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指南:神的游戏

创业远非自由竞争,而是一场神的游戏。

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3W咖啡馆的窗贴 图片来源:本友网

摘要:创业不仅需要创意与热情,也需要产品、用户量、团队,还需要会讲商业故事、有潜在商业价值。所有这些都有了,草根创业者就可以参与互联网产业的金融游戏了。当然不是作为玩家。创业项目与公司不过是游戏的道具而已,创业者怎么可能是玩家?玩游戏的是高高在上的资本。这是神的游戏。

过去的半个多月互联网创业圈风起云涌、新闻不断。3月21日,占据中国互联网外卖市场超过40%份额的美团正式进入网约车市场,在上海上线了出租车和快车业务。紧接着在4月1日,在中国网约车市场占据统治地位的滴滴正式进入了互联网外卖市场,在无锡开始了小范围的测试。美团和滴滴都宣称自己取得了好成绩,分别占领了上海打车市场和无锡外卖市场1/3的份额。4月2日,阿里巴巴突然宣布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的估值全资收购饿了么,成为了近期创业圈最重磅的新闻。4月3日晚,突然又传来了美团以37亿美元的总价收购摩拜单车的消息。

这里出现的名字都为中国互联网用户们所熟知。毫无疑问,饿了么、美团、滴滴是当代互联网创业梦的完美代表。从无到有,创业者用自己的才智、创意与努力改变了世界,同时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这些明星企业也是无数草根创业者的指引,是中国互联网创业梦的成功样本。回顾它们的成长之路,大概可以写成一部创业者指南。但是当我们认真读一读这本创业者指南,却只能从字里行间看到一个资本增殖的故事。

饿了么融资史

2008年,当时还是硕士生的张旭豪和他的伙伴们开始创建饿了么。2009年网站上线。2011年,饿了么开始融资。在2015年底阿里巴巴强势入股饿了么之前,饿了么已经经历了互联网创业过程所谓的ABCEDF等多轮融资。所有出现在融资过程里的都是在投资与互联网领域内耳熟能详的名字。

饿了么融资史

最精明的经营者也会在饿了么的增值速度面前感到自愧不如。上面的分析或许过于简化粗糙,但没有人能否定,在这个过程中,资本神奇地实现了飞速增殖。这就不难理解最早投资饿了么的金沙江创投总经理朱啸虎在饿了么被全资收购时,激动地在朋友圈叫一声“阿里爸爸”:

“三国大战[这里指美团、滴滴、饿了么]全面爆发前,先让财务投资人全身而退,这点必须感谢阿里BABA”

——新闻中朱啸虎的朋友圈

在创始人团队看来,饿了么的发展史或许并不是个完全满意的创业故事。2015年初,张旭豪还做过“独立上市、千亿市值、做餐饮界的阿里巴巴”的商业成功梦。但是伴随饿了么发展史的只有各种“卖身传闻”,卖身的对象可能是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或者京东。在中国互联网的巨头统治下,饿了么其实早就卖身了。在今年被阿里巴巴收购时,创始人团队只剩下了大约10%的股份。或许我们已经分不清楚阿里巴巴买下的到底是饿了么,还是那些更早入局的资本所下的赌注了。

从草根开始? 

从2008年开始构思到2018年被收购,10年创业变成了95亿美元估值。饿了么是个励志的创业故事。

赞叹之余,我们不应该忘记,就在相同的时空里也发生着风格完全不同的创业故事[1]。创业者小葛是在北京知名创业者圣地“车库咖啡”的一名创业者。2017年小葛偶然找到灵感,决定做一个把AI和素质教育结合起来的产品:一个陪小朋友练钢琴的APP。两个月的连续加班后,他和合伙人做出了产品初版雏形。之后他来到北京“车库咖啡”,白天路演、见投资人,晚上继续加班做产品,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咖啡厅里那张一米宽的咖啡桌是他的办公桌,那张硬皮椅是他的床。小葛每晚只能在椅子上睡几个小时,还常常被冻醒。2017年11月,小葛的APP项目获得了5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位于中关村的车库咖啡是全球第一家创业主题的咖啡厅,为早期的创业团队提供价格低廉的办公环境和最畅通的交流合作平台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阶段性的成功并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大的改变。他没有租房,只是给自己和合伙人一人买了一张行军床和一条毛毯。他用每月1100元租了两个可以弹钢琴测试产品的办公位,继续他的创业项目。

即使如此,小葛已经算是车库咖啡草根创业者里百里挑一的成功者了。从小葛开始制作产品雏形到在北京融资的三四个月时间里,如果换算成每周40小时的标准上班时间,他的工作时间可能已经超过一年了。英国学者Standing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为了出卖劳动力的工作”(work-for-labor),用来描述当今时代很多劳动者需要先无偿做很多准备工作,才能把自己的劳动力出卖给企业、从事有报酬的工作。劳动者要努力工作,来争取被剥削的机会。这个概念用来描述中国互联网的草根创业者或许更加合适。草根创业者小葛们千辛万苦地准备,只是为了争取在与投资人见面时把自己的创意与劳动卖给投资者。投资人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

在互联网创业圈里,有大量的创业与融资分享会,给“创业学员们”讲述如何“打磨产品、获得投资人的青睐”。根据香港大学在读博士郭雅楠的研究,创业圈里有一套关于“认知”的论述:据说这些天使投资人们最在乎的是创业者的“人”,而且十分看重创业者的认知水平够不够高、有没有互联网思维、能不能讲好“故事”。作为创业成功样板,张旭豪也参与过分享会。他的认知显然够高,讲的创业故事很好。

90后创业人物访谈走进北京创业圈 图片来源:中讯网

融资的关键在于你的业务有成长,资本基本上都是锦上添花,很难有雪中送炭。你发展不够好,最终会被抛弃;你永远有增长的话,你就是受人追捧的项目。

业务是中心,钱都不是事。

——2015年,张旭豪的一次创业分享

不知道彼时还在摩拳擦掌、对互联网创业跃跃欲试的小葛是否在网络上读到了张旭豪的分享。就算小葛读到了,也很难确定小葛的认知是不是够高,有没有读懂什么叫“关键在于业务有成长”。业务有成长,才会不断有新融资。事实上,饿了么多年以来唯一的任务,或许只有扩张。2013年,饿了么融资2500万美元是为了扩张到全国20个城市,2014年融资8000万美元是为了扩张到更多三四线城市,2015年融资3.5亿美元是为了扩张到住宅市场、扩张物流与外送体系,2018年4月,阿里巴巴以95亿美元的天价买下饿了么时,饿了么的首要目标依然是扩张。因为它的订单量还能增长、市场份额还能提高、覆盖范围还能扩大。它还有更多的商业开发的潜力。

资本的认知

投资人朱啸虎认为互联网外卖行业即将迎来三国大战:美团与饿了么的竞争又迎来了新入局的滴滴。竞争似乎又趋于白热化:滴滴从无锡开始进入外卖市场,美团从上海开始进入打车市场。毫无疑问,进入新领域的竞争要烧很多钱,美团还有斥巨资收购了摩拜单车。然而,即使是市场占有率最高的饿了么和网约车霸主滴滴,到2017年结束时,都还没有实现盈利。那么为什么还要拼命扩张?

美团打车登陆北京 图片来源:凤凰科技

原因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美团计划在2018年上市。进入网约车市场、收购摩拜单车都是为了更漂亮的经营数据、更高的估值以及未来更高的市值。滴滴的发展史与饿了么并没有本质的区别。经过与快的、Uber翻天覆地的补贴大战,滴滴实现了飞速的扩张。根据媒体报道,滴滴累积融资超过200亿美元,2017年底估值约560亿美元。虽然还未实现盈利,已经给很多投入的资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美团与滴滴的价值,难道需要一单单的生意的利润来支撑吗?如果你这么担心,那说明你的认知还不够。只要看起来用户量还在增加、业务还在扩张,资本就乐于投资。因为规模越大,估值就越高,资本膨胀就越多。不管哪一轮进来,都有可能分一杯羹。这从来就是资本的游戏。

金融资本统治的时代

现在已经不是草根出身的创业英雄改变互联网世界的时代了。这是互联网金融资本支配整个行业的时代。更准确地说,早在互联网产业开始兴起之前,资本主义世界已经进入了被金融资本统治的时代。金融化是我们所处的资本主义世界最新的特征:几乎所有垄断资本和企业巨头都进入了金融领域,而金融市场成了资本在全世界流动和获利的最主要场所。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发展史上很容易发现资本的身影。对阿里巴巴的发展产生决定性影响、在上市后保持最大股东身份的是日本财团软银集团;腾讯的发展史上留下了美国投资公司IDG、跨国资本Naspers的身影;李彦宏创立百度本身就依赖风险投资人的支持。京东、苏宁、携程……其他大部分上市互联网企业的股权又与这些巨头相互交织。还有一些所谓的互联网创业企业,本身就是传统资本的力量。例如提出“风口上的猪”理论的雷军,在他的创业之前,已经当了十几年的高管,做了好几年投资人。

  腾讯的发展史上留下了跨国资本Naspers的身影

互联网上常有所谓“阿里系”“腾讯系”“头条系”的说法,仿佛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处于激烈的竞争之中。但是正如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大卫·哈维所说,我们常常被表象与现实的矛盾所迷惑。资本主义中的竞争与垄断正是典型的表象与现实的矛盾。所谓的竞争,其实建立在资本阶级对融资手段与生产工具的垄断的基础上。资本主义的表象是个别资本家的自由竞争,而实质却是资产阶级垄断市场的阶级垄断力。

在中国互联网不同派系竞争的表象之下,是谁占有这些巨头的股份与收益呢?竞争的目的,是继续增加极少数人的资本。在所谓的不同系企业竞争之下,中国互联网行业真正的结构是垄断资本的统治、而非自由竞争。

这种垄断可以在不同层面找到证据。商品化是资本主义的主要特征之一。在新自由主义时代,商品化的最新成就是“企业的商品化”。在金融市场,被买卖的是各种企业的产权本身。在上市企业之下,所谓的独角兽企业(成立10年以内、估值10亿美元以上、尚未上市的企业)几乎已经被金融资本瓜分。资本可以通过拆分自身业务(例如蚂蚁金服、腾讯云、京东快递等)、投资、收购等各种办法,从发展中的企业得到股权。

阿里巴巴旗下业务范畴 图片来源:alibabagroup.com

根据科技部2017年的一份报告,在中国131家独角兽企业中,阿里巴巴系14家总估值1988.5亿美元,腾讯系16家总估值1320亿美元,百度系6家总估值99亿美元,小米战略投资5家,结合小米自身总估值706.7亿美元。这些企业加起来,超过了所有独角兽企业估值的4/5。

“神的游戏”

这样的情形绝不是出于偶然。资本的分工明确、设计精巧,保证了可以成功渗透到草根创业到独角兽的发展过程之中。

如果创业者小葛梦想创立一家独角兽企业,他必须先得到投资圈所谓的“财务投资人”的持续支持。在花掉很多投资、获得更多用户、顺利提高估值的过程里,小葛需要拿到很多次财务投资。财务投资的目的,就是在创业企业规模成长的估值增加中获利。如果小葛发展到了足够的规模,所谓的战略投资就会出现,这时一些财务投资的资本可以套现了。据说战略投资人将会把创业企业纳入现有的商业帝国体系。对饿了么来说,这是阿里巴巴的线下零售与本地生活服务商业故事。对于摩拜单车来说,这是美团所整合的本地生活服务与出行的商业故事。

最后,花了很多钱的阿里巴巴还是会成为赢家,因为95亿美元的价格,最终一定要体现在阿里巴巴的股价上。拥有大量用户,整合了单车、打车、团购与外卖业务的美团,未来想必一定能有很高的市值。

这就是资本获利的精髓:资本不仅可以占领新领域,而且永远可以占领新领域。有了资本的支持,一定可以在竞争中立于不败;没有资本的支持,一定早已在创业初期的竞争中被淘汰了。资本真是神一般的存在。

无处不在的创业教程 图片来源:豆瓣

听懂了所有这些故事,创业者的认知大概就足够去创业了。小葛们应该明白创业不仅需要创意与热情,也需要产品、用户量、团队,还需要会讲商业故事、有潜在商业价值。所有这些都有了,草根创业者就可以参与互联网产业的金融游戏了。当然不是作为玩家。创业项目与公司不过是游戏的道具而已,创业者怎么可能是玩家?玩游戏的是高高在上的资本。这是神的游戏。

注释:

[1] 故事来源:车库咖啡官方微信。小葛的创业故事亦被央视报道过。小葛为化名。

作者:李傻圆

编辑:xd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