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的天价收入,究竟从哪里来的?

传说中nili冰冰和ni的差距


编按:崔永元对范冰冰冯小刚等人的非正常天价收入的骂战波澜依旧。“阴阳合同”也罢、“偷税漏税”也好,即使这些都能通过合法的方式呈现,如此离奇的高收入就是一个正常现象吗?明星的高收入究竟是怎样的资本构成?他们日日赶通告、对剧本,看上去和我们一样付出了劳动,收入却是我们的数千甚至上万倍,那他们还是雇佣劳动者吗?

崔永元披露范冰冰的天价薪酬,只是揭开了不为人知的高薪群体的冰山一角。如果说中国只有一个范冰冰,然而年初刷屏的任泽平和蔡凯龙超千万的年薪却在互联网、金融和地产三个领域屡见不鲜。在愤怒之外,我们可以思考什么?又或者说这些打工皇帝的存在,打破了无产阶级贫困化的论断?

范冰冰的收入:劳动还是资本?

尽管我们不愿意承认范冰冰是劳动者,但事实上她的确是劳动者,而且她提供的是非生产性劳动。如果表演劳动不是一种劳动,那么跟范冰冰在一个剧组的每天领一餐盒饭和一百元工资的群众演员也无法被称为劳动者了。然而劳动者和劳动者并不相同,范冰冰并不是除了劳动力商品之外没有任何可以出卖的无产阶级,她的天价片酬也不止来自于自身的劳动力的价值。表演劳动甚至并不是她的片酬的主要来源,但是这并不能否定她也在进行劳动这一事实。从这个角度来讲,范冰冰和郭兰英、王心刚在提供表演劳动这个层面并没有区别。

87版《西游记》,六小龄童的表演优异,但几年拍摄下来的工资只有几百元,与当下明星差别巨大

那么区别何在?表演劳动和其他劳动的区别在于其受到劳动者本身的影响非常明显。同样的一个角色,不同的演员进行演绎所实现的效果可能天差地别,而有些角色在导演看来只能由一个或者几个演员去演绎。越是优秀的演员,其表演劳动的个人性越明显,其劳动的无差别性越小。《摩登时代》之所以能够击中资本主义对人的异化的原因就在于它揭示了劳动者在大机器生产中的无助——劳动者和机器零件一样是可以随意更换的,并不能提供对于资本家有任何意义上不同的个人性劳动,劳动的无差别性非常明显。如果我们说跑龙套的演员们提供的是基本无差别的人类劳动,那么更为资深的演员显然能够提供有个人特点的劳动,获得在工资/片酬上的更大议价权。

然而在范冰冰的例子中,起到更大作用的显然不只是她劳动的差别性,而是她所拥有布迪厄意义上的社会资本,或者说资本化的声望。显然无法量化范冰冰到底拥有多少社会资本,然而如果比较一下中国明星的片酬,就可以看出声望对于演员们的报酬有多大的影响。演技被常常诟病的AB和吴亦凡等人在片酬榜中排名前列,与他们相比,范冰冰片酬中受到自己声望影响的部分反而看起来不那么明显了。

网传的当红明星报价   图片来源:搜狐

声望不能直接兑换为金钱,其积累和损失也往往需要一个过程。例如,林丹和薛之谦的代言收入都受到了自身负面新闻的巨大影响。在出轨事件之前,林丹和谢杏芳拍摄金龙鱼广告可以得到百万级的代言费,然而随着 “美满家庭”的声望不复存在,金龙鱼也不再与林丹夫妇合作。这显然并不是林丹和谢杏芳代言表演能力的下降,而是另外的因素影响的结果。薛之谦的负面新闻出现之后,肯德基、奥利奥和膜法世家均逐步结束和他的代言合作。那么这些厂商看重的显然最看重的并不是他的镜头表现力,而是明星在某一方面的人设。这种人设也就剥离出来成为明星们获得极高报酬的核心竞争力。

具体到范冰冰的例子上,她对社会资本的掌握来源于她之前出演的影视作品中,来源于她的经纪团队对她的正面形象的塑造。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成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交易,范冰冰为了更好地获得制片方的青睐,需要不断地维持自身的社会资本,扩大自己的知名度。然而这已经突破了除了劳动力之外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界限,范冰冰除了劳动力之外还有社会资本作为她的工资议价工具。范冰冰的超高片酬并不来自于她比其他演员的表演劳动更为熟练,为了得到这个技能而投入了更多社会劳动,而是因为范冰冰拥有极大的社会资本。这种超高的片酬只有小部分是劳动所得,而大部分是资本所得——尽管它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仅对范冰冰劳动力消耗的补偿,仅是制片方购买了范冰冰的时间。但是,仅看林丹和金龙鱼或者范冰冰和华谊兄弟签订的合同,显然他们才是被雇佣的一方。无论如何无法否定他们也为资本家出卖一定量劳动力的事实,他们需要按照雇佣方的要求做规定的动作,最后形成令雇佣方满意的成果(广告或者电影)。

打造范冰冰,为了分化“冰冰棒”

这与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于雇佣劳动者的描绘有所不同,回到19世纪上半叶我们可以发现的是受薪者的普遍贫困以及授薪者的普遍富裕。这显然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工资决定机制的解释,“劳动力的价值,是由生产、发展、维持和延续劳动力所必需的生活必需品的价值决定”,而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向是“资本增长得愈迅速,工人阶级的就业手段即生活资料就相对地缩减得愈厉害”。于是才有了《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工人的悲惨境地,以至于穷苦人和工人几乎成为可以互换的名词。这时来看,除了自身的劳动力商品之外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毫无经济上翻身的可能。

《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资本主义的有趣之处在于其核心本质不变但表现形式时时发生变化,这也就给了辩护士们从表面出发得到误导结论的机会。进入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后,帝国主义国家中无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德国甚至在人类社会中出现了第一次养老保险。即便是马克思主义者也承认无产阶级的贫困化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逆转。这也是列宁描绘的帝国主义国家工人贵族阶层出现的背景,他用“收买”来描绘这种关系的政治本质,显然上升的经济地位使得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变得更加保守。但这一现象出现的经济原因是什么?

马克思建构无产阶级贫困化的观点的理论基础在于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技术的进步带来的必然结果是资本代替劳动,挤压劳动的使用空间,也就必然出现了失业和过剩人口。当代的白领们在AI的威胁笼罩下也能够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然而,这只是技术进步的一面,虽然劳动过程一方面开始变得简单,但是新的复杂劳动也被创造出来。在翻译员和信贷审核员担心自己的饭碗会不会被机器抢走的时候,数据科学家和深度学习算法工程师们的工资却水涨船高。我们很难精确计算这一涨一跌中有多少人受益又有多少人受损,但技术进步带来的劳动过程的双方向变化是显然的。

徐峥在电影中非常乐于塑造精英男性、高端雇佣劳动者的形象,而他本身也是这一形象的代表

也就是说,尽管必然有一些劳动者的利益会被技术进步所损害,但是技术进步却也可能带来新的工作,使得部分劳动者的经济状况反而得到改善。此外,马克思到曼德尔都强调过培训费用对于劳动者工资的影响,这基本可以解释为什么博士生的平均工资要比中专生高。但是,数据科学家和深度学习算法工程师们的工资之所以要更高一些不仅是因为他们接受了更多的培训和教育,也在于技术进步创造的新的劳动岗位以及资本家为了追求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利润的增长而对于这些岗位的迫切需求。

这是晚期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复杂化的表现,劳动力的出卖过程中出现了多种因素的影响。我们很难再去说雇佣劳动者一定是低收入群体,不仅仅范冰冰可以推翻这个论断,梅西和库里数千万美元级的年薪也可以。雇佣劳动者并不等同于无产阶级,相反,这些数千万乃至上亿年薪的雇佣劳动者们对于当前的生产和分配制度并没有太多不满。作为有雇佣劳动者属性的明星,事实上是小资产阶级甚至是资产阶级——一方面被更大的制片方雇佣,一方面雇佣工作室的人员。这在中国的娱乐业表现得更为明显,因为多数明星的片酬显然与他们的演技无关,而是由声望和粉丝群体决定。任何一个想要得到同等级别片酬的演员,所需要的并不是提升自己的演技,而是获得等级别的社会资本。而从劳动的差别性的角度而言,一个雇佣劳动者的劳动技能越不容易被他人掌握且越被资本所需要,那么其工资也自然不仅仅是维持其基本生活需求的水平。显然雇佣劳动者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实现自身经济地位的改善,一步步地积累去脱离无产阶级的身份,资本主义社会也提供了这样的机会,然而无论如何,这样的努力最多改善的也是个别人的处境。

作者:长征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