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德教”风靡美国:做行走的子宫,一家生一个足球队

数以万计的家庭正活在《使女的故事》里

摘要:数以万计的家庭正活在《使女的故事》里

拒绝妇女解放

父母生养女孩,不是为了让她上大学,而是嫁给一个虔诚的男人,生尽可能多的孩子。她们没有选举权。通过服从丈夫,女人才能寻得更高的个人价值。所有的工作岗位都只有男人。堕胎,同性婚姻和离婚都是非法的。

这对塞隆·约翰逊来说是一个理想的社会,一个基督教社会。

他的憧憬反映了一派越来越多广为人知的基督教派——百子千孙运动(quiverfull movement)。这个名字来自圣经诗篇: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比勇士手中的箭,箭袋充盈的人便为有福(quiverfull一次取自箭袋充盈之意)。百子千孙运动由福音派和原教旨主义的新教徒组成,其追随者通常在家教育孩子,经营家庭生意,参加家庭教会。

在这种意识形态下,追随者将圣经视为上帝的神圣之言,并遵循圣经的字面含义,包括旧约的严格性别划分。妻子必须服从丈夫,留在家中抚养孩子,并将同这套价值观念传递给后代。

在这种安排下,妇女要为丈夫提供无休止的服务。其中重要的一项是生孩子。牧师建议女人拒绝妇女解放,做一个顺从的妻子和不停生孩子的家庭主妇。“女人的身体和生活不属于她们自己,而是属于上帝和基督教复兴的计划”,凯瑟琳·乔伊斯在其作 《多子多福:揭秘基督教父权运动(Quiverfull: Inside the Christian Patriarchy Movement)》中写道。

《使女的故事》讲述了在原教旨主义统治的社会,妇女成为行走的子宫,为大主教家庭生孩子。

图片来源:剧照 

对于信徒而言,现代社会的弊病在于,性别平等的增进使得人们混淆了自己的性别角色。为此,他们需要一个新的基督教愿景,来消灭危害社会的“罪魁祸首”:女权主义。

百子千孙运动有时候也叫其他名字,如家庭联合教会,基督教家庭复兴运动或圣经家庭价值观的实践。虽然他们看似联系松散,但在美国却又数以万计的信徒。他们主要分布在美国中西部地区和圣经带。人数还在稳步增长。

子宫:基督教复兴的中心,人口战争的武器

在萨克拉门托,这些教堂中有一小部分都是租用的房间和大厅,包括位于市中心国王教堂。约翰逊就是其中一位创始人。他们夫妻俩和八个孩子住在西萨克拉门托。

除了蜡笔整齐地摩擦在黑白图纸上的产生的柔和声音,约翰逊的房子安静地可怕。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因为这栋五居室的郊区住宅住了九口人。家里装满了现代家具和电器。厨房的电脑屏保跳跃着,杂货商品填满橱柜。约翰逊夫妻俩坐在明亮的餐厅桌旁。

只要约翰逊家中的早晨闹铃响起,他们家就开始了念经的一天。祷告结束后,全家里开始整理床铺和穿衣服。有时候,几个孩子会早起,希望今天的学业能赢在起跑线上。上午8:30,全家念经15分钟。然后,家庭课堂便开始了。

孩子们学习语法,科学,历史和地理。为了保证教学的连贯性,妈妈是孩子们主要的老师,孩子的父亲是一名航空公司飞行员,经常在夏威夷过夜。

正当这对夫妇向我解释,为什么孩子不去公立学校时,其中一个女儿走了过来。她指着《语言是上帝的馈赠》书中的一页向母亲提问题。得到答复后,她跳着回到了自己在客厅地毯的位置上。

现年32岁的安妮玛丽在家庭教育下长大。而她的丈夫, 47岁的塞隆却在公立学校毕业后,念了美国空军学院。夫妻俩都不想让孩子去上学。他们不想不想每天和孩子分离几个小时。他们希望自己能直接教孩子,并为他们建立道德准则。

“学习知识本身是不够的,”塞隆说,“孩子们更需要道德指引。”

此外,在家教学可以完全遵循教义。他们不必浪费时间给孩子纠正那些公立学校教的“错误”知识,比如进化论。

经文上说,家长应该为儿童的教育和发展负主要责任。为了进一步让家庭教育显得正当,国王教会的网站写道美国宪法并没有规定,国家应该资助和经营学校。也就是说,在这些信徒眼里,美国公立学校教育不光违背上帝,还违宪。

美国教育部调查发现,在2003年,5至17岁间有110万学生是受家庭教育,同1999年估计的850,000名家庭学生相比上升了。同样在2003年的调查中,30%的家长称“宗教或道德要求”是他们让孩子接受家庭教育的主要原因。

图片来源:《使女的故事》

“作为基督徒,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出自我们的信仰,”塞隆说,“经文教我们如何行事,我们如何定义我们自己。这是核心。”

百子千孙运动不仅仅是一种宗教复兴,对信众而言,这是帮助整个社会重建信仰。复兴基督教的不是在法院或立法机关开始的,而是始于家庭。

13年前,塞隆和安妮玛丽在国王教堂结婚了。结婚6年后,这对夫妇已经有3个女儿。他们还想要一个男孩,便收养了一个8岁的孩子。现在14岁。从那以后,他们又多生了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这对夫妇没有采用计生或者避孕措施。这是百子千孙信徒最典型的表现。坚定的信徒们誓死反对计划生育。他们宣称这种做法不道德,因为它试图影响上帝的旨意。

“现代人把孩子看成一个负担,而不是福气”,这样的社会风气让信众们感到恶心。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反避孕”是在控制妇女。

“如果非要说对女性有什么影响的话,那么生孩子让她们变得更强……..认真对待这一点的女性更强大,更聪明”,国王教堂的牧师说。

实际上,正如作者凯瑟琳乔伊斯所说:“子宫已成为基督教复兴的中心,人口战争的武器”。玛莉·普莱德是一个支持百子千孙运动作家,她在《妇女回家:超越女权与回归现实》一书中写道:“我的身体不是我自己的。”

百子千孙和许多类似的运动都认为,妇女的价值在于怀孕、生子和母乳喂养。他们鼓励夫妻尽可能多地生孩子,“如果一个女人死于分娩,至少她是为了上帝”。

“现代女权主义是反上帝的”,一位牧师说道

在百子千孙运动中,妇女们站在了反对性别平等的第一线。她们痛恨避孕、妇女外出打工、堕胎、离婚、同性恋和虐待儿童,认为这些都是过去四十年女权运动给社会带来的灾祸。为了“拯救世界”,有信仰的妇女们必须尽可能多生孩子,让自己的后代回归圣经的价值观。

然而,在百子千孙构想的社会中,分娩和育儿并不是女性唯一的角色。她们也是为了男人而存在的。这是她们从圣经的第一个故事中得出的教义。当时上帝创造了亚当和夏娃。女人不是独立的,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创造新的事物。她是男人的一部分:取之于男,用之于男。

约翰逊一家对这样一套性别观念深信不疑。上帝早已在圣经中写下了他的旨意。他们说上帝在圣经里就是个父亲,所以一个家庭应该以父为尊。丈夫是一家之主,但不是霸主。只是涉及到重要事情时,有人需要做出最终决定,如购买房产,汽车和商业活动,而那个人就是男人。约翰逊说,这种关系是对女人有好处的的。

“耶和华神说,男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塞隆引用创世纪2的一句话说道。

然而,女权运动让女性愈发独立和权威。这违背了上帝为她们指派的角色。百子千孙将性别平等视为自己最大的威胁之一。“现代女权主义是反上帝的”,一位牧师说道。

对来信众来说,同女权主义做斗争有两步:1、生养基督的孩子;2、传播上帝之言。

因此当塞隆谈到他理想的基督教社会,他实际上在谈他对当下的不满。“政府侵入我们的生活,失去个人自由,教会衰退,法律削弱了父母的权威”。在他理想的社会中,每个人只管好自己和国家按照基督教的原则运行。

图片来源:《使女的故事》

美国国会将由男性组成,因为女性在家养育子女。虽然在上帝完美设计下,女人不会被赋予投票权,安妮玛丽还是在大选中投了票,不过是在在与丈夫协商并确保她的选择与丈夫没有冲突后。

“妇女投票时,必须得与丈夫一心才行”,安妮玛丽说。

作为教会牧师的女儿,安妮玛丽从小接受家庭教育。但后来她还是有上大学学习护理,等着嫁一个好丈夫。婚后,她立马退学,回归家庭。现在,安妮玛丽有了她自己的女儿。虽然夫妻俩表示会鼓励他们的儿子长大后离家去上大学(只要学习附近有好的教堂),他们的女儿们必须留在家里。

夫妻俩一致认为,这么做可以保护女人。“现在的社会女人就是太平等、太自由了,强奸和性侵事件才越来越多”,塞隆说。

在他的眼里,女权和性别平等是针对妇女暴力的始作俑者。如果一个女人安心当一个好妻子,不唠叨她的丈夫,而是服从于男人的统治。性别角色就不会迅销,那么就不会发生家暴和性侵怎么会发生呢?

约翰逊搬出了圣经的例子。雅各布的女儿,黛娜走进外面的世界,被强奸了。她的兄弟门为替她报仇杀死了村里所有的男人。强奸就是上帝给黛娜的惩罚。谁让她因大胆走出城去寻欢作乐。“这就是圣经给人们的教训啊”,约翰逊说。

在百子千孙信徒的眼里,男人对自己的行为不负责任或者不应承担责任。相反,女性要么自己犯罪,要么诱惑男人犯罪。

在约翰逊的理想社会中,女性穿着谨慎,不会被视为男性消费的性对象。然而,她必须时刻为丈夫供性方面的服务。

她现在开了一个名为“断子绝孙”的博客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43岁的维姬·葛瑞森活是公认的基督好妻子,百子千孙的代言人。她有七个美丽的孩子,并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家中经营一个红极一时的基督报纸。但两年前,这一切都改变了。维姬现在开了一个名为“断子绝孙”的博客,写下她逃离百子千孙运动的经历。

17岁时,维姬相信耶稣基督就是自己的救世主。在她二十多岁与第二任丈夫结婚后,她便开始学习圣经的家庭价值观,参加家庭教育大会,敦促她的丈夫接受圣经的教育,并在他们的生活和婚姻遵从上帝的指引。

维姬度过了混乱的童年,希望在生活中寻找稳定。而这种对理想家庭安全又亲近,并且给母亲赋予极高的高价值,这些在她看起来非常有吸引力。

逐渐地,她变得对百子千孙运动的教义非常着迷。甚至,她要求已经结扎的丈夫,把输精管接回来。那时,维姬已经孕育了三个孩子。每次怀孕都差点要了她的命。每个孩子都是通过剖宫产出生的。

为了赚钱,维姬和她的丈夫出版了保守的基督教报纸。她的丈夫担任报社总裁职务,但绝大部分工作是维姬干的。他们在家教孩子,经营家庭生意,并开办家庭教会。随着她的家庭变得越来越远离社会,维姬的丈夫也变得愈发残暴偏执。

“他把自己当做一家之主,越来越自恋、自大,想要控制家里的方方面面”,维姬写道。

很快,维姬意识到了百子千孙需要付出的代价。家里所有食物都是现做的,没有电视,没有保姆,没有时间休息。同时,维姬的大女儿开始自残。

有一天,她的女儿割开了自己的动脉。

“那时,一切都在我眼前崩塌了”,维姬说,“我可怜的女儿,她的自我,她的情绪,她的欲望完全被否定了。她内心想成为一个自主的存在,但这不符合教义。”

维姬和丈夫离婚,并离开了百子千孙运动,再也没有回头。“我不尊崇圣经了,”维姬说,“我也不再信奉耶稣、他的殉难象征、十字架、和为他人献出了你的生命——没有女人可以一直付出,而不崩溃。”

图片来源:《使女的故事》

世界各地的牧师不远万里来学习百子千孙

”没有一个基督徒说,我们将在这一生到天堂”,国王教堂的牧师说。相反,家庭教育,提高人口出生率和父权制教会组织职能够及时为新社会奠定基础支柱。如此,基督便会再临人间。“到那时候,所有基督徒都会上天堂”。

如今,这项父权运动影响力远远超出了国王教堂。教会每天都会收到世界各地的邮件,希望能实施百子千孙的教义。据约翰逊称,许多牧师不远万里来联系国王教堂学习经验,他们来自日本、俄罗斯、匈牙利、法国、非洲。

同时,真人秀《生了19个,还要再生》详细呈现了基督教家庭杜加家族的故事。这对夫妇已经生了19个孩子了,第20个孩子也快生了。真人秀的播出使得百子千孙运动在主流媒体的曝光率越来越高。

真人秀《生了19个,还要再生》

2008年10月,6,000名女性参加了在芝加哥举办的“真女人”大会。为了倡导做一个“圣经女人”,该会议举办了“真女人宣言”签名活动:这份两页的文件在全球获得了超过10,000个签名,文件声称,当女性“在家中和教会里谦卑服从男性领导时,我们表现的是对权威的高贵顺服,如同基督顺服天父上帝一般”。

“阿富汗的塔利班和美国的百子千孙运动并无区别”,全国女性组织加利福尼亚分会主席帕蒂·贝拉萨玛说道,“无论这些人都是利用宗教来为暴虐和压迫申辩。对妇女的暴力行为永远不可能合理的,妇女的平等权利也不能因躲在宗教背后而被否定或合法化。”

本文摘编自:https://www.newsreview.com/sacramento/baby-makers/content?oid=1304920

作者:Christian&Cox

编辑:小蛮妖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