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同人文作者,用男男性爱写革命故事

变着花样让他们搞在一起

作者:D博士

(一)

虔诚的神职人员陷于爱情光芒万丈的深渊,农民起义军领袖扒下美貌神父的黑袍,谁能不热血沸腾?

越禁欲,越色情。

从十余年前开始,D博士就一直专注宗教题材。严肃的中世纪禁忌之恋为她吸引到一大批忠实读者。转型成一个同人作者前,她原本是耽美小说界上古大神一样的人物。

广义来说,在原文本的基础上进行的二次创作就是同人,鲁迅的《故事新编》是同人,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词话》是同人。

网络上各种粉丝作品——穿越红楼梦和林黛玉谈恋爱、霍格沃兹的中国转校生、鹿晗和吴亦凡不可说的OOXX……都是同人。

将林黛玉与伏地魔组成CP的同人 图片来源:bilibili

不过,在今天,当你跟一个“粉丝”说起“同人”。更多的时候,对方会这样理解:将原作中默认为异性恋男性角色,配对成同性恋人并围绕他们的恋情展开剧情的小说。

这类文本的受众多为女性,同时,它的创作者也以女性为主。

D博士出的本子(纸质版的同人)每本定价要将近一百元,豪华精装,德国进口古曼亚麻纸环衬,美国进口Via Vellum纸内页,配上精美小礼品,加印也供不应求。

D博士进入圈同人要从她邂逅《悲惨世界》说起。雨果笔下“六月起义”的秘密结社团体变成了CP培养基,共和国三色旗下俊美的法兰西青年引发了读者无尽的联想。无论是哪对CP,诗人和工人,领袖与向导,愤世嫉俗的酒鬼和民主主义的战士都有一群活跃粉丝。

《悲惨世界》这个同人圈,不但横跨多种艺术体裁(小说、动画、漫画、音乐剧、电影),还极具国际影响力。我就曾经在D博士家中,对着葡萄牙、日本、马来西亚等国家同好出的“本子”尖叫连连。

(二)

“工人+诗人”这个CP在《悲惨世界》圈内本来冷得像邪教一样。D博士说,她是先在LOFTER看到一个作者的文,戳中了萌点,然后开始大量产图。

D博士创作的“悲惨世界”同人

后来,她画的几幅主要的图成了该作者和其他两人的文的灵感来源。“甚至还有一个tumblr上的英语作者,看了我的配图文写出了另一篇英语文”。

同人圈里,“作者和读者的界限很模糊,可以互为读者或作者,身份可以随时转换。艺术家和消费者之间的界限消失了,所有的粉丝都是潜在的作者,都可能将为社群做出贡献。”D博士说,这就是热圈粮食越产越多,动辄上万的原因,在同人的世界,没有门槛,没有“版权”,随便放飞自我。

社会主义文学总是希望广大人民群众不仅要享受文学,还要成为文学创作的主体。同人不但做到了这一地点,甚至还更进一步,超越了国界。

除了国内平台放,D博士同时在Instagram和Tumblr上也有账号。去年,就有日本的同好向D博士约稿,准备2018年合作出本。D博士坦言,虽然自己在法国读书,但真正对《悲惨世界》重燃热情,还是要感谢日本漫画对小说的改编。

这本日本合志之外,D博士在2018年还计划出一本AU(Alternative Universe,平行宇宙)——将雨果笔下六月起义的青年共和党人置于68年的法国,从街垒到街垒,一边革命,一边恋爱。

《mieux que la réalité (胜过现实)》片段,被译成中文的法国《悲惨世界》同人文

毕竟,会在1832年起义反对君主制的共和国热血青年,没道理在1968年不冲上街头,站在巴黎人民祖传的街垒上,对戴高乐政府的保守与专制举起愤怒的拳头。

同人女们眼里的暧昧CP,面对60年代性解放的大潮,既然已经和福柯站在一条街上,不打上一二三四炮,尝试108种体位对得起读者吗?

D博士说,在她的计划中,这个本子会以无料(免费)的形式发送,同时会在网络上放出pdf版,读者看着打钱。“我甚至想在本子上写:la révolution n’est pas une marchandise(革命不是商品)”。

(三)

我和A老师之间人际关系复杂,具体说来她是我大学学长的模联好友的同班同学的表姐的高中同桌,疏远得几乎打破六度分割理论。

但在互联网上,我们的关系非常单纯,她创作我所爱的CP的同人,我是她的读者,她是我的作者。

A老师是“楼诚”这个CP的当红写手。

《伪装者》中的“楼诚”

2015年,国产谍战片《伪装者》突然爆红成年度现象级电视剧,剧中两位男主“明楼”和“明诚”之间若有若无的留白吸引了大量粉丝进行同人创作。

据A老师自述,《伪装者》在微博上蹿红时,正值考研前夕,感到复习很难受,就开始写了。

“两个人一起为理想做什么事情,这种放哪里都很戳人啊”,A老师说。

一开始,A老师的创作也很严肃,“一写都是民族大义,不然觉得不太好意思”。

“楼诚”同人,图片来源:西贝午言

但是后来发现,比起让他们在一起,A老师更喜欢“变着花样让他们搞在一起”!而且读者也很喜欢这些花样,于是有了各种脑洞大开的情节。

我第一次在首页看到有人推荐A老师的同人,是一篇知乎体的兽化文。在A老师的设定中,我党潜伏在汪伪政府中的特务人员“明楼”,是一条蛇。

别问怎么变的,接受这个设定,然后走进动物世界。我们要讨论的是人和蛇如何恋爱的问题。

性癖问卷,蓝色圆圈是A老师喜欢的类型

在这之前,A老师纵横相声界多年,偶尔也活跃于话剧舞台,嬉笑怒骂,俨然一代抓马女王。或许得益于多年捧逗训练,A老师语言运用能力极佳,至少在众多小学生写手中显得特别鹤立鸡群,脱颖而出成为该CP的“大手”,读者众多。

一个中篇完结后,A老师赶着时髦儿出了本。我也问过她为什么要赶这个趟。

她说,这一段时间可能算一个创作阶段了,需要一个自我总结。

当然,也是在移情别恋前给自己树下一个纪念碑吧。果不其然,今年再见到A老师时,她已经挥别《伪装者》,投身于音乐剧的广阔天地了。

(四)

比起《悲惨世界》、《伪装者》这样的“热圈”,还有一种同人圈叫“南极圈”——几乎没有人参与创作。

W太太自嘲说自己是南极圈体质,喜欢的CP全都没有很多同好,虚度二十多年人生还没成功买入爆款CP。

我和W太太结识是在2016年的SLO(北京的一个漫展),当时她正在创作“戈达尔/特吕弗”的同人。

虽说“真人”同人(RPS,即是以真实存在的人为主人公,以他们在媒体上的表现为想象基础创作同人作品)已算不上什么新鲜事,但这些同人的主角多半是当红影视明星。当我看见自己最喜欢的导演将出现在一本有性行为描写的同人本中,还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洪荒之力,火速和作者约了在漫展上面基。

TFBoys同人,图片来源:网络

W太太说,自己萌上这个CP是因为看了一个叫《新浪潮双杰》的纪录片,被两个人那个“第一张照片”戳到了。

“年轻有梦想的英俊小伙”是W太太的挚爱类型。对于戈达尔/特吕弗这个CP来说,又有因为梦想却渐行渐远的桥段,更是充满张力。而且两个人之间也存在阶级差异,这样发展的矛盾会比较“好吃”。

W创作的戈达尔x特吕弗同人

在W太的笔下,两位男主人公除了表面上的电影手册派合作者的身份,同时保持着美好的性关系。这样,在意见发生分歧并走向决裂的过程中,炮友/“战友”的双重身份带来的伤害也会成倍增加,戏剧性就大大加强了。

W太太与人合作剪辑的fanvide开场

W太太的写作可以说是百无禁忌。“平行宇宙经常搞,crossover(跨越多部作品组CP)我这种拉郎狂魔是当然的啦”。两个人私奔,或者第三者插足,或者假设两个人是单纯的炮友关系,这些都能让W太太在写作的过程中获得极大的满足。

“说到底,创作同人的初衷就是因为觉得这两个人就适合在一起呀”,W感叹道。

另外,乱伦也是W太太非常喜欢的设定,她尤其沉迷浪漫的舅甥CP。

“母系亲属的那种温柔的感觉非常戳我”,W太太说,“我写过日瓦戈医生的尤里和他舅舅的同人,超萌的,最开始尤里和舅舅坐着车从路上行驶而过,尤里看着舅舅的脸想’他看起来像我的母亲’,太美好了。”

(五)

在耽美同人虽然百无禁忌,但要实现“想象力要夺权”,并不是一件易事。

首先面对的一大困难就是审查。因为涉嫌色情内容,在中文平台哪怕只发图片版,也很可能马上被删掉,作者们只好留一个AO3的链接地址。

“转移阵地是很难的,毕竟同人这种,还是需要一个能够广泛交流的平台,小众BBS无法承担这种功能”,D博士表示。

坚持在中文互联网世界发文,在D博士眼中也并不能算很革命的事情。“反抗的话还是要有自我意识的,创作小黄文和小黄图并且发出来贴在网上,只能说从事实上看是一种反抗。”

同时,出本也是规避审查的另一种方法。Lofter实际上早在16、17年已经开始审核,非但涉黄的描写有一定被屏蔽的几率,就连“马克思”、“共产主义”也是不可说的禁忌。

图片来源:本文作者在LOFTER上收到的屏蔽通知

面对越来越紧的审核,W太太非常头疼,不仅自己写什么被屏蔽什么,喜欢的作者也惨遭屏蔽。为了大大方方让自己的读者“吃到肉”,纸质版成了W的上佳选择。

A老师所创作的《伪装者》CP因为本身文本的特殊性,难免涉及到一些国共两党的内容,更是敏感。幸运的是,她在lofter上竟然一篇文都没被屏蔽。

A老师猜测,这是因为自己的的创作,把主人公AU(平行宇宙)到其他年代了。“虽然都挺污的,但这个套路里没有敏感词。”

“楼诚”同人,图片来源:网络

越到后期,A老师越少写原作背景的楼诚CP,都是平行宇宙,而且还自己把自己的CP拆开,借用其他电视剧的背景,重新组合,从爱国兄弟组合变成一个医生和一个PTSD大兵。

相比家国大义的原作,A老师更喜欢这样一对颓丧的中产阶级CP,主人公可以在完蛋的生活里不断相爱相杀、精神崩溃。“我写同人的同时也是在自我治愈”,A老师说。

(六)

W太太在漫展上送我的同人,我至今还留着。那么是一个平装的无料本。这和W太太出本的动机有关,比起热门CP的粉丝们交流共同的爱,W太太还停留在创业阶段,最大的目标是能把这对CP安利卖出去。

这种南极圈的本子自然不仅不能标价,还要倒贴赠品(海报、明信片等)来吸引新人。

“我们这种南极圈,最多才能印几本呢?像戈达尔和特吕弗那个本,一共就35本,现场发掉了25本。我反正不在意钱,我希望的是可以让真正喜欢的同好收到爱。”

不过另一方面,W太太完全不排斥出本赚钱。

“作者为了爱写了几万字十几万字,读者如果说你要爱,你不能卖钱,你卖了就是不爱。这样其实很不公平,如果真的不卖钱,作者付出那么多白送,那读者的爱呢?作者愿不愿意卖钱是一回事,但是读者要求作者不收钱有些过分。”

所以,W太太更倾向于读者和作者自行建立私密社交平台。“在上面多多交流黄色桥段,互换硬盘文,规避审查的同时还能发展出伟大的友谊。”

W创作的戈达尔x特吕弗同人

作为热门的CP写手,A老师的本子是收费的。“做人嘛,人家给你脸就有接着,别人给你钱干嘛不要呢?俗话说的好啊,有便宜不占吃白饭”。

在预售期间,A老师自己撸袖子上阵完成了校对排版封面一系列事件,并且在淘宝上联系了印刷厂。

A老师透露道,像她这样出本子实际上成本是非常低的。作者能做的不过是在定价的时候拷问一下自己的道德。

在拷问了自己的良心后,给第一个40页的本子定价在25元人民币,“每本留5块钱做利润,用来买看电视剧时吃的零食正好”。

我想按照A老师的逻辑,确实几百几千元的物质回馈对她已经没有什么意义。而靠同人挣读者的钱钱,对创作者也未必是什么好事。“万一读者自我代入到18世纪贵族老爷,觉得自己给了钱作者就得听自己的,要HE不能BE怎么办?”

我自己就是通过这个故事结识的A老师,一路追过来,点赞,转发,刷评论,看同好给A老师写的长评。

作为创作者,A老师觉得自己收获的精神回报要比物质多得多。

“就像人对着宇宙大喊,没想到宇宙竟然给了回应”,她在给读者的留言中写道。

作者:业余导演粉

编辑:小蛮妖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