏,则为工友们开启了共同话题,成了他们为数不多的集体活动。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们几个可能就在吸烟区里打一盘游戏。”一名工友说。他们的社交需求,在游戏中得到了满足。

郭总担忧工人们只会打游戏,却不关心工人们为什么打游戏。近期工友们玩得比较多的是王者荣耀和吃鸡。这两款游戏与其他的之前火爆的游戏类似,都具有一定的投机性,且能较强地体现玩家的能动性。这些性质都足以让对工厂生活绝望的工友们投入游戏,寻找那种自主的幻觉。游戏胜利的成就感更衬托出工厂工作的无意义感。

此外,郭总“工人天天打游戏”的陈述也并不完全符合事实,很多工友已经“丧”到连游戏都玩不动了。土逗从一位网吧老板处了解到,深圳龙华富士康北门的城中村网吧数量在近4年中,从60多家减少到30多家,网吧的钱越来越难挣了。几位受到土逗采访的工友都表示,“下班之后啥也不想干,连游戏也不想打,就是颓在床上睡觉一直睡到上班。”

深圳龙华富士康外的网吧(图片来源:尖椒部落)

8年前,深圳富士康工人用连环跳,向世界呈现了跨国品牌和经济奇迹背后的血汗淋漓。

8年后,富士康从深圳扩展到了衡阳,客户从苹果变成了亚马逊,产品从iPad、iPhone变成智能音箱和电子书。唯一不变的,却是工人超长的劳动时间、超低的工资水平、恶劣的劳动和生活条件。

当苹果和亚马逊这样的跨国垄断资本拿走产品一半以上的利润,当郭台铭这种资本家对工人极尽剥削,当工人继续日复一日地生产着自己买不起的商品,每月微薄的薪水也要先“贡献”给房东,深圳是越来越美了,苹果、亚马逊和富士康股东们也越来越富了,可工人却没有在这日益做大的蛋糕中拿到自己应有的份额。相反,无论是生产还是再生产,他们都不断地被剥夺。

最可恨的是,工人们试图摆脱现状的努力,竟也成了富士康剥削他们的理由。面对此情此景,郭总的理直气壮,恐怕已经不是蠢,而是资本家对工人敲骨吸髓的下流无耻。

富士康在员工宿舍装上铁网防止工人自杀

图片来源:americanjobsalliance.com

作者:沙捞越 辛迪

编辑:山谷 林深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