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Ayawawa,这个清朝妇女的棺材板都要摁不住了

妖言邪说终于停止了。

摘要:昨日,网上知名“情感教主”Ayawawa因发布有关慰安妇的不当言论,其微博账号被禁言半年。大批网友称此举“大快人心”。早在之前,Ayawawa就表面上打着“女权主义”的旗号,实际上却一直鼓吹女性应该利用好自己的性别优势,嫁个好男人,以此来换取男性的投资和呵护。这类妖言邪说将女孩子引向自卑自贱,无不透露着陈腐的价值观。在伪女权主义肆虐横行的今天,我们急需一个真正的女性榜样,来作为新一代女性的精神和行动领袖。因此,我们也就应该去听听她的故事。

沅水之畔育英才

湖南溆浦,地处湘西群山,沅水经此而过。1895年,溆浦商会的会长向瑞龄家诞下了一位女婴。这是向家的第九个孩子,家里为她取名向俊贤。当时,谁也不会知道,这个小城商人家的女娃,将会在未来撬动妇女解放的历史。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女孩将会在未来为自己改名“向警予”。

向警予是家里的第九个孩子,她的父亲思想开明,身为本土商贾痛感帝国主义压迫与封建势力束缚之深,因而特别注重子女教育,向家先后有四个孩子得以前往日本求学,其大哥还曾是孙中山所领导的同盟会的会员。成长于这样的家庭环境,向警予不仅没有经历旧女子缠足之痛,甚至得以在她8岁之时入读县立的新式学校,开溆浦女子入读新式学堂之先河。向警予十分喜爱木兰辞,赞赏木兰虽为女子却不输男儿,报效国家,抗击侵略。

求学路与教育实践——谁说女子不如男?

在后来的求学路上,向警予一直用行动展示女性绝无半点较男子的“先天不足”,她成绩优异,文章了得,又积极参加各种思辨讨论和学生运动。在妇女饱受束缚的旧社会中,获得如此难得之受教育机会实属难得,但她没有停留在“开明家庭独立女性”的小确幸。相反,幸运儿的身份使得她反思普通女性的现实地位及男女平等的问题。求学路上,她就与校中许多思想进步的女同学交流,碰到同学受封建父权压迫之时,也会仗义出手。据说,她在常德读书时曾与六位好友一同模仿古时男子结拜,只是誓词变成了“姐妹七人,誓同心愿,振奋女子志气,立志读书,男女平等,图强获胜,以达教育救国之目的。”

1912年,向警予转入长沙入读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在这个重要的通商口岸、水路交通要冲,目睹封建军阀的争斗和帝国主义的势力铺张自然是家常便饭。这些都继续激励着向警予向前进步。1914年,省立第一女子师范的校长朱剑凡公然批判军阀汤芗铭拥护袁世凯,丢掉了职位。朱剑凡思想进步、提倡新学,深受向警予和她的朋友们的钦佩和爱戴。为表不满,向警予主动退学,转入到朱校长主办的私立周南女校,在开明的环境中继续思考中国与中国妇女的出路。

向警予入党照片

1916年,向警予从周南女中毕业。离开书斋,正是大展拳脚之际。自身虽蒙受家庭开明之恩泽,身为女子却得以受教育,但中国又有多少女孩或因封建保守观念,或因家庭贫穷之故而无法接受新式的知识呢?若女子无受教育的机会,妇女何以解放,男女平等又何以实现呢?向警予决定以教育实践,将救国和男女平等之理想目标结合起来。她回到家乡溆浦,决定从基础教育做起。她多方奔走在溆浦,办起了一个男女合校的“溆浦小学堂”。许多家庭不愿送女生入学,向校长就亲自走进串巷,下乡入户,到处劝学。女学生被迫裹足,向警予亲自帮其剪去裹布,并去学生家中努力说服。向警予与教员们编写新教材,传播新思想,鼓励学生参与各种公共活动,介入现实生活。湘西小山城,竟也有了一派新气象。

妇女解放路何方?

1918年,毛泽东和蔡和森在长沙发起成立进步青年团体新民学会。此时的向警予或许也逐步感觉湘西小城的教育革命的已推到顶点,因而寻思投入到更大的运动中去。1919年,向警予前往长沙,加入新民学会,与毛泽东、蔡和森一同与旧思想、旧势力直接交锋。在长沙,向警予与周南女校为据点,以自治会为核心,参与到妇女解放运动之中。她与朋友们一起创办发行女权杂志《女界钟》,矛头直指封建势力对女性的压迫,号召妇女们团结起来争取自由解放。她还指导周南女校创办平民女校,向女工和丫头传授进步思想。

一战结束,苏俄革命胜利,世界局势风云变幻。向警予虽然确立救国救民的理想,知道并接受了“天赋人权“、”男女平等“、”民族独立“等抽象的观念,但究竟那种道路是值得追寻的?具体的解放要如何实现呢?是法国式的资产阶级大革命,是无政府主义的互助实践,还是苏俄的布尔什维克革命?向警予渴望到更大的世界去寻找答案。赴法勤工俭学自然提供了一个机会。1919年12月25日,向警予、蔡和森一行三十多人在上海登上了前往法国的航船,开始了远渡重洋的漫长旅程。

1920年7月,蔡和森、向警予等旅法青年在蒙达尼杜吉公园

在这段旅程中,向警予和蔡和森成为了一队革命眷侣。到达法国后,他们被分别分配到蒙达尼的男女公学分别就读。摆在探索真理的道路面前的最大障碍则是语言。法语似乎是一把锁,一旦打开,则是喷涌而出的知识之泉。两位学霸刻苦学习法文,并以此为工具系统的阅读马克思主义和各种社会主义学说。短短几个月,向警予就读完了《共产党宣言》和《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蔡和森不仅大量阅读,还将许多马列作品翻译成中文。在不断的阅读思考中,向警予逐步意识到,私有制和建立新家庭远不是妇女解放的终点:

然则我们女子解放,是应从旧家庭解放到新家庭去么?是应从个人的苦痛的地位解放到个人快乐的地方去么?是应从家政窟笼里解放去参芊仔代议政么?是应从附属的经济地位解放到个人的私有的经济地位么?据我看来,新家庭或者比较的是个安乐窟,但是我深信他不能解决女子的问题。(《女子解放与改造的商榷》,1920.5)

但要如何消灭私有制,私有制之后是什么,此时向警予的心中还没有明确的答案,只知道所谓温和的政治改良大概是行不通的。不过,也正是在这个五月,两位革命同志先行开始了新家庭的“实验”。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仪式,留下了一张富有含义的结婚照:两人并坐椅上,共捧一本翻开的《资本论》。

向警予与蔡和森

七月,一场重要的争论在新民学会的旅法会员之间酝酿,而这场争论将导致许多人“认识论的断裂”。这场争论直指社会主义者争论的核心问题:如何消灭私有制。蔡和森和向警予主张组建共产党,走俄式革命的道路,而萧子升一派的观点则主张通过教育进行温和的革命。身为一个曾经在家乡尝试过教育救国的一位女性,向警予自然对这个问题有切身体会。女子教育当然重要,但若知识在父权的阴云下培养出一些能写作或从政的精英妇女,妇女何以解放?况且仅仅只看看赴法勤工俭学之中,“男子将近千人,女子仅十许人,这又如何能说教育平等呢”。

也许,正是在这样的思考和辩论之中,向警予逐步澄清了自己的观点,成为了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刚刚成立不久,她便加入其中,成为最早的女党员。

“建立中国真正的妇女运动”

1922年年初,向警予回到了上海,投入到党的妇女工作中。此时,许多工业城市的女工已经自发的开始了斗争,许多女知识青年也受到新思潮的影响。但如何具体的推动妇女解放,如何开展妇女组织工作,大部分人还一头雾水。向警予的归来,必须要直面这些问题。

1924年12月21日,向警予在上海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成立大会上发表演说

在理论上,向警予坚决与保守势力和改良主义的妇女运动作斗争,澄清妇女解放理论的种种观点,努力培养妇女干部。在1924年中共三大上,向警予负责起草撰写《妇女运动决议案》。细细研读,其中的观点至今仍不过时。决议指出男工“宗法社会轻蔑妇女之习惯与成见”致使工人运动之中男工女工常有冲突,因而“不仅要号召男女工亲密团结,而且要扫荡男工轻侮女工之习惯与成见”。对于同样致力于争取女性权利“一般的妇女运动”,《议案》鼓励女党员们“指导并联合这种种运动”,将其引向国民革命的潮流,而且要“注意不要轻视此等为小姐太太,或女政客们的运动”。

向警予也努力投入到现实斗争的第一线,在学校、工厂和女工宿舍做最基层的动员工作,在女工中间发展工会组织、培养工会干部。上海是全国的工业中心,女工又是其中许多轻工业工厂的劳动主力,压迫和剥削早在其中引起反抗。但先前的斗争由于缺乏组织和领导,因此许多罢工不是被残酷镇压,就是遭受内部分化。向警予来到上海,立马就投入到第一线的动员和组织建设工作。在工作过程中,向警予发现自己湖南口音太重,很影响与来自各地的女工们。于是,她每天苦练国语,有时还到江边练嗓子。有的妇女不积极,或是对运动有疑虑,向警予就走街串巷,去到女工的家中和工厂的生产车间,耐心地做宣传。她多次前往上海的各个学校,动员在校女学生创办了几十家平民夜校,努力让知识界女性和劳动妇女建立联系。

1927年,向警予(左一)和两个孩子在长沙

多年努力终于打开了闸门。1924年6月,上海闸北的多家丝厂女工罢工,要求恢复缩减的工资并减少工时。女工们在向警予的领导下与资方和黄色工会(指被资产阶级收买的工会)坚决斗争,成功争取到了自己的权利。9月,南洋烟厂的工人抗议厂方借故解雇进步女工,发起了7000人的大罢工,在上海其他工人的支持下,这场罢工也最终取得胜利。

长痛汉皋埋碧血

1927年7月15日,以汪精卫为首的武汉国民政府宣布“分共”,反革命的阴云笼罩在武汉上空。面对不利局面,党的大部分领导同志先后转移,向警予却坚持留在武汉从事地下斗争,希望保证武汉的组织有机会的退却,并维持有生力量。1928年3月,由于叛徒的出卖,向警予在其法租界的住宅种被巡捕房逮捕,随后被移交给武汉的国民党军法处处置。

多次审问之后,军警们发现这位坚定的革命者不会说出任何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决定在5月1日,这个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节日上将这位“妇女匪首”当众枪决。向警予慷慨赴死,至死未屈,以碧血洒汉皋。

向警予同志纪念铜像

一个富商家的小姐,又万幸得以接受新式的教育,虽然在封建余毒尚存的时代难免会受些父权的伤害,但组建成新家庭,成为“独立新女性”并不算难。虽然职场和公共场合难免受点就业歧视或骚扰,但精致的生活维持得住,便可心安理得。有的靠着自身努力和时运,忍着伤痛成为凤凰,也开始哀叹其他的女同胞只是不够努力,不然自己是如何能成功与男子并立的呢?但是在历史上,却也有着许许多多如向警予一般的女性,不仅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男女本无不同,也意识到更多的妇女同胞正遭受着各种压迫和剥削,并愿意做出行动。而如今,又有多少人至少愿意站出来说话呢?

参考文献:

向警予. 向警予文集[M]. 人民出版社, 2011.

田景昆. 中国妇女领袖传[M]. 海洋出版社, 1989.

戴绪恭. 向警予传[M]. 人民出版社, 1985.

何鹄志. 向警予传[M].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

中央档案馆.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至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J]. 1981.

作者:历行

编辑:xd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