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奴工体制下,我们都是导师的充气娃娃

他对学生有绝对权力,而学生却只能被他压榨

图片来源:剧照《不一样的夏天》

近年来,关于导师压榨学生的故事层出不穷。看似圣洁的最高学府,俨然成了学阀割据,藏污纳垢之地。作为老师,他们拿着纳税人的钱,奴役学生给自己谋私利。作为教授,他们利用学生的尊重和恐惧,性侵学生,做尽禽兽之事。

然而在学校里处于弱势的学生,被导师压迫以后没有任何申诉的渠道。许多学生为了自己的前途,只能选择忍气吞声熬到毕业,面临大大小小的精神折磨。土逗特别整理了来自读者的留言。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说出自己的故事,揪出这些在精神身体和性方面压迫学生的元凶。在这些鲜活的案例里,我们共同追问:导师压迫的根源出在哪里?为了不让更多学生受害,学校应该在制度上做出哪些改变?

我反抗导师性侵后,他用尽各种方法报复羞辱

@匿名:我本不是他的学生,他在面试时见到我,就去向所长要了带我的名额。到了研二,他开始留我在他家吃饭,跟他喝酒,有两次喝酒到晚上九点半,没了地铁,他让我留下睡在他女儿的床上,我并没有留下,打车回了学校。他和妻子分居很久……整个研二,他都在跟我打亲情牌,以父爱的名义关心我,也非常渴望我关心他,时常晚上酒后给我打电话,让我陪他聊天。那个时候,他用的所有手段都起了作用,他在我心中即是学术权威又是父亲一般的存在,我对他恭顺敬重。直到研三,也就是2015年X月,侵犯我。

他是一个脾气非常暴躁,说话以羞辱他人为乐的人,在他负责的课题组里,每一个年轻男老师都被他折磨,把他奉为皇帝一般。他肆无忌惮地指责领导,挖苦同事,羞辱下属,践踏自己的学生。

事情发生后,我开始生病,情绪失控,每天到教室学习,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脑子里都是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和浑浊不堪的眼睛,那晚的一幕幕都像过电影一样闪现,这样的状况持续了长达半年时间。到了年底12月,他打电话给我,试探我是否还考博,得知我不会放弃自己的前途他便安下心。过了新年,2016年,我更加痛苦,被无法排解的抑郁折磨着。2016年1月,他晚上再次酒醉给我打电话,纠缠我忘掉之前的事情,跟他和好如初。

我在电话上冷漠拒绝,他愤怒挂掉电话,第二天再次短信纠缠,言语轻佻,说自己以后再也不喝酒,让我不要生气。我以学生的口气,提醒了他作为老师不该再继续不自重,没有回音。3月考完博士,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归于平静,但噩梦又开始了。

还有十天就是答辩日期,我将修改好的论文再次发给他审阅。他却变了脸,短信和邮件通知我,“你的论文不符合硕士毕业标准”,我打开他发来的附件,印入眼的全是他用标红的二号大字羞辱我的语言,如同在训斥一头牲畜。那些语言极其恶毒,咒骂我,我已无力回想,当时全盘崩溃,再次决定自杀。

晚上一个人带着宿舍里的水果刀,步行去酒店开房间,被赶来的朋友们拦住,在酒店看了我一夜,另外一个仔细看了被他“强奸”的毕业论文,发现他并没有任何实质意见,只是要我将冗余的段落删除,主要是在恶意攻击我。我给帮助我的老师发了短信,倾诉了我的痛苦,老师的话再一次让我振作,放弃生命是最傻的事情。

2016 下半年我阴郁沉闷,他恢复暴躁易怒的嘴脸,时不时训斥羞辱我们,甚至让我们每一周写一篇赞美他论文的感慨。读书至此,不得不说是一种耻辱。我慢慢坚强起来,想到自己在那样艰难痛苦的心境中考上博士,写完论文,如果放弃 XX 院的博士学位简直太不值得。他已经在周围同学和老师面前把我斥责成一个一文不值的人,即便周围的老师同学都已猜出其中原委,但除了忍耐也无能为力。我不想再当一个弱者,匆匆忙忙出国好像是被他赶走一样,我会继续和他周旋到底,直到取得我该取得的学位。

我的故事还在继续,我不知道这一切还能有多糟糕,只是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辱骂已经免疫,不会再像之前一样一击即倒。只是,我在寻找反击的路上十 分绝望,他对学生有绝对权力,而学生却只能被他压榨。这个国度对于没有权力的人,对于女性,一定要如此残忍冷漠?

图片来源:《中国大学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本节摘匿名部分编自:《中国大学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

@匿名:我刚上大学还保留高中的习惯,太勤奋好学了。然后快期末考试,某学科做了很多题目,有很多不会,就跟老师约时间想一题题解答。一共去了两次,因为题目实在是太多了。第一次的时候老师有无意碰我的手,当时很单纯,以为是不小心碰到。第二次去问问题的时候,老师先是关心地问我天气转凉要不要加衣服,去他家,他家有衣服,他车子就在楼下。

我直接拒绝了,因为当时就是很单纯觉得自己穿很多啦,不冷。然后开始问问题,过了一会,老师借口走到门边,把门反锁了。我的耳朵是很灵敏的。当然开始觉得不对劲,然后老师尝试抱我,我挣脱了,顺势走到门边把门打开,然后对老师说,谢谢老师问题已经问完了。其实我还有很多问题。那老师没办法就说好吧,那你走吧。

这个老师是个系主任,在同学们口碑特别好。也会在同学们有其他考试的时候,提前下课让同学们好去吃饭。但是按照他这样毛手毛脚的行为,肯定很多同学都受害。

@小池:我们系大概是全校最著名的“后宫系”之一了。比较极端的有A老师,任教以来结了三次婚,每一任都是自己的女研究生。还有K教授,身体上有一些残疾,特别需要在精神上树立自信。他本人确实有些才华,再加上平时各种表演和暧昧,很多女学生就趋之若鹜了。我刚上大学,K才和一个女学生结婚,没想到毕业那年就离婚了。离婚原因是他出轨了新的女学生。更可笑的是,我们系还以研究社会底层,彰显公平正义自居。

@丫丫:南方某985高校里,我们系的Q教授的各种事迹也是人尽皆知了。Q曾经把大我们几届的师姐搞怀孕了。师姐群发邮件到院里讨说法。马上辅导员就找到我们,勒令不要讨论这件事。后来这事也不了了之。同班女同学在他门下,有一次一同出差做课题调研项目。Q就让我的同学帮他洗内裤!同学,只好照办。于是,她就帮Q洗了一个月的内裤。同学也知道Q教授不是省油的灯,大四毕业就马上找工作了,完全不敢考虑和他读研。

一百年也不给你毕业,死了也不给你毕业

@猫蜀黍:坐标海外,世界前100大学。我的导师第一学期的时候态度还不错,给分也不错。但往后每一年对你越来越差,用毕业吊着你。等到发现实在忍耐不了撕破脸的时候已经读到第三年了,退无可退。一点一点让人降低忍耐的底线,可以说是很会心理战了。全研究室的人都必须选他的课,选别的教授的课会被骂,威胁不给毕业。但是上课就是骂人,没有任何内容。上了三年全靠自学,没项目没课题还要求早九晚九。

有一次让学生整理自己的硬盘,同学发现里面还有黄色照片文件夹。每天打电话给学生打压他们自信。他问问题,不论你怎么回答他都说答得不对,否定你所有的努力,打压你的自信心。说过一百年也不给你毕业,死了也不给你毕业这种话,甚至威胁学生不听话就给挂科。大家只好给他凑人头上课。

导师在学校里嚣张得不得了。后来才知道,因为这所私立学校是他家开的……他哈佛学历都是拿钱砸出来的,其实什么都不会。

@秋秋:导师不让毕业除了想让你留下来打工,还有的是为了自己的文章!我的导师为了自己憋几年,发篇大文章,就逼得好多同学延毕,为他的论文服务。但是同学们拿个第五第六作者,根本没有啥用。然后自己的研究生还有区别对待。只有导师看得顺眼的,才给一些好的课题,否则什么都没有。

@塞咕隆咚塞~:男票在某985读工科硕士,导师让他毕设选题做导师的项目,去公司谈合同,每个月给200块钱。每年只有过年前后放两个星期的假,在这期间还布置任务。他们实验室的人日常交流都是互相劝慰“想开点”,真是心疼。

@影子:我的导师曾经叫我陪她去美甲!没错,是美甲!她是系里出了名的血汗工厂,连本科生都不放过。所有被她指导的本科生都得免费帮她做慕课的教程,否则论文都不能过。学生们通宵达旦做出来,她转手就拿那个东西赚钱。

@Grinly:研究生必经之路?!我的发小读研究生的时候帮导师报销,把家里的用的报成研究经费诸如消毒液的啥,还有想私吞奖学金/奖金。就别提学术腐败这种事太大众了。

@Sitarr玄武:以前本科时有位专业老师在外头开培训班挣钱,因为学校工资每月一千多太少。老师在课堂上都把时间忽悠过去,然后诱惑大家报他的个人培训班。虽然的确比学校里其他老师教得好(因为其他老师太差)。

不过各种让学生免费扫描画册,然后看哪些学生看上去温顺的就收下做助理,工作内容包括整理五金工具扫地拖地扫厕所,装修打钉子搬运都让学生来。有的学生已经交了半年一年学费,却被安排为他工作,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周末随叫随到。

然后他的培训班还注册了喊了个老同学帮凶过来正式管理培训班,各种传销洗脑般告诉大家你们的劳动技能很差出去了找不到其他工作,让大家感恩父母感恩他。还巧立名目扣工资,工资是市里最低工资标准,用学生身份证租房出事了就甩锅。幸好最后学生起义老师逃了然后学生把帮凶给揍了。不过后来这培训班好像还运作着。这位老师得过金龙奖,画的是唯美水彩或者CG风格,纳粹的粉丝。

导师说出国、找工作的学生等同于妓女

@NeoAtlantis:本科毕业后学语言准备出国,导师得知后(我的一个傻傻的语言班同专业学妹透露的)跟语言班负责人联系,叫我回去。后来和导师谈了一次,导师让我做北漂,开价一个月400。还提出若在那里读博士,可以推荐到国外某大学云云。

我心想这个价格在首都打发乞丐都不够,简直侮辱智商(之前找的工作差点签约,工资都比这高一个数量级),就断了联系,事情办妥后一心一意准备出国。我在想一个导师允诺一年给5000(一个月还差不多),是怎么骗人答应的。你的能力、时间、人格尊严和未来就值这么点钱?

@悬:导师曾经跟我说,周末和节假日是老师放假的日子,不是你们学生休息的时间,有一次周日,我说我在参加朋友的婚礼,他居然打电话让我回去做实验,我说我在外地暂时回不去,然后他就威胁我,说我能不能顺利毕业是他决定的。最可恶的是,我辛辛苦苦做了三年实验,写了3篇论文,他不给改不帮发表,软磨硬泡了大半年,总说自己有多忙多忙,结果就是导致我拿不到硕士学位。

@shika:自己倒霉遇上了这种导师,一度忧郁到住院吃药,好在现在顺利退学走出来了。这种导师想要摧毁一个学生的自尊自信真的什么都干的出,我现在还记得她说我们出国,找工作的学生等同于妓女,是不忠诚没良心这种屁话。

@Vagishvara:学术场域内一种“尊师重道”传统的符号建构把权力关系合法化了,使得微观权力运作被“学术”包装地非常隐微,导师对学生能否毕业拥有绝对的权力,然而学生却没有任何申诉渠道和评价导师的机制,这样的权力运作也没有得到任何真正的揭示。也就是经常说的,在一个游戏中,当所有人都说不出规则是什么而所有人又都在按照规则行动的时候,这个游戏就能永无休止地玩下去了……

@K:我们导师就是,上课前必须为他打好水,放好书,不然就发脾气,说我们没有教养,课是想上就上,也从来不备课,想到哪说哪儿,论文也从不指导,有机会还要羞辱一下你,还自认为自己特牛逼,特优秀,喜欢吹嘘自己,这样的人枉为人师!但是不要怕,他又敢让我们怎样了,好好学习不断让自己成长,希望每一个同学加油,做一个善良,勤奋,永不畏惧的人!

@~:不只是中小学,大学、研究所也是监狱,赤裸裸的现代行会制度、封建师徒的复辟,此人大言不惭“深以为然”,中国的教育体制就教出了这么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东西,替高压、填鸭、家长制和军事主义的中国教育洗白的还有一批人,更妙的是这玩意恰恰是西方传入的(尤其是纳粹),在现代化先行者昭和日本身上登峰造极的。

导师的权利过大应该进行相应限制

@Happypie1006:结合土逗前一阵子发的那个桌游实验,可以看出知识分子真的是学历越高奴性越重,对待压迫也就越消极,虽然同为研究生也不得不承认平等自由未来不在我们这些名为“高知”实为“奴隶”的人手中。

@心:学生不懂得反抗,也不会反抗。看这个导师的历史就知道,他是尝到了“甜头”,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做,他知道学生惹不起他。没有人反抗,他就会永远这么做下去!我国的教育总教出这种逆来顺受的学生,真让人感到羞耻!

@莫点:研究生及博士是否达到毕业标准,导师的意见是决定性的。往往这样有严重人品问题的导师只招软柿子学生,这样被折磨的人怕影响自己未来只会忍气吞声,长此以往,导师只会延续行事风格甚至变本加厉。

@Zane:学术的进步确实是仰赖前辈的指导和敦促的。现在英国也还保有系统的学徒制(未能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可以通过学徒制获取入行经验、职业证书及谋生)。问题应该是导师制下关系的校内明文规范以及监管机构,学生自我保护意识是否有可信赖的法律机构。这点我相信至少英美做得较好,至少政治正确的风气盛行,一旦行差踏错,学生既能投诉于学校,也能联合示威施压,教授被炒鱿鱼分分钟的事。当然要在欧美出这种事情,那就是天大丑闻了(参见前年去年哲学家Thomas Pogge, John Searle的性丑闻)。

@Resurgam:这类事情实际上屡见不鲜,也并不是近几年才出现的。只是面对类似情形绝大多数研究生选择忍到毕业、换导师或直接退学,少数人也有自残行为,但由于并未导致死亡,所以没引起关注。在学科组导师的权利是无限大的,但当权利没有相应的制衡,一切都依赖于导师的自觉,那么“奴役”就不可避免。学校对相关导师的行为置若罔闻,遇到问题学生连反映的地方都没有,这一点是学校的失职。

注:本文匿名部分编自广州性别中心制作的《中国大学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

作者:土逗征集

编辑:小蛮妖

美编:黄山

微信编辑:侯丽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