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炖新闻 20180404

关键词:上海清道工,蹭网,针扎幼儿事件,金立手机公司裁员,性工作者

【国内 特写|上海清道工:我到底属于哪家公司?为什么我每月少了 560 块钱?】

刘冬梅罢工了。她在长宁区高洁公司做了9年清道工,3月26号,她和工友们收到通知,称停止发放每月 560 元津贴。原本她的收入是 4058 元,而她在市郊租住的十平米小屋,月租就要 1400 元。有清道工担心,这是公司被卖了。今年2月,公司组织大家签合同,一些识字的员工发现,甲方的名字不是“高洁”,而是“新展”,在此之前,他们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

据调查,新展是一家劳务派遣公司,负责管理这些清道工的人事关系,而高洁公司依然是用人方。也就是说,刘冬梅们的劳动关系,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转移了。而这些,都是环卫部门市场化改革的一部分,长宁区市容管理局下属一家事业单位的《2011年工作目标管理考核总结》中写道:“为更好的管理聘用人员,我所与新展人力资源公司签订了劳务派遣合同,在做到科学管理人员的同时,降低了本单位的用工风险。”

不过,长宁清道工们至今都没见过“新展”的人,而高洁公司给对降薪的唯一说法是“效益不好”。一位工人觉得好笑:“又不是卖东西,什么效益?”另一位工人回忆道,去年公司领导开会的时候,多次提到“上海最不缺的就是人,不乐意的可以走”。

周日,工人们恢复了清扫马路的工作。“人是有责任心的。”刘冬梅说。

△劳动关系:一种劳动者无权决定的关系。

市场化:一种降低用工风险、减少工资支出的有效手段,附带“理直气壮”效果。

【国内 信息|蹭网类应用到底有多危险?】

据报道,移动应用程序“WiFi万能钥匙”和“WiFi钥匙”涉嫌入侵他人WiFi网络和窃取用户个人信息。这些WiFi分享软件通过用户对已知密码WiFi的分享,让其他用户也可以免费蹭网。然而,技术人员对六款WiFi共享类软件检测后发现:有三款软件在用户首次连接WiFi时,密码分享选项被默认勾选;有五款软件在断开共享WiFi后,密码仍留存在本地,其中两款软件可供直接查看WiFi密码。“这就意味着,用户在无意的情况下使用这些软件登录无线网,这一网络就被默认分享了,若网络中存在未保护的文件服务器或其他敏感资源,后果难以想象。”专家称,在企业大量不同程度地违法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环境中,消费者不但难以知晓有哪些规范能够支持自己维权,甚至都难以知晓自己是否已被侵权。

△以“共享”为名,行“偷窥”之实。

【国内 幼儿|吉林一幼儿园多名幼儿疑遭针扎】

吉林市船营区一所幼儿园日前被曝出针扎幼儿事件:一位姓焦的老师每天中午拿着针逼孩子们睡觉。“她每天中午查10个数,如果期间没有成功脱衣服的,就不能脱衣服了,穿着衣服睡。然后谁不睡觉,她就拿针扎。”有家长称 “现在知道的有六七个孩子被扎了,有的是在臀部,有的是脚部。” 目前根据相关证据和证人证言,嫌疑人焦某已被当地公安局以虐待被看护人罪刑事拘留。

△不要做上海的、北京的、吉林的、中国的孩子。

【国内 劳工|裁员旋涡中的金立工业园】

4月2日晚,金立手机公司发表声明称,由于资金运转困难,将裁掉50%左右的员工。裁员的手段有很多。很多员工称,他们收到通知,放假四个月,但每月只能拿1500的基本工资。如果不想放假,就得接受公司的赔偿方案,解除劳动合同。而这份“N+1”(代表工作年数+1个月的工资补偿金额)的赔偿方案正是让他们不满的地方。“说是说的好听,但谁知道这笔钱能够发几个月?每个月发的补偿金会是多少。” 这种不确定性又将工人们引向了另一条路:如果该职工主动离职,就能够一次性获得“N/2”数量的补偿金额。换言之,现在放在他们面前的有三种选择:休假,拿最低工资;接受“N+1”的分期补偿,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补偿金就会断掉;接受“N/2”一次性的补偿。员工张伟说,他都不想接受,自己只想一次性地拿到自己应有的补偿,然后换一份新工作。而这实在太难了。

http://mp.weixin.qq.com/s/t6LCqPlJTngFFalPqdmNKw

△ 资本:即便裁员也要榨出最后一滴油。

【国际 趣闻|为性工作者发声 艺术家为印度妓院外墙画上壁画】

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Sonagachi 是亚洲最大的红灯区。那里的性工作者每晚可以挣 200 卢比到 2000 卢比不等。同时,强奸与性暴力也发生得非常频繁,大部分妓院都破败不堪,由肮脏的小巷、挤满了出没的老鼠的臭水沟组成。为改善性工作者的处境、地位、身体状况,自 2009 年以来,“娼妓合法化”的呼声一直不断从印度各层发出。最近,一些跨性别艺术家们在Sonagachi的建筑外墙上制作了壁画,希望引起人们对性工作者权利的重视,来为性工作者的权利抗争,防止针对妇女的一切暴力。

△职业无贵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