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王菊,究竟在pick什么?

看完不当“菊外人”。

编者按:王菊似乎一夜之间火遍了全网。作为一篇科普贴,这篇文章会告诉“菊外人”们,王菊的魅力在哪里?作为一名粉丝,作者为什么要pick王菊。

作为一个娱乐综艺绝缘体,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认真地追看一档女团选拔节目《创造101》。更没有想到的是,从不显性追星的我竟然无法平息内心的热浪,直接把微信头像设置成了里面的选手王菊。

自爆狭隘地说,在此之前,我对女团的概念主要来自日韩。在我肤浅偏颇的印象里,女团主要是那些肤白貌美大长腿们,和我这样120斤的猪精女孩没有什么关系。她们是统一制服、动作整齐、笑容互相复制粘贴的日系甜美可人儿,或者是短裤遮到大腿根、扭动腰臀、深沟下蹲的韩式卖弄撩人精。她们吸睛又吸金,俘获了万千粉丝的心,其中大部分是男性。而我这个对同性外在无感的钢铁直女,很遗憾,并没有被她们的作品吸引。

Afterschool是韩国众多女子团体中的一个   图:男人窝

我打开《创造101》时,本想只是吃着瓜欣赏一下小姐姐们的才艺表演,结果菊姐一出场,我就被抓进去了。不同于来自娱乐公司的101个“正规军”,身为“空降练习生”一员的她是这个节目里从天而降的一股泥石流,没有经历过专业的女团训练,也没有丰富的乐坛经历,拥有的只是一个同样的舞台梦。

当她站到舞台中央时,我都感觉是我自己上去了。她黑,她胖,她壮,她的脸盘子被镜头拍得很宽阔,跟坐在对面的一众小短裙小蛮腰马尾辫们一对照,就像刚修剪过的清新草地里的一颗地雷,就像素面朝天乱入到某个时下人气少女天团里面的我。

这位业余参赛者这样为自己开场:“我之前做经纪人也好,包括做其他工作,都是在为这一刻做准备,所以我会尽我的全力做好我的这一个表演。”而当她主宰舞台,过关的唱跳功力、稳健的台风、全开的气场让我相信她所言非虚。

第一次亮相之后,我已经开始不自主地往她身上代入自己,但网络上对她评价可以说是一片黑。网友们提起她时总是以戏谑的口吻,攻击她的身材、长相、年龄,截出怪异狰狞的面部表情,为她配字“铁人王进喜”“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而到第六期播完,她却几乎实现了全网支持度大翻盘,她的粉丝“陶渊明”们(出自《爱莲说》中“晋陶渊明独爱菊”)已经以燎原之势荡平朋友圈、微博甚至QQ漂流瓶。

正如另一位选手Yamy说的,王菊这个人“有毒”,初见就入坑的我到现在已经中毒颇深。在《创造101》的舞台上有许多让我喜欢和欣赏的兼具能力与勤奋的优秀女生,但让我卖力刷屏呼吁大家pick的只有王菊一个,我不由得要冷静分析一下到底为啥对王菊有不一样的感情。

概括起来说,王菊展现出了一种让我敬佩的新女性特质——思想独立,这是她对抗这个不公平世界的武器。

舞台上的她不是实力最强的,不一定是付出努力最多的,但是很可能是越过了最大最难的阻碍的那一个。首先,她今年25岁,比我小1岁,但在女团练习生的世界里已属于高龄。这个社会对女性的年龄桎梏有多紧,16岁的刘人语17岁的李紫婷可能还不曾经历,王菊却一定有所体会。

在我自己的成长过程中,就无数次听到“小女孩家不要学历太高,读完博士出来都30岁了怎么办”的论调。我想问读完书30岁怎么了?30岁我就过期作废了还是怎么着?仿佛每一个女孩子都要去遵循一个“标准的”人生进程,多少岁结束学业、多少岁安顿工作、多少岁结婚生子,“什么年龄就做什么年龄的事”。

在英国读书的时候,我看不出来周围同学的年龄,往往是相处了一个学期之后才发现,和我同在舞蹈社团的女孩比我大10岁,或者某一门课上相谈甚欢的同组成员是一名36岁的为了读书离家万里的妻子。我想我的年龄识别障碍并不全是因为我对别的种族的人脸盲,而是因为她们的生活她们的行动没有展现出任何年龄的约束。

相比之下,国内女生面临的环境就没有那么宽松了。女性25岁,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倒还不算大龄,但是把好好的工作撂下跑去扑腾做女团,绝对是让左邻右舍议论、家人忧心忡忡的“不务正业”和“异想天开”。可是王菊坚决地站了出来。她自己也说,15岁没当练习生觉得今后再也没有机会了,没有想到25岁的自己还能当上练习生。

她出现在这档节目,就像是一种宣言:当你自己不把年龄当成限制,年龄就无法限制你,女性在任何时候都拥有完整的人生可能性。

其次,王菊是跨界出师。在登上101的舞台之前,她做过小学老师、公司内部的培训师、互联网猎头、模特经纪,已经放弃已经拥有的稳定道路从零开始,这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勇气。

“路径依赖”,这四个字困住了多少人。当初选择大学专业时年纪尚小一片茫然,混沌四年中才发现自己不合适或不喜欢,但似乎已经无路可退。太多人把“如果我当时”挂在嘴边,作为自己错失理想人生的借口。而王菊,她在从事着本职工作、没有公司系统培训的条件下,能够达到今天的成绩,可以说是非常难得的,也可想而知她付出了多大的艰辛。

对我个人而言,王菊让我更加不羞怯于直面自己的梦想。我像大多数女孩一样,拥有着唱歌跳舞之类的爱好,小时候学习过多年才艺,但是因为成绩不错,好好读书升学还是我的既定道路。我按部就班地考上名牌大学,在英国期间爱上音乐剧,顺理成章地得到世俗标准下的好工作,忙得没有时间踏入舞蹈室,生活安稳之余总有一丝缺失感。

工作许久后有一次,我在北京看音乐剧。帷幕拉开,灯光亮起,演员们带着妆旋转着出场,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那时我想,我应该在台上,不想在观众席。我开始有一个隐秘的渴望,我想成为一个音乐剧演员。

“不可能”,不用问我也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他们说你都26岁了,你顶多把这个当成一个业余爱好。我只觉得,小时候被家长说“你成绩好,唱歌跳舞只是作为你的爱好”,现在又被拿出年龄说事,如果我不去做才是真正的不可能。我给自己设立了五年的目标,由于唱歌方面没有任何基础,首要任务是学习声乐。我找到了合适的老师,每个月的学费都要占据工资的二分之一,但是哪怕吃糠咽菜,我都会朝着音乐剧梦想继续迈出。

当王菊在台上唱歌,我听到的是为鼓起勇气拿出行动的我摇旗助威的声音。

再有,王菊她拥有自我。在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时候,她心怀梦想的样子让人羡慕。在她的喜好与大众审美不合的时候,她坚定自我的态度令人叹服。

网友翻出她从前白瘦美仙的照片,很是惊异,她却淡然表示,不想回去,那个时候不知道美的标准是什么。她说她现在的信条是做自己。

因为做自己,她不可避免地与外界对抗。她在舆论风暴中被骂丑被攻击,一开始点赞数量岌岌可危,直接阻碍她在这个节目中走下去。做过模特经纪的她应该深知取巧的方法,对于如此渴望这次机会的她,她可以选择容易的那条路,变白减肥“美”回去,迎合手握点赞权的大众,但是她从未动摇。

她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风格,她就是在AI时代无法被人工智能取代的那一种人。她逆流而上,拒绝被环境定义,具备独立的思想和强大的内心。

她在小组合作原创曲目《木兰说》中写下自己中学的校训“IECE”,意为独立、能干、关爱、优雅。“独立”排在第一位。

我相信有了这一点,她会所向披靡。在这个节目里能走多远也不会拦下她继续追求梦想的脚步。给家人打电话的时候她说,“我就是从这个节目出来了我也会继续做我想做的事。”

我被王菊打动了内心,而且我绝不是一个人。我没有入群,但是我知道漫山遍野的“陶渊明”们有着相同的感受。

我们pick王菊,正如我们pick那个不愿意屈服的自己,正如我们带着不死的心和未圆的梦,还想踏入通向属于自己的舞台的征程。

作者:赵施年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