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之岛》里的权力关系和不平等的起源

萌萌哒的小狗,与不平等的厄运,如何在一部电影里呈现。

《犬之岛》是一部从画面到剧情都十分耐人寻味的动画电影。起初,我看着外表软萌的狗狗,猜想这又是一部以歌颂小男孩与动物之间的友谊的动画,看着看着,才知道它要表达的远没有那么简单。

这部片的隐喻非常多,延伸到历史的脉络,很有可能其所指是二战。当小男孩所架的飞机落在岛上放出蘑菇云的时候,当金发白皮肤的留学生带着日本学生像霸道的市长喊出口号的时候……我就觉得这部电影不那么简单,让人忍不住联想到另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指的可能是二战末期美国所投放的原子弹“little boy”,美国留学生发起的学生运动对应战后麦克阿瑟对日本社会的改良,令天皇解除神权;而最终市长虽然下台,却被以亲情为名义“洗白”,管家背了全部的锅,想起了二战结束后,一部分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战争发起者逃脱了历史的审判,这令人想起便愤怒不已。

除了对历史的深刻隐喻,从个体之间的权力关系的角度,这部片也有很多地方对我有所触动。当流浪狗Chief说出“我不相信主人这一套”的时候;当表演狗说出“论品种,我是表演狗,论发型,我也是表演狗,但论我的想法……”,人与狗之间复杂的关系,远远超出了“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这限定。

Chief出现的时候,外表和台词都是那么放纵不羁,他对几个同伴怀念人类给予的地位表示不屑,他对男孩的命令不服从,他散乱蓬松的毛发,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我立刻喜欢上了这只狗,他的表现令人肃然起敬。

可是后来故事的走向却是Chief一点点放下自尊,一步步走向臣服,最终成为一只“忠犬”,这讽刺意味凸显导演功力深厚。以爱之名,拳拳温情,细声软语,消解掉了一个不羁的灵魂。

最初,当男孩阿塔里最初登上犬之岛,重重跌落在满是垃圾的地上,几只狗感叹“这是不是虐待儿童”的时候,在狗眼里,他们和人之间似乎是近乎平等的关系。甚至狗相对于被虐待的儿童,是个强者的角色,强者试图帮助弱者。可是小男孩脱险后,便向狗们发号施令,让他们“坐下”,此时的Chief对小男孩的命令不予理睬,却遭到了同伴们的规训,同伴们不仅自己服从了小男孩,还对不服从的同伴施以隐形压力。

我不禁想到手边的一本书,名为《规训与惩罚》,该书由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所著。书对社会现象中存在的权力关系进行描述和分析,对待监狱中的服刑人员,从酷刑的威慑到制度的训诫,群体内部无形的压力部分地替代了有形的惩罚,对人们的行为进行规范和限定。哲学与社会学的著作毕竟有些抽象,需要落到具体。在《犬之岛》中,除了Chief之外的四只狗应该是从小被不断强化训练,直到形成相应的条件反射,当听到人类的命令的时候就服从,并不会思考是否妥当,而Chief并没有,他对这一套不屑。此时,不遵守四只狗甚至更多狗所接受的社会规范的Chief遭到了同伴的压力,这便可以看作一种惩罚。对于社会化的人(狗),被大部分同伴所抛弃会带来一种陷入孤独的恐惧,比用大棒带来的惩罚要隐晦,更不容易激起反抗意识,但效果却未必不如大棒来的猛烈。

为什么男孩和狗之间会有这样的权力关系呢?是因为男孩主观上想要奴役狗,并且惩罚不服从他的Chief吗?不是的,男孩内心不仅对狗无主观恶意,还充满好感,他用日语说出“你们现在就是我的狗了”,这是一种认同,是男孩在他过去所受教育中学会的对狗表达认同的方式。在男孩昏迷的时候,狗和男孩的关系更接近平等,而当男孩苏醒,这个早就树立好的秩序就突然发挥作用了。就像我们知道“嫁娶”是一种不平等的男女关系,但依然有男性向女性表达爱意的时候说“我娶你”,很可能这位男性主观上并没有不尊重女性,这可能只是他从小从大人那里学到的对女性表达爱的方式;依然有女性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动不已,这也是被社会建构的。但如果反过来,女性对男性说“我娶你”的时候,有平等意识的朋友可能会有这是一种僭越传统性别秩序的爽感,尽管追求的是性别平等而不是转换压迫主体,但这却是反抗压迫的一种表达形式。没有性别平等意识的男女,很可能认为这个女性很“奇葩”,如果这位男性答了一句“Yes I do”,那么可能引发一种基于地位反差带来的黑色幽默,或对这位男性的鄙视,例如“吃软饭”。

试想,如果狗狗对男孩发号施令,令其“坐下”,会引发怎样的效果?也许只是爆笑吧,毕竟男孩也许只是玩一次体验狗狗生活的游戏。但这样小男孩和狗的权力关系就颠倒了吗?仔细体会,似乎不是。

社会秩序的不平等并非个体之恶的结果,也非个体之善能全面改善。

但是男孩即便无主观恶意,他却没有尊重狗。例如,Chief明确表达不接受“捡棍子”游戏,男孩依然扔出了木棍并期待他捡回来。这个时候Chief用了一种令人心酸的姿态妥协了,还强弩之末地维护自己的自尊。他为什么会妥协?不可否认,Chief与男孩之间是有友情的,Chief看着对方期待的目光,不忍拒绝,怕这份友情会断裂。但是男孩却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对于权力的弱势方,多了一份维系看似平等的关系的隐性成本。

Chief的原则被打破,却逐渐的向男孩妥协和服从,整个故事向“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方向发展了。是啊,随随便便就听话服从的狗,男孩并不屑于“驯服”他们,相比起来,驯服一只更有野心、更强大的狗,使得他“心甘情愿”成为他的护卫犬,是不是更有挑战性和成就感?

Chief为何不能抵挡男孩的驯服,莫非真的因为男孩太强大,而他自己身上隐藏着奴性?不是,男孩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小孩,他并不如狗狗迅猛敏捷,他有的是社会为他这样一个人类制定的规则,他可以得心应手地使用,而结构的力量,是个人(狗)的力量难以完全抗拒的。

狗狗有选择的自由吗?有,只不过看起来是一片天,其实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笼子。

作者:李霜氤

编辑:默默然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